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光棍日留守媳妇 放荡日记高H

“萧沐擎你给我记住!”要不是不想受伤,乔洛夕真想一下子冲到里面把萧沐擎给逮出来,她就知道萧沐擎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不给她找点麻烦的话就不是萧沐擎了。看着萧沐擎不动声色的窃喜,乔洛夕越想生气,整张小脸都快贴上巨大的玻璃门去了,奈何对面的萧沐擎却也只是轻蔑的笑了笑,完全不把乔洛夕放在眼里。

“宋小姐觉得不合胃口?”林叔见宋衣纯什么东西都没动,还以为是厨房的东西不讨宋衣纯喜欢。作为萧家的管家,却让夫人的朋友对食物不满意,这让林叔觉得异常内疚。

“别管她,饿了她就会吃的。”宋衣纯还是不说话,只是嘴角依旧高高翘起,乔洛夕随即没好气的回应了林叔。这家伙就不能换点新花样,来来回回就这么点把戏乔洛夕都快能背下来了。

“你!”宋衣纯听闻乔洛夕的话,直接端起桌上的牛奶猛地惯了一大口,然后直接出了饭厅。临走时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下乔洛夕,生怕对方没有看见她的小动作似的,宋衣纯只差没有点名道姓的喊出乔洛夕的名字了。

“这……”林叔也对此时的状况有些懵然,宋小姐这是在闹脾气?果真是年轻人呢,看来他还真是老了,连这个都没发现。

“我吃饱了,先走了。”乔洛夕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特地瞟了一眼坐在对面正一脸悠闲的拿着报纸看得津津有味的萧沐擎。

“夫人你……少爷……”好吧,林叔只得收回自己的话,看来夫人和少爷之间也有点小插曲呢。不过夫妻之间不就是这样才能感情越来越好吗?想到这里林叔也就没这么担心了。

“乔总监早!”

“乔总监早!”

萧氏集团门口来来往往,穿着精致妆容细腻的员工隔着老远都和乔洛夕热情的打着招呼。乔洛夕还是第一次这么早就来公司,果然愤怒是可以转化为动力的。去他的宋衣纯和萧沐擎,现在她得专心的忙活自己的工作,其他的事都得统统靠边站。

不过等到乔洛夕刚刚推开研发部的大门,就只看见办公室里少得可怜的人,唯有几个新来的实习生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乔总监来了别聊了别聊了。”其中一个眼尖的实习生看见来人是乔洛夕之后,随即打发众人散去,于是其他的人也就直接和乔洛夕打了招呼便三三两两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再谈其他。

虽然觉得哪里是有点怪怪的,不过乔洛夕还是笑着回应了大家,然后便直接回到最里面自己的办公室。怎么她总觉得这些人在背后说的事情和自己有关?不然她们怎么见到自己就像见到鬼一样那么心虚。乔洛夕隔着百叶窗的缝隙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好像又没有什么不对,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宋衣楚赶回医院的时候,徐曼的病房已经空空如也,吓得宋衣楚急忙逮住一个值班的护士问道:“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呢,下午的时候不是还在吗,现在怎么回事人呢?”看不到徐曼,宋衣楚的心立即仿佛就被活生生的揪了起来。千万不要是她自己想的那样,徐曼一定不能有事。

“你先放手冷静冷静,你是病人的家属?病人刚才突然有了反应,所以现在正在急救室里观察,具体情况还得等医生出来才知道,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带你过去。”见宋衣楚这么着急,小护士急忙解释道。

“嗯好,你快带我去!”宋衣楚慌张的回应道。

“玥珂!”宋衣楚跟着小护士,果然就看到宋玥珂和王阳旭已经等在病房门口。“现在是什么情况?”宋衣楚不明白怎么自己就离开这么一会儿,徐曼就出了这种事,医生不是说已经脱离了危险,那现在的情况又怎么解释?

