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让男友爽到不行的床技|高考妈妈满足了我

漆黑的水牢中,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跪在正中间。时不时发出几声凄惨的叫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显得无比的瘆人,令人害怕,使人忍不住逃离这个鬼地方。

仔细听,还有滴答滴答的声音,这仿佛是为了配合那个怪物凄惨的叫声,而奏的乐。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个身高七尺,着黑色夜行服,蒙面,手持一根黑色长鞭子的人走来。拿鞭子的手微微握紧,辫子上的黑色似乎不是鞭子本来的颜色,那更像是杀人太多,血都染了上去,凝结在一起,洗都洗不掉。

他一步一步走到水牢中间,左手执长鞭,像死神一样,仿佛主宰了这个地方。

“你说还是不说”黑衣男走到那个怪物面前,声音清冷而又沉稳。

原来那个怪物是个人啊!

怪物一直跪在水中,长长的头发因未梳洗已变得杂乱无章,像极了秋天的野草,倔强,而不容摧毁。

身着一件长衫,那长衫已经发黑发黄,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啪”一道鞭子鞭打的声音响了出来。

“啊!”那个怪物喊了一声,紧接着又发出最开始那种凄惨的声音。但实在是听不懂,怪物嘶哑的声音,除了因疼而发出的叫喊声,其余的根本分不清他到底再说些什么。

“说”黑衣男又开始了鞭打,这次是不停地抽打,打了大概几十下,终于停了,怪物已经没有力气起身,倒在了水中,但是双手又被锁链吊着,难以倒下。

但是怪物还在说着什么。

黑衣男眉头皱的紧,想要听清他在说什么,便一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把他直直的从水中提了出来,侧着耳朵听。

只一下,就见那怪物一口咬住了黑衣男的耳朵,顿时,血就冒出来了,很是汹涌,可见那怪物到底是多恨这个人。

黑衣男气急败坏,右手捂住耳朵,左手把怪物扔在一边,怪物摔倒了水里,黑衣男一直捂住耳朵,然后拿起鞭子就是一顿狠抽,过了很久很久,黑衣男打累了,又瞧了瞧那个怪物,探了探怪物的鼻子,还有口气。又从怀中拿出一小瓶药,倒在了怪物的身上,应该是有命令不能让囚犯死。最后,还剩下一点药用在自己的耳朵上,便走了。

滴答滴答的水声接着传来,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声微弱的耳语,水中的那个怪物终于说了人话:“清欢”,“清欢”,“清欢”。

长安街上,一阵骚乱,一排排官兵整日在大街上乱抓人,进出长安城更是困难,总是要盘查再盘查,似乎是怕什么不该来的人进来,不该带的东西带进来。

“听说了吗?”一个拿着菜篮的大婶说。

“前几个月,宰相府家的公子与大将军家的女儿一同考入了国子监”

“那可真是聪明人啊”一个头上包着蓝色粗布的大婶回应道。

“谁说不是呢,两个人都才十五六岁,这个年纪能考进,真是天才。”拿菜篮的大婶不由得感慨道。

“是啊,最关键是两家公子,小姐心悦对方,正好喜上加喜。”另一个大婶也插了一嘴。

“就在双喜临门的那一天,大将军府被搜出预谋造反的书信,而宰相府的人也脱不了干系。两家都进了大牢,圣上给治了个谋逆之罪,不日处斩。”

“只可怜两家的公子,小姐,原本大喜的日子,唉”大婶叹了口气,“真是可怜呐。”

“最后,两家的尸体用一卷草席草草卷了,给扔到乱葬岗了。第二天尸体就都不见了,估计是被老虎,大鸟给吃了吧。”

说着说着,一个年轻点的大婶竟哭了出来,泪光闪闪。

“可怜那大将军抱着长公主双双自尽,宰相和夫人也是如此。”

几位大婶身后的胡同里,有一个蹲墙角的叫花子,眼中闪着泪花,一半脸用头发挡着又用乞丐服的领子遮住,仔细看看,还能隐约看到脸上的伤疤,错综复杂的呈现在脸上,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身材瘦弱的乞丐,手却是紧紧抓着衣服,抓的通红。

这个乞丐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扶着墙角,一点一点的向胡同深处走着,突然来了一群官兵,立马蹲下。

其中一个小官差走了过去,抓着他的头发使劲甩了甩,看着脸上丑陋的疤痕,心中一惊,满是厌烦,接着对后面的官兵摇了摇头。

后面的官兵很是失望,这个小官差就松开了她,但是还是狠狠踢了几脚,走了。

小乞丐捂着肚子,脸上发出痛苦的表情。但是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马上离开。

小乞丐忍着痛苦,伸出一条腿,扶着墙,慢慢尝试着站起来,刚起来那么点,立马就感觉腿一疼,又摔倒在地,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但硬是都憋在了眼眶里,一滴都没掉出来。

腿实在是疼,就全身匍匐在地,两只手在地上撑着,拖着残缺的身体一点点爬,一点点爬。

倔强的眼神里,闪着几滴泪花,又像是不甘,又像是复仇。

爬过的那条胡同,留下了一条条的血迹,看着很是令人惊恐。那一条条的血迹,发黑凝结在地上,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象征。

整整一夜,她爬了整整一夜啊。

直到东方翻起了鱼肚白,她才爬到破庙里,眼睛睁的大大的,冷冷得看着前方,她一点都不困,不仅是身上的疼痛,更是复仇的种子,在她心里萌芽。

她不祈求菩萨能庇佑她。

现在她只希望,菩萨能让自己熬过这一关,只要能让自己活着,就有机会给将军府和宰相府报仇,就有机会给她的暮哥哥报仇,手刃敌人。

她就是李清欢,那个面若桃花,皎洁目光的李清欢,那个身着蓝色广袖流仙裙的李清欢。

她也不再是李清欢了,李清欢已经死了,死在了那场所谓的谋逆中。

如今的她,只想着报仇,甚至,她可以为了复仇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好冷啊,好冷啊,为什么天都亮了还这么冷啊,真冷,好像冰刺入了身体,扎进了骨头缝。

真冷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