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乖,腿抬高点,进去就不痛了,被两个男人前后抽插揉搓玩弄

“我……”予欢捂着脸颊,欲想说话,屋内突然传出孩子号啕大哭的声音,她顾不得那么多,转身进屋,见到沈嬷嬷在抱着宝宝在哄,于是焦急问道:“她怎么啦?”

“那让我抱抱。”予欢刚接过宝宝,“乖乖,不哭、不哭……”她不知如何哄小孩,凭着母亲的本能,轻轻地安慰女儿。

凤阳公主一干等人已迈进来,孩子的哭声停下来,嘤嘤地抿着嘴。

秋嬷嬷扶凤阳公生坐下,对予欢命令道:“把孩子抱过来,让老夫人看看。”

予欢咬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抱着女儿朝她们走去。凤阳公主抿着唇,仿如神祗般看着她走近,面上没任何表情,让予欢的心底发毛。

秋嬷嬷一手接过孩子,迅速解开裹着她的衣服。

“妳想做什么?”予欢见状,想上前阻止,却被另两名丫鬟给拉住了。“放开……”然而,她们充耳不闻。

秋嬷嬷在孩子光裸的身上迅速扫了一遍,再翻转过来。而孩子这时却哭了,她急急整理好孩子的衣服,将她放到凤阳公生手中,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秋嬷嬷在没有察觉时,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宝宝嘤嘤地哭着,不知是不是因为震慑于凤阳公生寒黑严肃的脸色,宝宝的哭声突然嘎止,眸子骨碌碌的在她脸上转了一圈。

凤阳公主在与孩子漆黑的眸眼对上后,冷硬的脸孔瞬间柔和下来。人到了一定年龄,就想过含怡弄孙的日子。在他们新婚第一天,听闻新妇怀孕,那刻她有多兴奋,可随之而来的失望令她愤怒,最初儿子说孩子是他的,她唯有静观其变,没想到后来连媳妇都承认孩子不是墨家的血脉,沉默了一段时间的儿子突然来警告她,别伤害他的妻子和孩子,甚至说,等孩子生下来后,再由她作打算。

虽然她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这样说,为了安抚儿子,她辜且静下心来等到天,所以,早上听闻常予欢生了,立即过来看看,没想到她却生了个女儿。墨家的孩子在身上都有个星形胎记,但由于墨家几代都是生男不生女,现在在这孩子身上又找不到代表墨家胎记,尽管如此,这孩子她看得顺眼,脑海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她仰起头,傲慢的说:“这孩子我要了,妳自己离开吧。”反正晋王府不缺饭碗,养一个小孩有多容易,反之,若跟着这个女人,不知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予欢见到她眼中闪过一抹光芒,便知不妙,没想到她开口的竟然是要她的女儿,看来,这个老太婆病得真不轻。

“不行!”她斩钉截轶的拒绝,用力狠狠踩了一脚扯住她左边手臂的丫鬟,趁着她痛得放开她时,低头又咬了右边丫鬟手臂,一个箭步上前,欲夺回凤阳公主手上的女儿,却被秋嬷嬷挡住了。“把她还给我。”予欢狂怒一声。

“小心妳的态度。”秋嬷嬷警告她。

“妳闭嘴!”予欢朝秋嬷嬷喊了句,再转向凤阳公主,“她是我的女儿,与墨家一点关系也没有,若妳喜欢孩子,回去叫妳儿子跟他的妾侍多做运动,为什么偏要抢我的孩子?”丈夫没有了,她不能连孩子也被抢走。

“妳嫁进我们墨家,这孩子便是姓墨,是墨家的孩子。”

“我生孩子的时候已跟妳儿子已离婚了,她是我一个人的,跟妳墨家已无关了。”

“妳………”

“妳什么妳?”反正她现在也不是王妃,她还怕准?原本她还敬重她是墨澈的娘,只要她不过份,她什么都可以忍下来,但她现在实在太可恶了,竟然想抢她的女儿。“将女儿还给我。”

凤阳公主抱着宝宝倏地站起来,冷冷地盯着她,“只要我出一句声,妳这辈子也别想见到她。”

闻言,予欢全身一僵,“妳想做什么?”

宝宝似乎感受到室内紧张的气氛,哇哇地大号起来。而其他人接收到凤阳公主的眼色,上前欲扣住予欢,却被她低身闪过,接着,右脚一扫,一名丫鬟被她踢到脚眼,痛得摔在地,接着,气没喘过来便朝凤阳公主扑过去。而她万万想不到秋嬷嬷竟会武功,在她抓住凤阳公主的手臂时,被一股力量陡然住外一扯,接着xiōng口一痛,整个人朝一旁摔去,‘啪’的一声撞在桌子上,一股血腥涌自喉咙,一丝鲜血自她的嘴角溢出。

然而,她刚刚与凤阳公主拉扯时,凤阳公主身体往后一退,撞到身后的圆凳,整个身体住后倒,而手上的宝宝也被抛了出去。

“不——”予欢狂叫一声,死白的脸孔布满惊恐.欲想冲上去接住孩子,可距离太远了,眼见宝宝就要摔住门外,突然一道身影闪出来,伸手将宝宝接住,然后安稳地抱在怀中。

墨澈没想到自己刚进门,便见到一团影子夹带婴儿的哭声,朝他迎面砸来,本能的伸手接住,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哭得红彤彤的小小脸蛋,细而淡的眉,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睁着圆眼看着他,心莫名的撞了一下。这孩子……

“到底是怎回事?”他倏地抬头,声音冷得像冰冻三千年的寒霜。

凤阳公主被他的声吓得缩了一下,随即抢天哭地的哭着说予欢的不是。“儿啊,娘听说她生了,只不过想来看看,关心一下她需要什么,并想抱抱孩子,可她却不给,说她已休了你,这个孩子不是墨家的,说什么如果我喜欢孩子,就叫你跟侍妾们多做些努力。”

予欢呆瞪大眼,没想到凤阳公主演起戏来如此逼真,捏造事实更是一流 。

“发生了什么事?”抱着哭泣不停的婴儿,他不知所措,而他的娘亲跟前妻却像两只斗**一样,互瞪着对方不放。

“澈儿啊,我只想抱抱孙女,可这个女人却要带走她。”凤阳公生先声夺人的吼着。“你问问地场的人,她不但不准我碰,还将我推到,如果不是秋嬷嬷,你娘我早就……”看到儿子脸色沉下去,她心一惊,难道儿子对这个女人还有感情?不行,这个孩子她喜欢,不能这样被这个女人带走,“儿啊,你不相信娘的话,可以问问其他的人,她们可以作怔的。”

在场的人都低下头去,不敢吭一声,而沈嬷嬷只能用同情的目光愉愉瞄向常予欢。

予欢体谅她的立场,一点也不怪她,但是这样一来,好像真的全成了她的不对。委屈她受得多了,但如果是平时,她会咽下这口气,可现在这个老太婆扭曲事实太超过了,还妄想夺她的女儿。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才不是这样!”她站起来,粉拳一握,吼道:“是你的娘想夺走我的孩子,让我自己离开。孩子是我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我怎能将她给他人呢?”

想起在晋王府这些日子,她被人冷落,被人忽视,被人排斥,忍辱负重的生下孩子,现今又被丈夫遗弃,他们连她唯一的亲人都想夺走,想着想着,眼泪禁不住簌簌落下。

看到她嘴角未干的血迹,墨澈心中有股杀人的冲动,现今又看到她满面泪痕,心里更是隐隐作痛,可他不能过去安慰,他知道自己冷漠的态庭会更伤她,但为了她好,硬生生的压下心底那股怜惜。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44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