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主动捧着乳送到他嘴边|总裁好胀好深嗯轻一点

‘爸爸……’她呵呵一笑,眼眶里浮动着蓝光在他身上扭动起来。

傅少宏迷惑不解地看着身上的少女,她的rutou泌出蓝色丝絮,掉落他的腹间;她的肚子跳动着,震荡着;她吞吐着他的地方透出一片蓝光……

傅少宏又一次高氵朝了,身上的少女也高氵朝了……他的身下传来一阵阵剧痛,少女支撑着身体,趴向他,中间顶着巨大的肚子。

一种尖锐冰凉的东西紧贴着yingjin从他的双腿间刺向胯下,向是针头扎入,轻易就顶破了他的皮肉,可比针头不知道大了多少,那一定是把匕首——傅少宏痛苦嘶喊,双手乱扒,踢蹬着双腿。

但是她一动不动,注视着他的脸,毫无表情。

他的身体依然被继续穿刺着。

一下一下,坚韧的东西丝毫不管他的扭动摇摆,一寸寸戳入,插进他的yingjin根部。

男人的嘶号声绝望地响起,傅少宏被持久地破开皮肉的剧痛折磨着,双眼一翻死了过去。

等他再一次醒来,是被另一种痛苦弄醒的,傅少宏看着自己的肚子,一点点鼓起来,吹气球一般越来越大,那少女一动不动,不知道保持着那个姿势有多久了,仿佛她根本就没有灵魂,只是被控制的机器或者一副躯壳。

她不再呕吐,鼻子也不再流淌出东西来,眼中还是蓝色的云雾……可是,她的肚子却瘪了下去。

他的腹部则因为肚子急剧涨大皮肤紧绷得针扎一般麻痒刺痛,傅少宏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他觉得肋骨被顶开好像都折断了——抬手按住地面想撑起自己,腰肋间皮肤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傅少宏无力倒回去,砸在地上,看着自己布满裂纹的斑驳肚子上,肚脐微微隆凸……

他全身的出路——嘴巴,鼻子,眼睛,yingjin,肛门,甚至耳孔,肚脐,甚至所有的毛孔……都开始溢出蓝色的光……

傅美仪趴在父亲身边,看他做着噩梦,满头大汗,全身紧绷绷地像是被人绑在床上,一阵阵抽搐不已。

报复的快感让她觉得心情很好,捏着自己的发梢朝男人印着淡淡鱼尾纹的眼角扫去,弄得他一阵战栗。

对于自己终于又成功获得了一个传承人的事情,傅美仪非常得意。

因为促成那女孩变化的,正是从她的脑袋里分离出去的一部分……那东西究竟该怎么称呼,她也说不好,该死的楚铭从头到尾就没有告诉过她那究竟是什么。

她只是斜着眼睛,冷冷看着痛苦不已的自己满地打滚,说了一句,‘造就你现在的情况我根本无意,我从来就没有选择你,所以请你谨慎自己的言行。’

傅美仪在内心深处却是对她有着深深恐惧的,“为什么还不解除我的惩罚?!”她通话完把手机一捏而碎,砸出了窗口——现在有些后悔了。

曾经自己拥有过多么强大的能力,只有拥有过力量才会觉得世人渺小生命脆弱。

她遵循着那令人亢奋的快感本源,复制,播种,复制,再播种……反正这个世界上有撷取不尽的各色男人。

还有那些女人,她们仰望着她的目光——她天生便备受宠爱,当她们看着她时发自内心地自惭形秽能够被她清晰听取时,她心底的满足感是收到多少马屁恭维都比拟不了的。

她觉得自己太需要别人关注,她要时刻处于世界的中心,这就是她的宿命。

和四年来的每一天清晨一样,傅少宏从噩梦中惊醒,yingjin肿硬得发痛,就是对身边的女人没有任何yuwang。

他翻身坐起,推开女儿缠上来的手臂走进浴室。

傅美仪抓住及手的一切毁坏一地。

“你还没收拾好吗?”等傅少宏回到房间,看着披散着头发的女儿根本没换衣服,“你说要出门,现在是几点?”

“你不知道我们去做什么?”傅美仪神经质地吹了一下遮住眼睛的发丝。

“……”傅少宏皱眉,“我知道。”

“那就行了,”傅美仪起身梳头更衣,忽然又显得优雅起来,“我以为只有我一直念念不忘呢。”

“不要吵架,快点收拾。”傅少宏转身走出女儿房间。

她们每个人都可以去认定伴侣,那么其他人便不能掠夺伤害。如果经过准备,伴侣并没有什么不适排斥,还可以从她那里得到改变伴侣体质的机会。

因为她们是传承者,获取能量的最快途径就是榨取他人,要是普通人,即使经过长期的深交没事的话身体情况能够被改善,也还是和彻底的本质改造不一样——伴侣可以有很多,改造体质却要慎重,一个不小心就完了,人就是这么脆弱,蝼蚁一般。

她觉得简直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易筋伐髓或者传说中的脱胎换骨,反正就是变成全新的人——她的身边就有这么一个,还是第一个。

傅美仪看一眼自己脑海深处那团灰色云雾,它原本是个枣核大小的玻璃弹珠,蓝色,带电的,现在散成一片云雾,就像一堆破棉絮。

通过近距离接触倾听他人想法的能力还在,包括变得敏锐的感官,简单的思维控制等等,加强过的身体功能,是每个传承者最基本的能力。

但是她的那项能够将脑海里的玻璃弹珠分裂复制并且传递进入他人体内的能力却消失了。

“你就是迫不及待要去见她,你就是对她念念不忘。”傅美仪朝外面的傅少宏汹涌地传导着这一想法——他听得见,她知道,所以经常这样无声地折磨他。

“你疯了?!”傅少宏折回身来走到门口,对她大喊。

“你就是!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你就是!”

“你真的疯了!”傅少宏面色铁青,双手叉着腰,来回踱步,不知道说什么。

“要不是你跟她睡过,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这个骗子,不要脸的男人,你对得起你儿子对得起我吗?!”

傅少宏气得大口chuanxi着背过身去,不理会女儿的撒泼。

傅美仪或许对自己的一切都有强烈的占有欲,但过去……真的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确实是他的错!

但他不想再继续吵下去了。当初被陌生的年轻女人勾引是真的——即使现在觉得那很难说是被勾引——但他被改造也是真的,他都快被吓疯了,恨不得自己死过去。

只是没有想到,那东西竟然舍弃了自己,和女儿融为了一体。若非他是女儿的伴侣,可能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39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