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荡翁乱妇小说 好大,顶到我花心了

一路上蒙面人沿着小道驾马疾驰,穿过一座山脉,数个村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天色也渐渐的快到傍晚了,马依然在疾驰,马尾后扬起的灰尘,让人感觉空气是那么的浑浊,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前方又出现了一个村庄,蒙面人淡淡的说道:“今晚暂时就住在那里。”这话像是在告诉陈怡然,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片刻后,马匹在村口停了下来,蒙面人四处瞅了瞅,慢慢驾马来到一座小院门口,停了下来,隔着柴门看去,这是一家普通的农家小院,院内一座木屋,看上去很简陋,木屋的门是关上的,屋内有一盏很暗的油灯,木屋前有两个竹架子,上面挂满了成熟的玉米,蒙面人没有询问,只是翻身下马,自己打开柴门径直走了进去,进了院子才喊道:“喂!屋里的人快出来。”

不到片刻,木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门内站着一个看上去很是强壮的青年男子,只见男子看了看蒙面人轻轻的问道:“不知道您有什么事?”

蒙面人看了看青年男子,淡淡的说道:“我们今晚就住你们这里了。”

青年男子愣了一愣,看见蒙面人这一身装束,心中暗道: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但却又不能惹着他。随即面上微微一笑说道:“您请随我来!”说完走了出来缓缓关上门。

这时屋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汉三,外面是谁啊?”

青年男子听见喊声,转身喊道:“没事,小瑞,两位路客,今晚想在咱们这暂住一晚。”

“那你可要好好安顿下,我身子不适就不起来了。”

青年男子应道:“知道了!”说完转身对蒙面人说道:“您稍等,我这就去为您收拾下房间。”说完便朝木屋左侧的另一房间门口走去。

蒙面人点点头,转身将陈怡然扶下马淡淡的说道:“我现在为你解开封住的经脉,但是你不要乱说话,否则我将再次封住你的经脉,懂吗?说完手指微微运力,在陈怡然身上的几处被封的经脉处轻点几下,顿时陈怡然的身体一松,活动了一下身体看这蒙面人埋怨道:“难受死了,有没有搞错,困本姑娘这么久。”

蒙面人听后看了看陈怡然,却不说话,而是牵了马匹,走到小院的牛棚,将马拴在了牛棚,陈怡然“哼!”了一声,转身向木屋内走去,青年男子刚好收拾好房间,看见陈怡然后,微微笑道:“姑娘,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您们早点休息!”

陈怡然微微笑道:“谢谢你!小哥。”这时陈怡然的肚子却传来一阵“咕噜”声。

栓完马的蒙面人淡淡笑道:“饿了?喂!去给这位姑娘弄点吃的去。”

青年男子听后笑道:“两位先进屋休息去吧!我这就去为两位准备吃的。”说完慢慢退去。

陈怡然缓缓的走进木屋内,看着屋内简陋的摆设,一张木桌、两把木凳,一张木床,陈怡然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木床道:“怎么只有一张床,这可怎么睡啊!”

蒙面人也走了进来看了看木床玩味的说道:“这么大的木床,完全可以两人睡。”

陈怡然听后冷冷的看着蒙面人道:“鬼才和你谁呢!你这家伙当真无耻。”

蒙面人淡淡的说道:“无耻?我要是无耻,恐怕你早就失身了,还会等到现在?”

陈怡然冷“哼!”一声不在言语,片刻后,青年男子端着一个瓷盘走了进来,将瓷盘放在桌上轻声说道:“两位将就着吃点吧!我乡村人家,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今年玉米收成不错,这玉米夹夹往年我们都是吃不上的。”

陈怡然看了看桌上瓷盘内的玉米夹夹想道:穷人家的日子可真是艰难呀!一旁的蒙面人看着玉米夹夹眉头皱起,陈怡然看见后慌忙笑道:“小哥!谢谢你,你还是快点回屋休息吧!”

青年男子也看见了蒙面人紧锁的眉头,慌忙点点说道:“好的。”转身退了出去,并随手将门关了起来。

陈怡然见青年男子离去后,缓缓从瓷盘里拿起一个玉米夹夹咬了一口,不禁淡淡笑道:“没想到平时吃的高点虽然好吃,却没有这种新鲜玉米做出来的饼那种新鲜玉米味。”

蒙面人不肖的看了陈怡然,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起来,陈怡然边吃边说道:“你怎么整天都用那黑布蒙着脸,是怕我记着你的样以后找你报仇,还是你长得太难看,所以不敢见人?”

蒙面人微微睁开眼看着冷冷陈怡然道:“不错!我是长的很丑,我很疑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得不知道。”

陈怡然看了看蒙面人,疑惑的说道:“你说的什么知道,不知道?”

蒙面人看了看陈怡然微微皱起眉头说道:“难道你就不知道黑龙帮的冷夜雪为什么向我要你?”

陈怡然看了看蒙面人微微一笑,慢慢咬下一口玉米夹夹,蒙面人看到陈怡然一副淡然的样子微微皱起眉头说道:“你可知道,你设局害了冷夜雪,她要我抓你去就为了想要报复,很有可能会杀了你,难道你就一点不害怕?”

