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mm被虐尿道塞憋尿 我哥想睡我

宋念纶有些愤怒上前做检查,冷冷说:“你别到处费心,管好自己!”

郑司见此,识趣地退下出去。

……

刘乙未下午就出院了。

她一回家就活蹦乱跳,凌琪请假了一天。

很多事情想不明白。

“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她突然问。

“以你妹的惊世美貌,我得罪的人可多了,咱们集团那些没我漂亮的女同事!那些追我没追到手的男同事!”

刘乙未不要脸起来简直令人发指。

凌琪叹了口气。

刘乙未打了个哈欠,说:“好端端非抽我那么多血做检查,不行,我得回房去补觉。”

她转身要走。

凌琪想起什么,叫住她:“你还去找顾总帮忙找秦景了?”

“谁?”刘乙未回头,一脸懵了,“秦景是谁?”

凌琪蓦地愣住了。

“不和你说了,实在是困。”刘乙未摆摆手回房。

凌琪皱眉站起来,下一秒,直接开门出去。

……

宋念纶才从顾修言房内出来走到客厅就见凌琪来了。

他快步上前拦住她:“凌秘书,今天不管是谁都不准进去打扰顾总休息!”

凌琪却直视宋念纶说:“我找你。”

宋念纶吃了一惊。

凌琪直接问:“秦景到底是谁?”

面前的人显然更惊讶:“凌秘书什么意思?”

凌琪深吸了口气,说:“你让我妹妹帮你找秦景的下落,她就是在外面找人的时候失踪的,现在回来了,却忘了这两天她失踪的事,很明显是有人想要抹去她的某些记忆。”

“这和小景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她完全忘了她当初是去找秦景的事。”

宋念纶的眉头紧皱:“小景只是个普通人,这一定是个巧合。”

是吗?

凌琪其实想问,十年不见,宋念纶对当初那个记忆中清纯的初恋女生还能了解多少?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她到最后都没有问。

也许只是,这个世上,能找到一个值得爱的人太难了吧?

她忍不住叹息一声,终于转了口:“顾总还好吗?”

“不太好。”

凌琪微怔,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

顾公馆外,一辆黑色轿车内。

宋念轻沉着脸坐在后座,手指狠狠地抓着怀中抱着的保温杯。

她特意熬了一早上的汤想给顾修言送来,一来就见凌琪的车停在外面。

宋念纶说了不许任何人打扰顾修言休息,为什么凌琪偏偏又在!

她愤怒打开车窗,将怀里的保温杯丢了出去,沉下声说:“去医院!”

这是顾修言逼她的!

一路直奔顾修文的病房,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不知道是源于即将犯下的罪恶,还是源于顾修言对他们当初誓言的背叛。

但,有点奇怪,护士都不见几个在。

恰逢张主任从里面出来,见了她,似乎有些慌张,忙拦在门口:“二少奶奶怎么这个时候来?”

以往宋念轻不太可能在白天来医院,基本都是傍晚或者晚上来。

宋念轻不想和他废话:“让开。”

张主任赔笑说:“里面护士在给二少爷按摩。”

宋念轻沉着脸:“让她出来,我做。”

话都说到这份上,张主任只好推开病房门,把护士叫了出来。

宋念轻径直入内,反手将病房门锁住了。

外面,张主任敲了敲门:“二少奶奶您这是……”

“滚开。”

终于,外面再没有声音。

宋念轻在床边坐下。

此刻,宋念纶在顾公馆,顾修言在养病,再不会有任何人在阻止她做的事了。

这件事早在五年前就应该这样的!

宋念轻强忍住眼泪和颤抖,手指朝氧气面罩伸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似乎看到男人浓黑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

她的手下意识停滞。

病床上的人突然徐徐睁开眼睛。

宋念轻大吃一惊,空悬的手猛地颤抖。

女人梨花带雨的脸慢慢出现在视野,越来越清晰。

顾修文的嘴角露出笑意,他动了动嘴,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宋念轻明白他在叫她的名字!

他清瘦的手缓缓靠近拉住她颤抖不已的手,一面费力撤下了氧气面罩,虚弱开口:“梦里总在想你,希望醒来第一个见的是你。念轻,你果然一直都守在我床边吗?”

宋念轻噎住说不出话来,她哪里是一直都守着他,她是来杀他的!

可这个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他连眼底全是笑,望着她皆是温柔。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始终深爱着她!

这是事实,她可以忽视却无法否认的事实!

宋念轻再是忍不住,“呜咽”着哽咽出声。

“念轻。”顾修文眼底浮着心疼,努力握紧她的手,“别哭,是谁欺负你了吗?”

来时强烈的杀心在这一刻,被宋念轻恰到好处地隐藏。

她俯身轻轻靠在顾修文的胸前,咬着唇说:“若是有人欺负我,你会帮我出气吗?”

顾修文的话语坚定:“谁欺负你,我定不会饶他,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的念轻!”

宋念轻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从前千方百计除掉顾修文就是为了把寰宇集团交给顾修言,可他得到了集团却忘了她,甚至还喜欢上别的女人。

她绝不能容忍!

既然这样,那就让寰宇集团真正的掌门人回来,至少凌琪绝不可能继续在集团待下去了!

“告诉我,谁欺负你了?”男人修长的手指勾去她眼角的泪。

宋念轻含恨道:“凌琪,你哥的秘书!我希望她永永远远在我面前消失!”

顾修文应得毫不迟疑:“好。”

这个男人对她的所求从没有拒绝过。

宋念轻难掩内心罪恶,几乎是飞快从他身上起来。

隐约听闻他闷哼一声。

宋念轻低头才发现,顾修言的腹部有血渗透出来。

她错愕掀起病号服,只见他的腹部缠着厚厚的纱布,明显是刚刚手术过的样子!

他为什么做手术?

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是张主任的声音:“二少奶奶,请开门。”

想起之前张主任拦住不想让她进来时的脸色,这一次,宋念轻没有拒绝。

张主任入内就反锁了门,他一见顾修文就松了口气:“太好了,二少爷终于醒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宋念轻问。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