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那晚我和姐姐 我被黑人干得走路都费尽

在许烟看来,跟眼前这个笑得一脸妖孽的男人一起出来简直就是她此生做的最大的错误决定之一。就在方才,梁钰笑得一脸坦然地回她:“那又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带你一起来玩儿好玩儿的。不来京城主干道这条街又能去哪里找乐子?”

许烟有些无语地扶了扶额。自己当时是被刺客的箭伤了脑子吗?怎么就能相信他说的话跟他一起走呢?

她看着来往的少女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梁钰绝世的脸,眼冒红心地与她们身旁的女子交流着。于是非常迅速地将自己头上的这顶帷帽摘了下来给梁钰戴上。

梁钰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怔愣地看着许烟专注地为自己系着帷帽上的结。但显然许烟对此并没有什么研究,一个蝴蝶结都系了老半天。

梁钰一时有些失笑地说:“我来吧。”却被许烟一个凶狠的眼神顶了回去。

许烟恨恨地说:“不就是一个结吗?我肯定能系的比你好!”随后,在许烟的不懈努力之下,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终于有了雏形。

梁钰看着这个随时有可能被风吹散的蝴蝶结,嘴角不自知地勾起了一抹弧度。许烟像是也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看着这个不太成功的作品干咳了两声,然后迅速地扭头道:“你方才在哪里买的帷帽,再去买一顶回来。”

梁钰挑了挑眉,有些玩味道:“你为什么将你这顶给我?”

许烟像是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你自己没有镜子吗?”

梁钰有些疑惑地看向她,并不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许烟翻了他一个白眼道:“你长了张多么会迷惑众生的脸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我虽然是许国太女,可百姓见到我的次数并不多。所以我们在一起要想不引人注目的话,关键在你而不在我。”

梁钰这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第一次觉得自己长成这样好像不是一件那么令人生厌的事,甚至有些庆幸。因为自己用这幅皮相获得了她的认可。随后,他轻轻牵起了许烟的手道:“走吧。”

许烟一边甩着他的手一边被他牵扯着向前:“喂,你做什么?快放开我啊!”

梁钰将手中的柔荑紧了紧道:“不是要去买帷帽吗?我怕不将你抓得紧些,你会被ren liu冲散了。到时候不知道回去的路的话,可千万别在街头哭着喊着求我来找你。”

许烟听了他的话,立即反驳道:“说什么胡话呢?京城我可比你熟多了。”随后,便趁着一队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迅速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梁钰的手里骤然失去了那一抹柔软,好像连心里的某一角也一并缺失了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若是这一次不将她抓紧,以后便再没有机会了。

可是许烟没有再给他第二次能够抓住她的机会。后来的他有时候会想,可能有些事从一开始,从每一个细节就注定了结局。

之后的事便进行得很顺利。许烟到了帷帽摊驾轻就熟地为自己选了顶帷帽戴上,然后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自己绾了个蝴蝶结。那费劲的程度,差点连小贩都看不下去要亲自上前去为她绾了。

许烟舒了口气后看向身旁同样都是白纱遮面的梁钰问道:“不是说要带我去玩儿好玩儿的嘛,走吧!我倒要看看京城有什么是我没玩儿过的。”

只见梁钰神秘地笑了笑,然后凑近她耳边道:“今日你可算赶上了好时候,我出来便是来看这个的。”

许烟疑惑地看着他,正准备问个详细的时候,梁钰便阔步向前走去。许烟只好小跑几步追上前去。

暮色刚刚笼罩京城,黄昏与黑夜的前奏交织在一起,形成曼妙的光,落在每个人身上。

许烟坐在这“醉春楼”里看着外面的景色,觉得一天的疲累都散去了般。她正准备倚在椅子上品茶时,门被“哗”地一声打开,涌进了五六个不知扑了多少香粉的男男女女。跟在其后进来的,是一个妖娆的男子。

许烟心想,还好她方才没有喝茶,否则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喷出来不可。她有些无语地看向坐在她对面悠哉悠哉的梁钰,忍不住再一次声讨自己:她怎么就能觉得梁钰这个人能认为什么正常的事是有意思的?

可是还没来得及等她质问梁钰,那一群穿得红粉不一的人便分成两拨向她和梁钰扑了过去。许烟在一众轻纱之间苦苦挣扎,才终于探出个头来。

挣扎过程中可能激烈了些,许烟的帷帽此时歪歪扭扭着露出了她瓷白如玉的脸颊,直叫这些人看直了眼。她扭头看向梁钰,这厮明显比她游刃有余多了。不仅帷帽分毫未动,且左拥右抱的,把他周身的几个人安排得妥妥帖帖的。

她忍不住在心里诽谤:这厮真是个花丛高手。还一定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正想着,她便想抬头看看这些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许烟刚一抬头就被眼前统一的几张脸上粉多得即将要掉下来的人吓了一跳。几人忙齐齐出手扶住她,惹得她再次向后一躲。

那随他们一同进来的妖娆男子明显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扭着他曼妙的腰身一步步走到许烟身前躬身行礼道:“这位小姐,可是这几位姐妹照顾不周?”

许烟刚想答应,便看到几人瞬间黯淡委屈的脸,只好将话吞了下去,露出个苦笑:“也不是。几位都将我照顾的很好。只是”

许烟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这名男子突然的笑声打断:“奴家明白了。一定是小姐不喜欢这个类型的对吗?”许烟一听,像小鸡啄米似的忙不迭的点头。

这名男子上下打量着许烟与梁钰的穿着,眼中精光一闪道:“您来得正巧,刚好我们这里今日会出一批好货。看在与小姐和公子有缘的份儿上,特意给你们留个位置。”

许烟虽不明白他话中的这些行话,可大概也听了个不离十。可是她毕竟对这里不熟悉,不明白梁钰将她带到这里来是否就为了这样的乐子。所以疑惑地看向梁钰,寻求他的意见。

梁钰看到许烟向他投来的宛如小兔子般纯洁无措的眼神,蓦的笑出了声:“好啊,既然她不满意,自然是要让她按着满意的来。”随后,便状似随意地从钱袋里拿出两张银票扔给了男子。

那男子看了银票上的数字之后,嘴简直要咧到耳根后了。他忙不迭地对两人点头道:“奴家这便为两位去准备上座,还请两位在这客房中稍等片刻。”

随后便领着那一屋子的莺莺燕燕退了出去。

许烟有些无语地看向梁钰问道:“你不会就带我来看这些吧?”

只见梁钰勾起个残忍的微笑:“这些只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大宴马上开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3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