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男主往女主里面倒红酒\春之望我的爆乳

「胎儿在飞烟体内没那麽快成形,若有…只是颗小蚵蚪,不容易掉。」他低低取笑,叹她痴傻,两膝顺从跪地,扶住她白润屁股坐在他两条盘踞的大腿上。

专注钻凿她的肉穴,次次挺进欲龙徜游那桃花林,感受那娇躯挂在身上的跳动。

她睇著那英俊分明的脸庞,裸露健硕躯体的肌肉在阳光下,闪亮律动中的光泽,随她移动震跃,双颊飞上挥不去的红彩。那暗层眼眸与她同样布满情欲,与她同样眼中只有彼此。

他们痴迷望著彼此,脸颊愈靠愈近,四片唇含吮紧缠在一起,直到唇间拉出银丝才恍神他的气味已离开。

「天挚…如果生男孩,为妻定要取个与你一样…霸气的名字。」不自禁。

「若是生女孩呢?…一定跟你长得一样有苹果脸地…可爱。」他朝她倾语。

「谁…谁…有苹果脸…」她又不是苹果。

「你看,你现在不就红滟滟,好像苹果…真想咬一口。」说著,他还真朝她红润脸蛋咬过来。

教那剔透肌肤、颈项、耳珠,连腰肢与雪白臀腹,满满有他的齿红印…

她细小两手抵在壮硕xiōng膛搥他,恼他一直调戏她,好讨厌…

「啊…夫君…啊…快…我受不住…」倏地感到他的那个好亲密吻著她肚子,紧黏吻著,好似不想与她分开。而花室禁不住拉紧、圈缩他,娇哦催促…想脱离这股难缠折磨。

阎天挚正戳得起劲呢?想这麽快结束,门都没有,蹙眉觉得烦。但仍不舍令娇妻稍感委屈,抱起她的身子,持续运律勃壮的龙根大方向挺进她体内。

「这麽美…让我再多待一下嘛…」沉声无赖要求。

「不…不要…」她气喘吁吁,体力被他榨乾,达到目地只想赶快踢掉他。

他的欲望好似喂不饱,不断要著她,她摇到发散、衣服脱落;虽是这样,让她觉得能霸占他,身心漾满幸福的流动。

「你看,我和肚里的宝宝一起运动,可以感到我们三个人永远在一起了。」

「讨厌…讨厌…」他还尽讲猥琐的话欲留,要她看连接下方,有这种色情的老公,简直让染飞烟耳根子烧红死了。

「噢…噢…」他忽然改变方向戮刺,用嘴吸衔住爆涨摇晃的双rǔ,扶住一条美腿让敞开花唇含纳欲龙,亦抽彻快速,教她浑身冲刷一股宏幅快感,觉得他快了,快达欢愉巅峰回绕,他却在此时胀大的龙根往她体内冲击几下,爆涨溶浆即刻泼洒进收缩的花田,令她未尽兴接触到他的灼烫大叫,娇躯颤抖不已。

男人抱住她的腿,冲太快来不及调好,与她颓然倒下,俊脸趴伏、亲吻她的rǔ房,两个人压在一起的姿势很滑稽。

午后阳光流连照耀在裸露的肌肤上,他们没动,享受次次贪欢後的合宜与慵懒。

「夫…起来啦…」她快被他压扁了,他两只臂膀仍占据她胴体,汗湿坚硬的皮肤一直欺负白嫩娇躯,听到他发出沉沉欠揍笑声。

「你重死了!」她娇嗔声,令他赶忙移开笨重身躯,将她抱在怀里暖暖呵护,觉得小妻子憨呆、直爽、被她的娇美迷得团团转,可爱到让他爱死她了。

树荫春情处,小俩口轻呢打情骂俏传来。

此时,坡下有个人影走来,发现他们躲在榕树後无人的风景晒太阳。

「谁?!」鞋靴踩到地面树枝发出声响,阎天挚警觉。

看到主子夫妇赤裸抱在一起,冒然靠近的少年粉白脸孔红通一片。

「喔…对不住…爷…」见到爷脸色紧绷、铁青,秦扬吓到吱唔。

「我想秉告委托事如何承办…不是故意要看到。」眼睛却不时瞄向被男主人硕壮xiōng怀遮住的染飞烟。

「那你还看!」俊目怒瞪,发出杀人冷芒,将爱妻推到身後用衣袍包住自己,只差几步就冲上去陷住这小子的脖子将他吊在树上。

「天…没关系……我就快穿好衣服。」他的女人唤住他,似乎很紧张。

逾越主仆礼节,这少年眼中闪动比往常更炙热的光,殊不知他何时来?站在那里看多久?盯著染飞烟垂露的xiōng襟,似为方才那玲珑凹凸、漂亮裸体垂涎,意犹未尽。

阎天挚青筋直跳,脸色很难看!

番外10 囊中物 <仇怨>

原以为这小子对她有非分之想,可连续几天倒是中规中矩,眼中炙热收敛不见,服侍他特别殷勤…人变得老实、态度谦恭,卑微到无可挑剔。

这天,趁娘子被邻坊拉去庙中求神问卜,狭长双瞳漆黑深不可测,眯成缝觑著面前脸上沾著媒污、忙碌到不可开交的少年身影。

「爷…你吩咐的事,小的都做好了,还有…啥事是秦扬需要做的。」少年战战兢兢,畏缩脖子怕挨骂,哪怕惹恼主子会被撵出府流落街头喝西北风,却两眼发光盯著他。

「……」在书房,大开两腿坐在椅上,阎天挚没回声,收回目光,默默沉闷不吭一语。

瞟见少年连他书桌旁的纤尘也殷勤擦得乾净,怕那点脏污了主子衣袖,在屋里忙得团团转,似想藉机待在他身边。

「这碗参茶是你煮的。」严肃声音透出森寒。

「是…好喝吗?」少年闻声飞至,脸颊泛出红润,期待他的回答。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