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小妖精你胸好美好软&高考旅馆母亲被睡了

昔日炊烟袅袅的房屋已经残破不堪,大片被火烧过痕迹显得那么突兀。

稀稀拉拉的侍卫分布在宽阔的田野间。

这壮左帮的老巢面积还真是不小。

长青躲躲藏藏的钻进一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小院。

翻箱倒柜的好半晌,终于找到一件看起来像是女装的衣裙。

手拽着身上的窗帘布,将衣裙摆在床上研究了好半晌,愣是没研究出这一块又一块,一片又一片的布是怎么穿在身上的。

长青拿起一块在身上比划了比划,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捣鼓了半天终于将衣裙勉强穿上。

一出门便同顾没用撞了个正着。

顾没有摸了摸鼻子,揉了下眼道:“长青姑娘怎么在这儿?”我可不是故意了,我只是听见屋里有动静,过来瞧瞧,我什么也没瞧见,没瞧见。

说完顾没用内心突然澎湃起来:“长青,长青姑娘,你你你还活着,你没事!那我家少爷呢?”

顾没用双手激动的握着长青的肩膀,说一句便用力一分。

长青只觉得自己肩膀的骨头都快听到咔嚓声了,没好气的道:“死了。”

顾没用听到这话,脸上激动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握住长青肩膀的手僵硬着松开了去。

“死,死了。”顾没用嘴里轻轻的吐出几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字眼,后又急急的说道:“不不不会的,不可能的,我家少爷不会有事的…”

顾没用整个人都发蒙了,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在快要崩溃大哭的边缘。

在顾没用心里,长青就是最后同自家少爷在一块的人,最是知道少爷的是生是死的人。听到长青这样说无疑是给顾没用担忧了半月的心当头一棒。

壮左帮已经覆灭,除了少数人逃逸外再无活口。昔日的壮左帮老巢已经被顾家军占领,四处可见的顾家侍卫分布在个个岗位。

顾远山瞥见一抹淡蓝色的身影,心中升起一抹喜悦。

“怎么了远山。”顾远君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竹林里有人影闪动。

浅蓝色八皱百破衣裙在深绿色的林间格外显眼。三千青丝倾泻而下,被布条松松的绑在脑后。

步伐轻盈转眼间便行数十米不止,清风带起衣裙翻飞的弧度。

好一个绝色仙姿的美人。

看顾远山的眼神,定就是那位长青姑娘了。

看着他不自觉勾起的唇角,顾远君笑了,悄无声息来的是缘,来的轰轰烈烈是爱情。

目光是有重量的,感受到那灼灼的目光,长青不用猜也是那厮。

抬头顺着目光来源的方向看去。

在那群人中,一道身影特别的突兀。

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

朝着美少年身边而去,长青低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瞧见顾远山眼底笑意。

众人都没有说话,顾远山朝着顾远君点头示意。

顾远君轻笑一声,带着一众人马出了壮左帮。

出了壮左帮,龙山脚下长青正在犹豫之际,便听见顾远君说道:“长青姑娘可有地方可去,不若到顾府稍做休息,待顾某好好安排一翻,好为二位的大难不死庆祝庆祝。”

一听这话,长青突然想起自己手臂上的东西了。

撩起袖子说道:“庆祝就不必了,我也算的上是救了你弟弟一命,两项相抵,把这个给去了吧,”

顾远山看着长青手臂上的契约印记,只觉得头痛的很。

顾远君看着远山垂下的眼眸,说道:“这个,这个契约的事情我也不太了解,要不我们先回顾府再说。毕竟这个契约用什么引子立下的,在下也不太清楚。”

立契约的方式有很多种,自愿血契的,被动血契的,妖兽血契,等等有很多种,解法也有很多种,一一试能试到明年去了。

长青皱眉,看了眼已经把前事忘的一干二净的顾远山,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反正也没个目标,顾府也不为一个好去处,至少顾府的饭菜做的还是很和胃口的。

松江村,还为行至村口,远远的便看见半人高的轮椅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

左顾右盼的朝着远处张望,身体微微向前倾着,有种着急的要站立来的模样。

待看清远处出现的就是自己要等的人后,激动的握住了轮椅上的扶手,猛的坐回轮椅:“好,好好活着回来就好。”嘴里激动的话说出口都有些哆嗦的。

走近时,长青才发现这五大三粗的男子眼底还有晶莹闪动。

顾远君拍了拍顾远山的肩膀,说道:“爹,远山,没事,回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顾天痕喜道。太过激动的心情让顾天痕只觉得气血翻涌,连连咳嗽喘息间咽下了口中的甜腥:“走,回家。”

血缘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明明没有见过面,却感觉很亲切,可以相信的。

到了顾府,等长青二人清洗一翻出来,长青感觉自己简直身心通畅,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几斤。

大口吃肉,再酌口女儿红,美哉乐哉。

酒过三巡,顾天痕坐在主位上,端起酒杯朝着长青示意道:“长青姑娘,这杯酒老夫得敬你。”说着,他一口饮尽了杯中酒又接着道:“没用回来求救的时候就剩姑娘和犬子二人,具老夫的了解,壮左帮帮主石一龙该是有五级左右的实力,再加上法器的加持,使出足以匹敌六级的攻击不足为奇。”

而顾远山只有四级初期的实力,言下之意便是要试探长青的实力了。

长青哈哈笑道:“何止六级,八级都怕是不止的,那威力,攻击的速度爆炸的能量,尤其是她那条九节鞭,带着她的雷电属性,天空都被撕裂了去,非常人能所及。”

饮了口酒又道:“要不是本姑娘倾尽所以极品法宝与之对抗,那变成两块焦炭的就该是我们二人了。啧,可惜了我那么多极品法宝,还有祖传的灵器。”

在长青大言不惭,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那日的凶险时,有一个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这个人便是被长青吓得差点疯癫的顾没用。

与顾没用而言,顾远山便是他活着的理由。

“你就吹,还传家法器,世代祖传的宝贝,哼。”顾没用言语间无一不是对长青的怀疑,但看在顾远山安然无恙归来的份上,语气稍微低一些,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嚷嚷起来了。

(https:////)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