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儿子对我有想法了 乖,夹住了,不准掉下来

南宫季云听了扬子江这话,他眉心一跳脸色瞬间就变得死如灰白了。

他在心里想:这个女子莫非就是她?天哪太傻了,为什么要这样子做法。为什么!

他双手叉着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了。

“二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了?你大难不死你叹什么气。”扬子江盯梢着他的表情,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逗他说“你应该要剜鸡还神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呵呵呵还大难不死了?我这个人的命很硬朗,没有那些人的命贵格。这种大难一年四季也有不断了,难道每一次也会是那么幸运!”南宫季云自嘲自语。

扬子江笑笑:“你这个人的确是与其他人不一样,哈哈哈。”

“有什么不一样?三头六臂还是奇形古怪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的性格够酸爽啊。”扬子江仰面大笑用力扣着南宫季云的肩膀说:“看来二爷你这个人还是喜欢低调的做人,今晚的这单事故车祸你打算用化名去过渡了?怎么样!”

“好,这个办法好。”南宫季云拍着手点点头说:“就是要按照你这么说的方法去处理,这里的事交给你们去办了。”

“行没问题,你们俩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给你们俩人检查一下,万一…。”

“没事,不用麻烦他们了。没挨着事儿车子也没接触过,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南宫季云说:“子俊他只是受了惊吓,倒是没有受伤。”

“那好,你们俩的事自己惦量下。没什么事了你们俩可以走了!”

南宫季云点点头示意冯子俊说:“没有什么事了,扬队叫我们走了。快点上车赶时间,天快要亮了!”

冯子俊闻言,马上钻进了车子里去。

扬子江在车外对他们俩人说:“什么事电话联系,小心。”

南宫季云笑了笑:“知道了,你处理好这个事了。我不想惹麻烦了,其他的事回去了再聊。”

扬子江说:“好,你拿主意吧。”

南宫季云上车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手中拿着方向盘的手,隐隐约约有点麻痛感。

肯能是刚才在转移车子的”时候,扭伤了臂膀上的旧伤口了。

“姐夫什么事了,你…。”冯子俊刚好看着他皱眉头,心里觉得姐夫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你坐好了。”南宫季云强势忍忍着手臂上的旧患痛,安慰他。

继续开车往前走,他全心全程的在赶路。对于臂膀上的旧患伤势毫不留意!

忽然,他的心剧烈的疼痛的颤抖了一下。

他额头上的汗珠淋漓满面,叭叭叭的往下流。

“姐夫你,你怎么啦。”冯子俊见到南宫季云的脸色不对劲,连忙呼叫他。

南宫季云此时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幻影。

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子,满脸满身都是黑化化的出现在他的前面。指责他说:是你害死我,你也逃不掉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事,那陌生的女子浮现在车子里。

南宫季云心里清醒,可自己的身子及思维不在自己的意控了。

像是中的魔了的,意识渐渐的退化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