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口述和老外群交过程 民工强奸校花性爱故事

“点化术!”

张士信难以置信的惊呼一声,胯下的黄牛却是一溜烟的就带着他跑远了!

点化术?

罗森娘眨眨眼,这可是八品中段的武者才能使用的绝招啊!

这种法术能够将普通的野兽,点化成一品的妖兽,虽然对于高端的武者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这法术实在是重伤之时,逃脱的好办法,是以,就连初级中学的教材,也有提及这个高等的法术。

张大山如法炮制,继续给罗森娘的黄牛点化了。

罗森娘就算是突破了一品,也差点控制不住黄牛,猛然加快的速度让他打了一个趔扯,差一点摔倒在地。

“骑好了!”

张大山也给自己的黄牛点化了,他冲上来扶了一把罗森娘。

“嘿嘿,父亲就是厉害!”罗森娘应和一句,控制住了缰绳。

来的时候三人走了两天,但是回去的时候不过是用了大半天时间就到了白驹城外。

罗森娘脸色一变,只见城头上飘荡的旗帜,已经变成了吴王张家的战旗了!

此地被吴王接管了?

罗森娘心神大变,却是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父亲,脸上的神色分明是纠结的很!

见到罗森娘一行过来,吴王的军队顿时将他们包围了。

“干什么的?”

有人开口询问道。

罗森娘开口道:“我们是白驹的本地人,前几天出了城,敢问小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着一众兵丁询问的眼神,继续道:“这是我父亲张大山,这是我哥哥张士信,我叫张士诚。”

“张士诚?你是张士诚?可是黄牛岭的那个?”

什么黄牛岭?

黄牛岭发生了什么了?

张大山张士信两人面色古怪的很,这个小家伙一直都在他们的眼皮子低下呢!

看那兵卒的脸上明显是欣喜的样子,这可不像是征服者对于原住民的态度啊!

罗森娘也是面色古怪的很,她在黄牛岭可是并没有接触过这些吴王的兵卒啊!

罗森娘抓抓脑袋,似乎自己真的不认识什么吴王派系的人么!

他试探道:“我是张士诚,前几天的确是在黄牛岭,敢问小哥,可是发生么什么?”

在这个世上,普通民众的社会地位虽然低,但是正因为一众上层人士是不会去生产衣食住行的,是以,上面的官府并不会刻意的去针对低下的百姓。

因此,就算是吴王一派明显是发起了叛乱,但是却不会针对他们这些小百姓的。

而同时,因为不管是那一派占据着城池,在最开始的时候,都要给百姓好处,以此获得百姓的配合,是以罗森娘也不担心这些兵卒会对他们不利。

他这一开口,顿时让带头的兵丁笑了起来,他笑道:“我是刘二牛,我家百夫长前几天在黄牛岭遭遇了妖兽,就是蜘蛛妖的哪一个,你还记得吗?”

罗森娘一楞,那小子竟然是百户?

他脱口而出道:“你说的是哪个被蜘蛛妖当做幼崽食物的那个?”

这番话实际上是极为无礼的,就在张士信脸色大变,以为这些兵卒会治罪自己的弟弟,谁让他看不起他们的百夫长的时候,甚至他还暗中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兵卒动武,他就立刻带着二弟远走,让自己的父亲去解决了此地的兵丁,然后立刻带上家人离开的时候。

却见那领头的兵丁大笑道:“果然是你啊,我家百夫长交代了,只要是你回来,让立马通知他呢!”

他一边说,一边对着身后的兵丁道:“快去告诉百将,就说那个救命恩人找到了!“

罗森娘眨眨眼,还真的是那个小子啊!

不多时一身军装的那个当初在蜘蛛妖洞穴里面狼狈的被当做食物的男子走了出来。

罗森娘眼前一亮,却是没想到那小子穿了军装,竟然如此的帅气。

却见那人一上来,就给了罗森娘一个熊抱:“张兄弟,老哥我还没有感谢你呢!”

他这才指着自己道:“前几天我奉命侦查情况,却是没想到遭了蜘蛛妖的暗算,若不是兄弟,哥哥我怕是要成为一堆粪便了!”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张大山伸出手,笑道:“小侄周康,多谢老伯教导的张兄弟,若不然小侄怕是就成为一堆粪便了!”

张大山摸不着头脑,实际上这一会,他还在怀疑是不是家族发现了自己的事情,这才派人过来了呢!

哪知道这些人的表情,竟然全然不是他猜测的这样。

张大山与周康握了手,等张士信也认识了周康,这才道:“周老侄,我等这能不能回家了?”

“能能!”

周康爽朗的笑道:“好叫大叔知道,今后这泰州、均州、定州、抚州,今后就归了吴王治下管辖,张兄弟对老侄有恩,我又被任命为白驹的镇长,今后张伯父就可以在城中横着走,小侄给你撑腰!”

张大山脸色一变,神色却是古怪的很。

他迎合了几句,这才在周康执意亲自陪伴下,回了张家。

等进了院子,三人才觉得不对劲,怎么家中这么冷清呢?

张大山脸色一变,疾步朝堂屋走去。

张士信、罗森娘也是脸色一变,急忙呼唤道:“娘,士义,小四,你们在家吗?”

按理说,当新势力接管城池的前几天,当地的居民是不会前去做工的,因为总要给待遇谈下来,等到占据城池的势力张贴出安民告示之后,才会开门做工的。

甚至就连街上的商铺、学校、作坊,也会罢课罢市的。

因此,这时候,张家一家人应该都在家中待着才是,再说了张家的家境虽然算不上富裕,但是张父一直以来都在走私私盐,是以家中实际上是不缺食物的。

因此,曹氏和两个小弟应该是待在家中才对!

张大山推开了房门,却见曹氏正带着两个小子跪在蒲团上呢!

三人脸上刚露出轻声的神色却又忽的大变。

只见就在正对着大门的供桌上面,正摆放着一个灵牌,而灵牌下面的太师椅上,却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爷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