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2个男人一起舔我_秋千上的紧致h

我由衷的为她感到欣慰,她终于幸福了,在经历了一段错误得人生历程后,她终于能够生活在阳光下,享受最美好最纯真的爱情。

我简单的给她回了信,说了一些祝福的话,考虑再三,终究是没有告诉她我要结婚的事情,主要是怕她为难,毕竟如果她来参加我的婚礼的话,必然要回到这个伤心的城市,更何况这个婚礼定的这么仓促,我不想让她担心,我也没有提到浩浩,每次想起那次在机场的时候,浩浩那稚嫩的小脸蛋上那样撕心裂肺的伤心,我就觉得心痛,我知道她很努力的不去碰触这一块记忆,她跟她心爱的男人,会再有自己的小孩,一切都会过去。

真好,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坏人有了报应,好人终于得到了幸福,只是正太,仍然不知所踪。

终于迎来了婚礼,在郊区一个偏远的露天草地,设置了一个简易的婚礼现场,鲜花,礼炮,七彩的气球,庄严的牧师,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肖辰在红毯的那一头,我在红毯的另一头,旁边是伴娘黎珊和伴郎,吴子航,他终究还是来了,对于这样一个尴尬的角色,我以为他会缺席,没想到他还是来了,我很欣慰。

参加婚礼的人只有肖辰的爸爸妈妈,我的妈妈,还有肖辰的一些我不认识的亲戚,可是我瞥见了远处在花坛的遮掩下,那个英挺的人影——付展龙。我很诧异,他居然会来,可是为什么只是站在远处,这样一个男人,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我自嘲的笑了笑,如今我只用安安心心的去做肖辰的新娘就好。

穿着美丽的婚纱,站在红毯的一端,看着正对面那个帅气的不真实的肖辰,顿时就百感交集,我终于要结婚了,我的幸福,如今终于有了归属。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看见他的眼里,有隐忍的泪水呢?我只诧异了片刻,便将这定义为幸福感动的泪水,然后捧着捧花,在婚礼进行曲喜庆的音乐中,缓缓的走向了肖辰……

而我无法忽略的是站在肖辰身边的吴子航,用怎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尽量不去在意,也尽量让自己的目光落在肖辰的身上,我们早已经说清楚了,从今以后,我们的关系,再简单不过。妈妈眼里噙着泪花看着我,肖辰的爸爸妈妈也满怀希望的看着我,我微微的笑着,在音乐声中继续朝着自己的目标走着……

忽然我又看见旁边的嘉宾席上,站着一个美丽的身影,她只看了我一眼,便转身离开了,我愣了愣,竟然是……小柔!

她来参加我的婚礼了么?可是为什么她又走了呢,还有她的那个眼神,为什么偏偏让我觉得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呢?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却仍然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短短的一段路程,似乎走了一光年那么久,终于来到了肖辰的身边,他很长绅士的牵起我的手,我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是觉得他突然间变得有些不同了,可是我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同。

音乐声终于停了,牧师郑重的宣读着结婚誓词,

“今天,以爱的名义,你们聚在这里,我谨代表伟大的上帝见证你们的爱情,就在今天这个美好的日子里,肖辰和安若溪将成为终生的朋友、伴侣、唯一的真爱。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在上帝面前,你们共同许下爱的承诺,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们都将永远在一起。彼此承诺,毫无保留的爱对方、以对方为荣、尊敬对方,尽彼此所能供应对方的需要,在危难中,保护对方,在忧伤中安慰彼此,与彼此在身心灵上共同成长,并承诺永远忠实对对方,互相疼惜,直到永永远远。”

牧师宣读着结婚誓词,我跟肖辰一直在久久的凝望,小锦,你看,我穿上婚纱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很美……

小锦,从今以后,我们就真的永远不会分开了,以后的人生,我们终将一起走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使将来我们双双迈入坟墓,我的身份,也是你的妻,我的灵魂终将有了归属,而我的身上,永远烙印着你的名字,就算化做一缕幽魂,我们也要彼此痴缠。

“肖辰,你愿意娶安若溪为你的合法妻子吗?并且承诺,不论平穷富贵,疾病或者健康,从今天开始互相拥有、互相扶持,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肖辰仍然望着我,眼里有晶莹的泪光,又好像有痛苦的挣扎,那一刻,我突然没由来的害怕,深深的望进他的眼睛,带着一丝祈求的目光。

我听见肖辰的妈妈小声的在底下提醒着肖辰,

“儿子,你干嘛呢,快说你愿意啊!”

我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恐惧感顿时侵占了全身,肖辰他,到底在想什么?底下坐的人并不多,我仍然听到了大家小声的议论,心里像是被蚂蚁在爬。

牧师清了清嗓子,又重复了一遍,“肖辰,你愿意娶安若溪为你的合法妻子吗?并且承诺,不论平穷富贵,疾病或者健康,从今天开始互相拥有、互相扶持,知道死亡将你们分开。”

仍然是沉默……肖辰就像一个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的人一样,只是呆呆的看着我,不发一言,他越是这样,我便越是害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以为时间就快要静止的时候,肖辰终于微微的动了动自己的嘴唇,那嘴唇似乎因为长时间没有张开的原因,现在张开似乎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我终于将自己刚才胡思乱想的思绪拉了回来,对着她笑了笑,等待着他说出“我愿意”三个字。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似乎是在强迫自己吞掉自己的泪水,一出口,便让我彻彻底底的呆在那里,他说,

“小若。”

小若。

我的身体颤抖起来,手上的捧花应声而落,惊诧的望着他,欧阳锦,是你么?真的是你么?一直以来都是你?你没死,你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兜兜转转,结果你还是回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会是?我可是亲眼见到小锦的尸体的,可是如今,站在面前那个跟小锦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叫着全世界只有小锦才会那么叫我的名字——小若。难道小锦他还魂在了肖辰的身上?他的魂魄一直舍不得离开,终于附在了肖辰的身上?

所以欧阳锦,是你么?

我睁着惊诧的眼睛,瞳孔慢慢的放大,泪水情不自禁的滑落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的问,

“小……锦?”

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眼里有着纠结的痛苦,我却没办法让自己的冷静下来,一把抓住他的手,期待的问,

“小锦,是不是你,你回来了,对不对?你不要生气,我要嫁的人,一直都是你啊,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真的好辛苦、好辛苦……”

我的泪水哭花了我的新娘妆,我也不去管它,上帝呀,你是不是终于大发善心,将我的小锦送回了我的身边?

——————————————————————————————————————————

呜呜···呼唤收藏···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42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