“你先别着急,徐曼姐突然有了反应,然后,然后就这样了,不一定是坏事,或许是徐曼姐要醒了也说不定。”宋玥珂小声的安慰着宋衣楚,眼睛却不经意的瞟了瞟坐在椅子上的王阳旭。这人一听到医生说徐曼有动静,跑得比谁都要快,这和他之前对徐曼只字不提的情况比起来还真是相差甚远。果

不其然,听到自己说徐曼可能会醒,之见王阳旭立马露出一副坐立不安的表情,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但宋玥珂可没有放过。

“那就好……”得到宋玥珂的解释,宋衣楚立马安心了不少。还好徐曼情况没有恶化,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没事的,我们安心等消息吧。徐曼姐会挺过来,医生说她的求生欲望很强。”宋玥珂装作不经意的继续说道,却故意把后面一句话声音提高了不少。心虚的人呢大概都是听着有意的人不是么?

“乔总监,这是下面的人刚刚提交上来的最新的和乔氏企业达成一致的合约书,你看一遍要是没有问题的话今天我们就可以和乔氏签约。”y看到这份合约最终敲定的价格的时候为此吃惊不少,虽然早就耳闻乔总监的娘家就是乔氏企业,而且y也相信乔总监不是那种会以权谋私的人。可是任凭谁知道这比交易最后敲定的价格,恐怕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吧,因为实在是远远低于萧氏其收购其他企业的一般价格。

萧氏集团的人因为乔总监的关系肯定不敢胡乱压价,所以这样的结果只能表明乔总监在中间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在乔氏和萧氏交涉之前,对方就一定把价格压到了最低,这也是萧氏集团能过这么快就能通过此次收购合约的原因。

只是y想不明白为什么乔总监要这么做,如果只是为了规避自己和乔氏企业的关系,那她完全可以安排别人去谈此事,而不必自己去谈。这样的结果倒是真的赌上了萧氏不少人的嘴,可是y现在担心的是乔总监在乔氏那边会不会不好交代,毕竟作为商人来讲,利益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

“没问题,既然已经谈妥了,那就直接签约吧。”乔洛夕拿起文件看了看大致的内容,却没想到乔振国的报价竟然这么心虚。看来自己想得不错,乔振国在珠宝产业这一块儿根本就没有多少经验,以致于他一次次的把丹兮拉下马来。现在到了要变卖丹兮的时候,乔振国已然无法正确评判丹兮的固有价值,所以才会给出这么低的一个报价。

乔洛夕不是没有注意到y此时欲言又止,看来乔振国的这一个报价还真不是一般的低。这下好了,连y都这么不淡定了,乔洛夕已经可以想象出萧氏的人拿到这份价格的时候的惊讶,恐怕第一时间都会觉得是弄错了吧。

虽然知道乔振国急着把丹兮出手,而且经过自己的一番游说,她也相信乔振国为了不让萧氏集团对丹兮的现状进行更加彻底的分析,所以肯定不敢报出一个高于市场的价格。

只是当乔洛夕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她着实也都被震惊了一下,甚至她都可以猜出乔振国是如何偷偷摸摸且又万分着急的进行此事的。因为但凡乔振国有一丝愿意把件事公开透明化的意愿,好好的找一个专业的资产评估师来评估丹兮的价值,所得出来的报价也不会这么低。看来乔振国的性格确实太过多疑,除了他自己之外恐怕就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了。

怎么说呢,这件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虽然并非自己的本意,但是乔洛夕却也丝毫不为乔振国觉得可惜。在她看来,丹兮对于乔振国来说真的只能算是一个拖累他以及乔氏企业的大包袱而已。

这次萧氏集团就乔氏企业的合作协议通过的这么快,想必也在一定程度对于乔振国来说能够算是一颗定心丸。甚至乔洛夕都觉得乔振国此时估计心里还在为这件事窃喜不已吧,因为他应该也没想过丹兮这个包袱再它榨干所有价值的时候竟然有一天也能换成多余的钱吧。

