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嫡女赵姝玉一蓑烟雨 我和寡妇母亲

元老自认为也曾帮邵氏立下过汗马功劳,如今却说开除就被开除,心中委屈的势必要找邵成志诉说,并且他觉得邵成志肯定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会允许邵扬这样做。

但元老走到门口还未等开门,就被助理拦截,他目光带着几分轻蔑的提醒道:“请冷静下来,听总经理把话说完。”

“事到如今冷静什么冷静?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都欺负到我头上了,我再不反抗,就会被人当成软柿子随便捏。”元老恼羞成怒的愤愤不平。

其他主管们更是彻底傻眼了,不管是邵扬还是元老,他们都没资格在中间指手画脚,并且邵扬此时周遭散发的危险气息,似乎也在预示着,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看到暴走的元老,邵扬反倒不紧不慢的挑眉,冷漠的继续说:“徐老这场戏演的倒真是不赖,如果不是我暗中调查的话,恐怕也会被你的演技给骗了,误以为泄露公司机密给竞争公司的是宣传部的负责人,而不是你徐老。”

一席话令在场的人面面相窥,大家猛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

而此时的徐老显然也受惊不轻,他眉头紧皱,那双看似在不断替自己辩解的眼神中,却隐约藏着几分心虚的怯弱。

他攥紧拳头,拼命辩解道:“简直荒谬,你有什么证据来冤枉我?真正的罪魁祸首都认罪伏法,准备等待法庭的宣判了,你却忽然调转枪口说我有嫌疑,邵扬,这是你想把我光明正大炒掉的借口吧!”

这时有人站出来帮徐老说:“总经理,徐老的人品咱们大家有目共睹,毕竟都共事几十年了,徐老行事作风向来谨慎,况且邵氏还是他跟董事长一同打造的公司,他怎么会做出这种危害公司的事情来呢?”

“是啊总经理,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还是不要冤枉人的好,要不还是调查清楚再说吧。”

即使周围人的纷纷相劝,却依然没能让邵扬有半点松动,他鹰眸轻眯,显得危险且睿智,仔细打量着徐老慌乱的脸,他忽然调侃道:“在场这么多信赖徐老的人,我还真是羡慕你的待遇,只是不知道诸位看过这段视频以后,还会不会坚持己见呢?”

随后邵扬看了助理一眼,助理会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U盘连接会议视频的大屏幕,很快徐老的脸出现在画面里,助理从旁解释道:“这就是徐老跟竞争公司负责人见面的监控录像。”

徐老目瞪口呆的看着视频画面,整个人彻底崩溃了。

视频中音质很清晰,那时的徐老跟现在被栽赃嫁祸的嘴脸不同,而是十分的洋洋得意,仗着元老的身份,对竞争公司负责人信誓旦旦的表示:“只要贵公司愿意给我提供资金支持,我可以作为你们安插在邵氏的眼线,那边一有风吹草动我会立即告诉你,当然了,想要聘用我的费用不菲。”

说着徐老仰头喝下一杯昂贵的白酒,那狰狞的五官看起来十分讽刺。

而对方负责人见徐老如此痛快,便也开门见山道:“价钱是小事,徐老随便开口,我绝不还价,只是这次邵氏新研制药品的配方,就还要麻烦徐老多帮忙了。”

随后两人达成协议,徐老以五百万的价格,将配方卖给对方,并利用宣传部负责人喜欢喝酒这点,成功栽赃嫁祸到他身上,并在事后威胁,如果他敢上诉的话,就不会放过他年幼的两个子女。

万般无奈之下,无辜的宣传部负责人只好答应做徐老的替罪羔羊,代替他接受法律的惩罚。

现在视频被曝光,徐老的真正为人也被人尽皆知后,在场的人很识趣的不再帮他,而是面面相窥,等邵扬下结论。

徐老眉头紧皱,他怒瞪着邵扬质问道:“原来你早就怀疑我对邵氏的忠诚了,因此才故意派人监视我,还拍下了这个视频录像,呵呵,邵扬啊邵扬,没想到你竟然这样阴险狡猾,相比较当年的邵成志,简直是更上一层楼。”

徐老自知有视频作为证据,他不可能再通过辩解让自己洗清嫌疑,只是对于邵扬这次锐利的做事手段,徐老表示佩服,他本以为只做到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却没想到还是被邵扬发现了。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面对徐老的‘夸赞’,邵扬却摇头否认,他挑眉,指着视频画面中敌对公司负责人,继续说:“徐老过奖了,但是可惜识破你诡计的不是我,而是他主动将这份录像交到我手上,并将你们两人恶心的合作计划讲给我听的。”

“这不可能!”徐老想都不想就矢口否认。

他跟竞争公司负责人是一条船上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吃饱撑的出卖自己?

徐老觉得这是邵扬的谎言,于是不断地摇头表示不愿意相信,但是助理却在一边冷哼道:“徐老,你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你难道忘记了,在新药品研制上市之前,按照总经理的习惯,都要先仔细的审核并且做过实验以后,才会允许上市出售吗?而你交给竞争公司的,是未经总经理实验的失败品,巧合的是他们着急上市,并未试验过,从而引起数百名市民的不适,眼看着他们要被起诉,对方就是因此才来求助总经理,为表忠心才顺便出卖了你。”

经过助理的一番解释后,大家终于恍然大悟,只是这件事不知道是巧合呢?还是天意?未经邵扬亲自实验的药品配方有误,好在邵氏没有慌忙上市,不然的话,此时面临被起诉的,应该就是邵氏了吧。

在场的人纷纷捏了一把冷汗,徐老终于彻底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现在即使后悔也为时已晚,他出卖了邵氏一事成了铁的事实,栽赃嫁祸给宣传部负责人,更成了人尽皆知的秘密,他彻底完蛋了。

邵扬冷眸睨着心生惭愧的他,叹息道:“其实这场会议俨然是为你筹备的,徐老,倘若刚才你能主动承认错误的话,我会既往不咎,但是你不仅没有,还不断的狡辩,这件事父亲已经知道了,他感到十分痛心,不想再看见你,说会交给我全权处置。”

徐老毕竟是邵氏元老,跟邵成志曾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只是他现在变成了邵氏的叛徒,邵成志表示失望透顶,但是看在之前的情分上,邵成志不好出面严惩徐老,只好交给邵扬处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47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