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紧致的_我的大狼狗总裁

曼芸走上前两步直接跪到了地上,泪汪汪的大眼睛祈求的看着秦易,希望他能有一丝怜悯:“秦总,我保证以后会恪尽职责,不会再犯不该犯的错,无论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您别辞退我,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求您。”

秦易拨电话的手顿在了那里,只顿了一秒把电话丢在办公桌上,坐到椅子上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几口,情绪得到了些许平静,在烟雾背后看了她一会儿道:“我给过你机会,曼芸,”顿了顿,吐出一口淡雾:“这是你自己选的。”声音听起来低低哑哑带着警告。

曼芸一时没听懂,是说之前把她又调回来是给她的机会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擦了擦眼泪真诚的看着秦易道:“对不起秦总,我知道我不该在出差时间喝酒的。我保证再也不会在上班时间喝酒了,请您相信我。”说完又觉得诚意够补充道:“不不,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我保证。”

秦易续上一根烟,笑了笑,有些讽刺的笑,她看不懂。

“秦总,我外婆生病了急需用钱,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

秦易冷笑一声:“不是那种女人?”伸出手弹了弹烟灰。“那你给我说说,会去会所找男公关的女人是哪种女人?”

“我,”曼芸想辩解,可才说了一个字,就发现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整个过程秦易都撞见了,她怎么解释?

“这么说吧曼芸,你可以出钱跟那些男公关乱搞,或者可以随便和任何男人乱搞,但是不愿意自慰给我看,是这个意思吗?”秦易眼睛半咪笑了笑,虽然是笑可曼芸看着异常害怕,她知道他这是生气了。与刚刚的暴躁不同,这怒意是发自心底,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嗜血戾气:“意思就是我比不上那些男公关对吗?”说完最后一个字,眼神变得锋利异常,曼芸吓得直发抖。

“秦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曼芸颤着声,在脑袋里思索半天应该怎么应答。硬着头皮接着说:“我,我不会,我没有那个过。”她把头缩在脖子里,脸红成一片。

其实她也不算是说谎,没有性经验,最近也才开始做春梦,而做春梦时无意识的自慰她并不清楚。

秦易又看了她一会儿,捞过桌子上的手机点了几下。把手机丢到桌子上,冷冷的道:“打开看看。”

曼芸不敢看他的眼睛,那眼神太有威慑力,她该根本无法招架,再加上现在的这种冷漠语气,心底发寒。让她看什么?让她看怎么自慰吗?自慰视频?没想到秦易有这种嗜好,犹豫了会儿还是颤抖着手拿过手机,按开屏幕。手机并没有设锁,划开真的是一个视频文件,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秦易,深吸一口气点下播放按钮。

“啊啊,啊,秦易重一点,再重一点。我要,我要。”

床上赤白裸体的女人扭得像蛇,皮肤红艳得能滴血。叫声酥浪噬人心骨。双腿大张,一只细白的手指插在嫩红的哪一处,来来回回进进出出。另一只在不停揉捏着白乳,画面相当淫浪,是她的自慰视频。

曼芸手一抖,手机掉到了地上。但视频还在播放。女人叫的浪荡,声音还很大。

“啊啊啊,操我,秦易操我,使劲操我。”

赶紧捡起来关掉视频。脸直接红成猪肝色,手心直冒汗。看房间的布置应该是出差时住的酒店。也就是说那夜他在,没有走。还录了视频。自己居然一边做春梦一边自慰吗?

“我,我。”曼芸舔舔干涩的嘴角,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

秦易灭了烟,起身走到她面前,手指牵起她的下巴,促使她直视他的双眸:“这不是自慰吗?一边意淫和我做爱,一边和别的男人约会上床?曼芸,你真浪。”

“不是,不是,没有,我没有。”曼芸心虚,撇开眼,这下子说不清楚了。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因为身体没怎么被男人触碰过的关系吗?她感觉秦易手指碰上她皮肤的瞬间心都要跳出来了,而且小腹升腾起强烈的震荡感,这种感觉迫使下体极速紧缩,浑身激起一阵痉挛,连血液都在颤抖。这种感觉美好得她想叫,想不顾廉耻的呻吟。是缺乏男人滋润的关系吗?

他说她和别人约会上床?约会她有,上床还没发展到。她是不是应该考虑下加速这个进程?

秦易收回手,拿纸巾使劲的擦了擦勾过她下巴的手指,把纸巾揉做一团朝着曼芸身后的垃圾桶抛了过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22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