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边走边h的辣文 趁爸爸睡了日妈

孟凯和一听这话,明白了。小丫头找她有事咧,她也知道电话被监听了。不过说这样的话,也真的只有乔其乔了。

晚上的时候孟凯和就来了宿舍楼,他也没进去,就要舍管帮忙带了个话,舍管哪能不知道乔其乔啊,这丫头一个寝室的都跟舍管阿姨关系好啊。人精就是精明于人际关系,管其他学生怎么说,她们啊,贼精得很!

乔其乔这一听,蹦蹦哒哒就跑出来,一看那车就知道是孟叔的车。坐上了后座之后亲亲热热的喊了一声,“孟叔,我想你了。”

“有事情?”

“有。钟间跟我说仝舒然是派下来查贩/毒的事情的。现在的路子全部收紧了。”乔其乔皱着眉头看着孟凯和,有些犯难的神色。

“我早就脱手了。一年前我就不搞了。你又不是不晓得。这仝舒然要查,不仅仅是查这个,他这是忠人之事。”说着,孟凯和俯下了身子,贴着乔其乔的耳朵说了名字。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心脏又开始不争气的蹦起来了。

“那……那不是……”后话她没说,借着车里的灯光,乔其乔看到了孟凯和眼里凌厉。她不喜欢这样的孟凯和,为了缓和气氛,乔其乔故作轻松,“哎呀,那我不是自作多情了。原来一切都在孟叔的掌握之中啊。”她还哈哈一笑,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是真的开心不起来。心里似乎陡然树起了一座坟墓,压抑得眼神都有些恍惚了。

乔其乔整理了一下心情,“那,孟叔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不过……我什么时候可以回易宅啊?”

“下个星期。我这个星期有点忙。”

她下车之前,孟凯和把她叫住了,拿了两大包东西给她。她回寝室打开来一看,昏了。一大包全是卫生巾,一大包全是零食。

乔其乔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不过得到了回易舍的许可,她还是第一时间跑了回去。全寝室都说她没良心。没良心就没良心吧,她笑着吐了吐舌头,一个的士打回了汉口。

晚上她照旧和一群易舍的工作人员坐在休息室里吹水打屁,乐得清闲。

在这里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的命是自己的。远了,就像在天空上摇摇欲坠的风筝。人人都道风筝飞得高远,却不知远在天边的时候她的心也是惶惶不安的。什么时候线断了,就尘归尘,土归土了。

但每次想到这种念头的时候,她都会跟自己辩驳:“富贵恋生,贫贱轻死。自己从来都是穷光蛋一个,裸着来裸着去呗。”

所以她闲着没事儿就躲在孟叔的房间里摇色子,自从上次大败之后,乔其乔的心里就拧成了一团麻花。输得那样血淋淋,简直是这小半生没受过的耻辱。

没过多久,仝舒然又来了易舍。他这次直接点名要乔其乔过来,口气含糊暧昧,“上次小乔答应的话,这次是该兑现了吧。”

彼时乔其乔正拿着三枚玲珑色子甩豹子,听到这话的时候色子纷纷四散,七零八落的滚到地毯上还转了几个弯。她神色一凛,吩咐别人捡起了那三个色子之后放回了桌面上,话也没多说,问清了房间,就直接下去了。

她穿得很随意,黑色上衣和一条长裙。裙子是胡漾给她寄过来的,白色裙面儿上几朵娇艳的玫瑰,折光面料带着隐隐的典雅。配上一双黑色平底鞋,气场也就出来了。进房间之前,她问了人要了一根铅笔把头发绾了起来。

她替着仝舒然打了两盘,好是无聊。放冲的放冲,喂牌的喂牌。恨不得随便自摸一张牌废牌,旁人都要叫上一圈的好。

乔其乔突然离了桌子,跑到了在抽雪茄的仝舒然的面前,蹲在那里。白色的裙子如花瓣一样撒了满地。

“仝先生,我能跟你说个悄悄话吗?”

仝舒然挑了下眉毛,倒是俯下身子真的凑过来了,乔其乔嘴角含笑,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旁人之间仝舒然的嘴角上扬,最后到真的是笑开了:

“就这么着。”

说着,还真就重新坐上了牌桌呢。

这会儿大家也摸不准仝舒然是想赢还是怎么着。丢牌都丢得不大气。乔其乔就站在仝舒然旁边,偶尔帮忙摸个牌、丢个牌。结果还就是因为丢牌,无意间就碰倒了一张。她抢在那张牌面露出全貌之前,赶紧遮了一半。

不过在座的人还是看得清清楚楚的,是个万。不过是个几万,不晓得。

而且牌面局势明朗。仝舒然也就单听这一张牌了。丢还是不丢,这是个问题。在座的人简直比哈姆雷特还难以思考人生,生存或者死亡此刻不是大事。大事成了这马屁拍还是不拍,会不会拍到鞋跟儿上,这才是冷汗涔涔的抉择。

最后大家使了个眼色,丢!仝先生刚刚返场,这肯定要旺那么一把火!

结果纷纷开始喂牌。喂到最后,他们才发现,仝舒然胡的根本就不是个万,是个筒子。他碰那么一手的时候,把牌给换了。三个牌里面有一个是背过来的。但有谁会在这上面下工夫去注意咧?不过就是一带而过了嘛。

结果偏偏就是有人在这上面玩了个心眼。而玩这个心眼的人,就是乔其乔。

这局最后还是流掉了。不过仝舒然倒是对这个丫头有了点儿新的看法。转眼已经是过了十一点。乔其乔试探性的问道,“仝先生,我能出去吃个宵夜吗,我要饿死了。”那模样不知道多爱娇。

仝舒然也不为难人,手一挥,“去吧。”

她这才得以脱身,出门之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怪不得当官之后老得快,心力交瘁,时时都被拘束。连唯一的放松都要端着架子。都做成这样了,还有人挤破脑袋要往朱门里面拱。可见那顶乌纱的魅力,神化得就像灵丹妙药,戴上去就能长生不老。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50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