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口述被2个男人同时玩我 看着我是如何占有你的

孔浔烟一行人进了森林,只见金乌西坠,天慢慢黑下来,他们决定先扎营,明天再往深处走。

肖洨解开袋子,里面有不少鱼。

“都是今天坐船捞的今天咱们可开胃了。”肖洨串好鱼,排在架子上来回地烤

在篝火的照映下,肖洨的脸庞十分清晰,棱角分明,莫栊竟看的有些痴了。

忽然,草丛里传来“簌簌”声,孔浔烟扒开草丛一看,是闵知心。胳膊血肉模糊,怕是被野兽狠狠地撕咬过。

“怎么回事?”孔浔烟抹了一把血,闻了闻,皱紧眉头。

“被野兽伤了。”

闵知贤有些疑惑:“按理说,尽管野战实战很危险,但像净月森林这种地方,应该是很安全的。外围更是没什么有杀伤力的野兽。只是……有些蹊跷。”

“怕是要出事,回去和观主他们讲一下。”孔浔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来了?”孔浔烟疑惑道。

“暗门的训练,夜晚猎杀。”

孔浔烟有些担心她:“你就跟我们待一宿吧,明天再走,跟我睡一个帐篷。也方便照顾你。”

帐篷内。

孔浔烟翻个身,正对着闵知心的脸:“你当初为什么选暗门啊?你明明是喜欢调香制药的。”

“已经有个闵知意学制药了,暗门有空缺,便要我来补了。”

孔浔烟起身:“你在家里竟然受着这么大的委屈?她闵知意明明一个……”

“可是她母亲终究还是上位了,现在我们只能熬着,一切都得等我哥成了家主再说。”

缓了一会,闵知心继续道:“其实暗门也不错,可以扫掉障碍并且不会让人抓到把柄。”

“但是现在你连自保能力都没有。”孔浔烟歪着头,“你以后要小心些。”

闵知心有些惆怅:“算了,不说这些了。睡吧。”

天亮了,送走了闵知心后,孔浔烟一行人又向森林深处走去,一连去了四五天,战果累累。

只见拉车上满满当当的,各种野兽,孔浔烟还带回来一大包奇珍异草。

“净月森林果然是是个好地方,以后有空还来,住个它三年五载的!”

“那到时候你就变成野人了。”顾芸笠轻声嗤笑。

孔浔烟白了他一眼:“要是能变强,我变成野人也行。”

天边最后一抹嫣红被遮住了,多了点点星光,到晚上了。

孔浔烟一行人几乎是掐着点到的,他们刚一归位,钟声就响了。这时候,人也都来的差不多了。

“实战考核结束,接下来检验成果。”观主站在高台上,俯视着下方,“检验完了,先回家调养三个月。”

得仙观门口。

“顾兄这么早就回漠北了么?”孔浔烟拉着顾芸笠,“三个月的时间!不打算到处走走?”

“依姑娘意,我去哪走?”顾芸笠脸上浮现一层淡淡的笑容,“不如我去莫家坐坐,听说莫家的学堂很有名。”

孔浔烟愣了一会,爽朗地大笑:“好啊,我去和莫栊说说。”

“果真名不虚传!”顾芸笠踏进莫家大门,赞叹道。

“回来啦!”莫柣早已在门口等候,“这位是?”

“漠北顾家,顾芸笠。”

“原来是顾公子,几年不见,都长得这么大了。”莫柣微微一笑,“随便看看吧。请——”

孔浔烟带着顾芸笠兜兜转转了几圈,用了午膳,本想留下他再住几天,只是顾芸笠的船马上要到了,就做罢了。

孔浔烟回到自己的房里,本想补个觉,只听外面一阵软糯的声音传来:“姐—姐—!”

孔浔烟急忙下了榻,只见一个约有七八岁的女孩跑来,像个包子一样。

“滦滦?怎么了?”

“姐姐,你回来了也不陪陪我。”莫滦撒娇地趴在孔浔烟的膝盖上,“是不是那个大哥哥来了,你就不理我了!”

孔浔烟摩挲着莫滦的头: “怎么会,表姐我刚想去找滦滦玩呢。”

“你骗人!”莫滦嘟着嘴巴,“娘让我告诉你,一会准备准备去闵家做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4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