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宝贝,你很紧,我放不进去 突然喘气很大声不停的

对一个负责的主人来说,夕小灰的志向就是要把小白养得越来越胖。

每次她端来精心准备的食物,都要先把他抱进怀里,从毛茸茸的脑袋摸到蒲扇似的尾巴,身体四肢每个部位都仔细检查了遍。

“小白,你怎么吃不胖啊?”夕小灰忧心忡忡地望着沐白,反复揉|摸着他柔软的腹部,“吃东西不消化,还是心有所属,相思成疾,突然之间就憔悴了?”

沐白不停地摇晃起小脑袋,可惜他不能直接告诉夕小灰,他心里只有她,永远不会见异思迁。

再说,他还是像从前那样可爱,哪有变憔悴啊!

夕小灰看他不断示好,还以为自己说中了他的心思,无奈地笑道:“看来,我的小白长大了,进入思春期了!可是,你心仪的另一半,也不能是小黑啊……”

沐白越听越焦急,夕小灰怎么越扯越远了,他最心仪的女子就在眼前,哪里还能看得到别人。

就在夕小灰苦思冥想的时候,有个丫鬟跑来通告“大小姐有请”,这让她觉得挺意外的。

夕小灿上次手抽筋以后,见到她就绕道走,怎么会主动邀请她呢?

即使夕小灰心中纳闷,但也没有为难丫鬟,起身交代沐白,“要乖哦,等我回来……”

沐白闻言暗自焦急,夕小灿是相当记仇的人,她吃过亏,必定要加倍奉还,自然不会善待夕小灰。思来想去,他顾不得夕小灰的叮嘱,悄悄地跟在她身后。

夕小灰随丫鬟来到客厅,看到两个身穿法衣手持拂尘的男子,正跟夕小灿讲述他们丰富的除妖经验。

其中一个年纪稍长,两侧脸颊深深地凹陷进去,眼神锐利如刃,似能看穿任何人的内心。他看见夕小灰走进来,自我介绍道:“在下是捉妖师闻道,归天宗无尘长老门下亲传弟子。”

说着,他指向身后那个面容白净双目清澈的年轻男子:“这位是我的师弟闻奇,我们清晨收到夕家的消息,就立刻赶来了。敢问两位小姐,究竟是谁见过妖怪作祟?”

“妖?”夕小灰紧张得浑身一颤,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夕小灿没把夕小灰直接推到他们面前,也是怕惊动夕老夫人,她试探地问道。

“我和妹妹只是有此怀疑,两位道长先到院落里四处看看,再做定论?”

“我何时怀疑家里有妖怪?”夕小灰莫名其妙地反问道,“大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冤枉我!”

闻道阴鸷的目光从夕小灰身上划过,他觉得这个姑娘有些与众不同,但也只是一种感觉,没有具体的依据。

况且,这姑娘身上没有妖气,他也不能胡乱推测。莫非,就是她被妖怪缠身,夕大小姐才会特意把她带出来吗?

他正在斟酌如何回复,但见身边的师弟闻奇老实答道:“大小姐,夕宅没有妖怪,这位小姐也没有被邪祟侵扰。”

夕小灿还不死心,故意又问:“她最近就像撞邪了一样,你们要不要施法帮她仔细瞧瞧……”

“我没撞邪!”夕小灰总算反应过来,夕小灿竟然把她当成了妖,“大小姐,别胡闹了!你成天怀疑我跟你抢家产,现在又谎称我是妖,我看你才有毛病!”

“放肆!”夕小灿得知夕小灰并无妖力,也不再怕她了,“你这个臭丫头,竟敢对本小姐大呼小叫,你想被我赶出家门喝西北风吗!”

闻奇尴尬地咳了两声,闻道瞪了他一眼,装模作样地走到夕小灰面前,来回察看一番。

“这位小姐气虚体弱,心神不宁,有可能是脾胃失调。在下开副药方帮你调理身体,可好?”

夕小灰忍无可忍,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该吃药的人是大小姐,不是我!”

话音未落,门外又跑来一个丫鬟,神色匆忙向夕小灿禀报:“大少爷启程赴京,希望能跟大小姐当面道别。”

“走就走吧,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夕小灿挥手打发了丫鬟,还想念叨夕小灰几句,却见她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像是听说了什么火烧眉毛的大事。

闻道眼看这是一场闹剧,又不甘心空手而返,遂提议道:“大小姐,既然你们都不确定,在下不妨开坛施法,有妖除妖,无妖祈福,您看如何?”

开坛施法势必会惊扰夕老夫人,夕小灿略作思量,敷衍道:“过几日再说吧!”

她随手赏给闻道和闻奇几枚银锭,叮嘱丫鬟送两位道长出门,更觉心烦意乱。

不识抬举的夕小灰,竟敢反抗将来的一家之主,看来,还得把她赶回山里!

躲在窗外暗中观察的沐白,感应到那股可怕的气息波动,正是来自其中一个捉妖师——闻道。

他想一直守在夕小灰身边,只是他的力量不够强大。如果再遇到捉妖师,可能自身都难保。

一念及此,沐白不寒而栗,如何才能得到御敌的法器,或是提升妖力的功法?

之前这些从未考虑过的问题,如今却成为沐白面对的最大难题!

“将夜……”他必须说服将夜,跟他一起保护夕小灰。

……

夕小灰赶到夕宅门外,夕小彦已经乘上马车准备动身。

“哥哥……”夕小灰连忙叫住他,趴在车窗前想再看他一眼,“你这么快就要走了?怎么没有事先告诉我呢?我想给你煮些鸡蛋,都来不及了……”

夕小彦掀开窗帘,看她依依不舍的样子,不由动容,“为什么要送我煮鸡蛋?”

“罗嬷嬷说过,多吃鸡蛋事事圆满,哥哥,我知道你学业繁忙,但这里是你的家,有空常回来看看……”

夕小灰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唯有“这里是你的家”,始终萦绕在夕小彦耳畔。

他多想告诉她,如果有可能,他宁愿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里陪祖母聊聊天,教小灰多读几本书。

但对他来说,除了考取功名,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我会回来的……”夕小彦狠了狠心放下窗帘,让他这张失意的脸庞,从夕小灰眼前彻底消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50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