陈怡然手中的正要放进嘴里的玉米夹夹停了下来,看着蒙面人淡淡说道:“有什么吗?我已经被你抓住了,你武功有如此高,我有跑不掉,难道了害怕后你会同情我,将我放了?”说完继续吃起玉米夹夹来。

蒙面人被说的一愣,随后淡淡一笑说道:“你可不是个普通的女子,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当初说将你卖掉,你那么害怕,现在知道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反而如此淡然。”

陈怡然淡淡说道:“那是因为如果被卖进风尘之地,那种受侮辱的日子,比死还不如,所以才会伤心,死有何惧,再说,说不定有神仙救我,那也说不定。”说完又拿起一块玉米夹夹吃起来。

蒙面人听后笑道:“那你慢慢享用,说不定这就是最后的晚餐了。”

陈怡然听后扔下玉米夹夹微怒的说道:“你这人嘴巴真的很臭,本姑娘懒的理你。”说完转身走到木床前,缓缓趟了下来。

蒙面人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这样的女子还真是少见,有点意思。随即便闭起眼睛,静坐起来。

与此同时,隔壁的木屋里,刚才的青年男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妻子说道:“小瑞,来的人中一男一女,但是我发现那女子似乎是被男子劫持的。”

躺在床上的女子听后同情的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女子岂不是有危险,汉三啊!要不咱们想办法救救这为姑娘,”

青年男子摇摇头说道:“那男的蒙着面,咱们惹不起的。”

躺在床上的女子急的,一转身,经不住有点吃痛的喊出声来“啊!”

青年男子忙上前稳住女子说道:“小瑞啊!你别乱动,小心动了胎气。”

原来这女子有身孕在身,只见女子微微点点头,但依然焦急的说道:“汉三啊!要不这样吧!你连夜连晚去镇上报官吧!”

青年男子思量了一会儿说道:“嗯!好吧!只是我担心你和孩子,万一你有什么不适可咱们办。”

女子微笑着说道:“你放心去吧!你早点把官兵请来就好。”

青年男子点点头转身,轻轻打开房门连夜连晚向县城赶去,次日早上,天色渐亮,正在静坐休息的蒙面人突然睁开眼,向门口看去。

院子外,昨晚连夜连晚去请官兵的青年男子对身边的十几个官兵轻轻的说道:“军爷,就是这间房子。”

“你确定是一个蒙面的人挟持了一名女子?”一个领头的官兵问道。

青年男子连忙点点头说道:“是的,军爷,昨日天色将晚时,一个蒙面男子牵着一匹马,我看见马上有位姑娘,但是那姑娘好像不能动。他说要住在小的这里。小的觉得惹不起他,就同意了,可是就在小的为他们收拾房子时,我听见外面的男子好像对哪姑娘说什么,不要姑娘乱说话,与是我娘子,便让我去报官的。”

带头的官兵听后微微点点头,转身对其余四个官兵说道:“听他这么说,应该是真的了,只是似乎那蒙面人武功应该不低,所以我们小心点,等会我撞门进去,一起上围住他。”说完对那青年男子说道:“等会儿我们打起来时,你就去救出那位姑娘。”

青年年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军爷。”

然而木屋内的蒙面人却是听见了这一起,冷冷的暗道:“该死的东西,竟然去报官,你以为那些白痴的官兵能抓住小爷吗?”说完跃身翻身上了木屋屋顶的横梁。

这时门“哐!”的一声被撞开了,几十个兵官一拥而入,可是他们进来后却发现,屋内并没有什么蒙面人,只有一个姑娘躺在床上睡觉,顿时有些生气了,纷纷向外走去,领头的官兵气愤的看着青年男子喊道:“你这家伙,消遣··”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声后传来几声惨叫,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蒙面人,瞬时间已经将杀死了五个自己的人。一个个忙脚乱,却被蒙面人不到片刻就全部杀死。

一边的汉三看到这一个个官兵被轻易的杀死,吓的瘫坐在地上,连逃跑都忘记了。

蒙面人杀完所有官兵,一步步走向青年男子,这是陈怡然也被外面的厮杀声惊醒,慌忙跑出来是,蒙面男子已经一掌打在青年男子头上,顿时青年便当场毙命,还没等陈怡然质问,旁边得木屋内一个大着肚子的女子凄厉喊道:“汉三···汉三··”边喊边向外面跑。

蒙面男子眼光一冷,扬手就要打下去,这时陈怡然慌忙扑了过来,挡住了女子,蒙面人慌忙收手冷冷的说道:“让开··这贱女人竟然怂恿自己的男人报官。”

陈怡然冷冷的说道:“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她怀着身孕,你就放过她吧!你要是不放了她,我就咬舌自尽,让你的买卖做不成。”

蒙面人冷冷的看了陈怡然一眼,狠狠的说道:“好!我不杀她。”

陈怡然听后缓缓的起身,谁知蒙面运起内力一掌打在了女子的头部,顿时那女子的身子便软了下去,没了声息。

陈怡然顿时对着蒙面人又踢又打大怒道:“你这家伙,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你还是不是人啊!”

蒙面人面色一冷,手指运力以极快的速度在陈怡然身上封住了陈怡然经脉,顿时陈怡然的身体便不能再动。蒙面人缓缓转身去牛棚牵出马,将陈怡然抱上马,急速向村外疾驰而去,被封住经脉的陈怡然心中伤痛道:他们一定是为了救我,却不想反而丢了性命,虽然他们不是我杀的,却是因为我而死的。想到此不由的流下泪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31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