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我在车上插了校花|关于被几个男生揉捏操的故事

“你说的不错。”清欢深吸了一口气,加快语速道:“我的确是喜欢陌桑,千万不要问我喜欢他什么,我是不会回答你这么幼稚的问题的。”喜欢他的容貌,喜欢他的谈吐,喜欢他的言行,喜欢他的耐心,喜欢他对自己的...爱护,和自己对他的...依赖。

蓝文羽笑出声,道:“我才不会问你喜欢他什么,左右你会回答喜欢他的一切。”

清欢没说话,眼神里却好似再说:你怎么知道。

蓝文羽耸耸肩,关于感情他可是老江湖了,轻易就能看出症结。

怕不是个江湖骗子。清欢腹语道。

“我不仅知道这一点,我还知道一直困扰你的究竟是何事?”蓝文羽傲娇道。

清欢满脸不相信:“你如何会知道。”真是说胖就喘上了,怕是要坐实江湖骗子。

“你喜欢陌桑,但是这事一直藏在心里,没有挑明。”蓝文羽摇头晃脑道。

清欢吞了吞口水。

“要我说,你作为姑娘家,面对感情的事,怂点就怂点吧,这个陌桑也真是的,一点也不男人,喜欢就要说出口啊,扭扭捏捏的端着架子算怎么回事。”蓝文羽趁机怼起了陌桑来,却没想到此言一出,脚下的白云突然分裂散开来,要不是他反应快,马上又凝出一块云头来,就要摔下去了。

“臭丫头,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带记仇报复的!”蓝文羽忿忿道。

“哼!”清欢轻哼,谁让蓝文羽说陌桑坏话的,还当着她的面书,这不是自讨不痛快吗?

“你这人真没良心,我这可是为你抱不平。”蓝文羽又栽到清欢手上,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可历来是整人那位,怎知现在像调了个个,被这小丫头耍的团团转。

清欢耸肩摊手,道:“不好意思了文羽哥哥,与你开个玩笑。”认错速度倒挺快。

蓝文羽倒也并非气性小之人,一笑即过。

“文羽哥哥,感情之事,如一团乱麻,理不清,道不明。”清欢惆怅道。

“再乱的麻团,找出线头所在,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蓝文羽说的头头是道:“依我看,你现在最大的症结就是对感情不够自信,或者说是对你自己不够自信,畏首畏尾,患得患失,你就应该勇敢一些,直截了当的表露出你的心意,同陌桑把话的摊开在桌面上来讲。”

直截了当?清欢突然想到了在浮生六梦中的自己,在幻境,她很直接,也很勇敢,因为她清楚,那并不是真的,无论她怎么做,真实世界里都不会有什么改变,可是离开了幻境,她做不到,做不到如此不顾一切。

可能是清欢小的经历造就了这样的性格,她极其害怕失去,因为害怕失去,也害怕拥有。

蓝文羽用扇子一敲清欢的脑门:“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你对阵寒鸦鬼王的那股威风哪去了。”

“这是两回事。”清欢嘴硬。

蓝文羽无奈,只好使用激将法:“我看呀,清欢妹妹你就是胆小,不敢迈出这一步便算了罢。”然后又煞有其事的说道:“你是不知道,陌桑身边可是从来都不缺女人,那桃花可不能按朵来算,怕是十里桃林都不为过。”

清欢有些不舒服了。

“其中吧,更是不乏优秀的,容貌上品,身世极佳,还百依百顺,饶是我这个不相关的人见了,也要说一声,才子与佳人。”蓝文羽这话七分真实,三分故意。“而清欢妹妹你呢,倒不是说你生的不好看,只是你知道男人嘛,都喜欢那种妩媚又勾人的,特别啊,你别看陌桑整日里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道貌岸然的,背地里...”笑得十分邪恶。

清欢与陌桑相处两千年来,除了在三师兄那听了点八卦,还未曾见有女子接近过陌桑,没想到陌桑离开终南山的这几百年间,竟惹了这么多烂桃花,她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忧,现下情势不比从前,她不能再坐以待毙。

蓝文羽见目的达到了,怂恿清欢道:“还不赶快去找他问个清楚。”又在后头吩咐:“记得带上几坛子酒去。”

清欢手里拎着两坛子蓝文羽给的酒,回到了陌桑在此地的居所:上昌院。

整座院子都设了结界,不过她可以自由出入。

清欢先在陌桑的房门外徘徊了会,然后鼓起勇气去敲门,却发现...

屋里空无一人。

清欢一下子泄了气,坐在房门外,天色已晚,月亮初见,透过眼前的一片竹林,仿佛回到了清和月居,她梦里的那个家。

思绪悠远,感慨万千,她望了望手边的酒,没忍住,自己先喝了起来。

“好酒。”清欢叹道,“不愧是蓝文羽。”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酒不醉人人自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也不知蓝文羽给清欢的是什么酒,半坛子就给她醉成这样,想当年,白怀仙上带着小清欢体会了一把人间风雅,饮酒作对,月下赏花时,就发现这丫头酒力不俗,今儿个却成了半坛倒。

......

有蓝文羽陪清欢,陌桑还算放心,走之前还把向笛给留下,偷偷去见了个人。

这个人便是,安桓。

“三...三少爷。”安桓低下头去,恭敬道。

陌桑微微颌首,道:“可知你带来丧钟岭那个女子,是何人?”

安桓摇头否认:“不知。”但显然,那女子和三皇子陌桑关系匪浅。

“你需记住,她的名字叫清欢。”陌桑此言不知何意。

这一点,安桓在之后蓝文羽的话语中已经知晓。

陌桑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道:“我替你探过了,那人身上并无你要的东西。”那人指的是寒鸦鬼王。

安桓脸色一变,他所要的,并非什么无关痛痒之物,而是一种解药,可解除他身上恶诅的东西。

梵玉。

他带着铁面面具,一说是为了隐藏身份,但这个说法未免有些可笑,修仙之人,莫说容貌,单凭借法器灵力就能被识破身份,实则是为了掩盖他的半张脸,那半张脸上满是黑斑恶鳞状的东西,正是恶诅的症状。

(//)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