“那……好吧。刚才下面的人来说乔氏企业也已经收到了我们的答复,而且那边说随时都可以签约,并且希望越快越好。那乔总监你看这事?或者需不需要再缓两天还是就这么直接就把这事给解决了?”既然乔氏企业那边都对这个价格没有异议,而且乔总监看起来好似也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y也不好过问什么。但是乔氏给的这个价格,她还真的挺好奇其中的秘密的。

“既然乔氏企业已经和我们谈妥,并且对方希望赶快把这件事敲定的话,那下午你和我一起去乔氏企业就行了。”乔洛夕坦然道,整个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好像自己就是一个外人一样。

“对了y,再叫上几个其他部门靠谱的人一起,至于合同的话暂时先不用拿给萧总,等我们这边和乔氏企业签约之后你再直接向他汇报就行。”乔洛夕果断的吩咐y。乔振国既然迫不及待,那她也没什么好纠结的,早点完事丹兮也能早点从乔氏里跳出来。没想到连后续的事情也能这么快就办成,要说不开心这倒是不可能的。

“好的乔总监,我马上就去安排。”y听从乔洛夕的指示出了门,着手开始准备和乔氏企业的签约工作。工作使人进步,这一直都是y的职场座右铭,她坚信只有不断努力,才能更为更加优秀的人才。虽然她现在也想不通乔总监以及乔氏企业到底有什么协议,不过跟着乔总监总是没错的。

此时沈念沁正气鼓鼓的坐在北明山杨家的饭厅里,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着旁边的佣人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刚刚新榨的果汁。虽然食物的香味很浓郁,但是这也无法抵消沈念沁对于叫她起床的这份怨念。

同样都是客人,凭什么温乔被这里的人伺候得像个祖宗,而且这些佣人从来都不会去催温乔。那自己呢,这都算什么事?沈念沁在家里的时候随便什么时候起床都没人敢催自己,可是到了杨家却还得每天被人喊起来吃早饭。

杨家的人都和杨屹杨銅一样,没一个让自己省心的,全都是一群不懂得变通的货色。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人还搞些什么晨昏定省的规矩,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古代呢。

“你要是不吃的话可不可以离开餐厅,真是吵死了!”杨屹见沈念沁一手漫不经心的敲着面前的玻璃杯,一手托着腮不知道在胡乱想些什么。盘子里的香肠和鸡蛋也大都被沈念沁弄得乱七八糟没有一点完整的样子。别人他管不了,自己大哥可以对着沈念沁这种人视而不见,但是一向被杨老爷子教育着吃饭要守规矩的杨屹是看不下去了。

“你管我!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关你什么事,你们做的东西比沈家的难吃多了我可吃不惯!”沈念沁不耐烦的对着杨屹做了一个鬼脸,嫌弃的表情呼之欲出,仿佛自己坐在餐厅就已经是给了对方莫大的面子。

“哥,你看她!”杨屹虽然心里气不过,倒也知道自己不能像沈念沁一般这样仗着她自己是女生就耍赖皮。

无法,杨屹却也只能求助于坐在邻座的杨銅,毕竟在他心里自己哥哥是除了爷爷之外的这个家里的一家之主,至少在这里是这样。他就不相信了沈念沁还真敢自家大哥面前放肆。

“都多大的人了?你是要吃奶还是怎样?整天说不过我就知道叫杨銅哥哥,不是我说你,杨屹你怎么从小到大这点毛病就一直没改过呢。我就说你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偏不信,还非得在我面前耍横是吧,有本事就直接说啊,搬救兵算什么事!”沈念沁见杨屹开始求助杨銅,心里便对杨屹是越发的看不过去。合着这家伙现在还没断奶一样,还像以前小的时候一样被自己弄哭了就开始喊杨銅。不过杨屹这次总算聪明了一把,至少杨銅她是真的不敢惹的,从小都不敢!

“你!行行行,那我不吃了总行吧,有些人的样子看着真是倒胃口!”杨屹生气的二话不说就把刀叉放在了盘子里起身迈步走了出去。沈念沁这家伙什么都会,恶人先告状这个伎俩都是学得溜溜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23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