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被舔小 吸奶,乡村玉米地的兽性

一恒并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她现在每天都忙碌于工作,回来还要哄着向征,都没多余的心思考虑其他。

可一旦有空,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幕幕还是在眼前闪现,左易的告别,向涵的离去,还有向渊的不安。

洗完器具一恒便坐在椅子上休息,双手无意识地揉捏面团,吴师傅见状不由笑道,“这么心不在焉,你干脆下班吧。别太逞强,放松并不等于示弱,一恒,你明白吗?”

一恒顿了顿,低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没头没脑地一说,也就吴师傅这上了年纪的人能悟出她的为难,吴师傅给她做了一杯热巧克力,坐到她身边,“迷茫什么时候都有,两眼摸黑随便走一条路也是走,慎重挑选到最后也可能会错,如果真的不知道,掷硬币也是种选择方法。一恒,你还年轻,让自己困在痛苦中,不觉得浪费时间吗?与其原地踏步,不如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拍拍一恒的肩,吴师傅笑道,“心脏很小,容纳了恨就没办法爱别人,其中得失你分得清的。”

一恒慢慢喝掉杯中热茶,她感激吴师傅的劝导,他的话和暖甜的巧克力流淌进来,浇化了心头坚冰。她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彻底和过去说再见。

成长至今,爱情已经不是她生命中的全部,青葱年少的执拗和绚烂已离她远去,她想要的只是过好自己这段终能重新开始的人生。

收工后,林店长递给一恒一份文件,“里面是我开二店的计划书,你回去看看,一恒,现在资金并补充裕,你要是有钱,别藏着掖着,尽管借给我,我会还你利息。”

一恒笑了笑,“我会尽力的。”

将文件放进背包,一恒走出后门,远远地便看见向渊斜靠在门外,他明显也听到她的脚步声,迅速朝她看来,两人的视线在半空相遇,一恒响起吴师傅说的话,不禁停下脚步。

她不走,他就去。

向渊快步来到她面前,“累不累?”

她闻到他无孔不入的气息,强势却热切,护着她疼着她,密不透风。

她摇摇头,“……不累。”

湿冷的夜风迎面吹来,却吹不散十指交扣间的热度。

他从她身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觉得那一块空落落的地方,被温暖塞满。这种感觉比爱情还要弥足珍贵。

两人到家时向征居然还没有睡,儿子单纯的笑脸能够驱散所有负面情绪,一恒惊喜地走过去,从摇床里抱起他,“不困吗?”

向征窝在妈妈柔软的怀抱里,呀呀乱叫,眼睛圆溜溜亮晶晶,嵌在粉嫩的脸上黑曜石般闪耀。他已经有十四个月大,最近能说出些单字,其中最多的就是“亲”。

“亲!”向征对着妈妈撅起嘴,一恒哭笑不得,亲了他一口,又哄他,“你喊妈妈,妈妈就再亲你一口好不好?”

“唔……”向征歪着小脑袋,露出奋力思索的样子,在向家二老的笑声中,也跟着大笑,在一恒怀里扭来扭去地撒娇,“麻麻,亲!”

眼见一恒又宠溺地低下头,向渊忙抱过向征,对他勾起唇角,“爸爸亲你一口吧。”

向征迅速嘟起嘴,目视着向渊越来越近的脸,两眼一闭,小脸一别,装睡。

向母笑得前仰后合,“征征嫌弃你呢!这鬼灵精,吃药的时候也是这招!”

向渊气得想揍他,可孩子粉雕玉琢豆腐做的一般,他哪里舍得下手,只能在父母的嘲笑中无奈摊手。

虽然之前吃过东西,但向征看到爸爸妈妈吃晚餐,也张牙舞爪地愤愤哼气,被喂了些米糊,一恒抱着向征上楼,给他洗澡。他酷爱玩水,平时和一恒一起洗澡能折腾近一个钟头才心满意足地出来,不过天气还不算热,即便家里温度适宜,也还是不适合长时间玩水。任向征玩闹一会,一恒手拿浴巾,来到浴缸前,“征征,出来吧?要睡觉了。”

对待孩子,她又温柔又有耐性,嘴角时常挂着笑,如风中摇曳的小茉莉,与和他交往时的冷淡全然不同。向渊凝视着她,心中一片柔软,还带着些醋意。

接受到一恒的眼神示意,向渊回过神,抱起向征,帮他擦干净身上的水渍,就放到床上,由一恒帮他穿衣服。小孩子活泼好动,还十分灵敏,小胳膊小腿扑腾乱动,一个不留神就站了起来想往外爬,一恒便哄着他,不停地吻他,终于让他安静下来,乖乖地穿上衣裤。

等让精力万盛的向征睡着,一恒长舒口气,察觉到向渊坐在床边,瞬也不瞬的凝视自己,她心头一紧,“那个……”

向渊正愁不知道说什么好,听她开口,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恩?”

一恒闪躲着他过于明亮的眼睛,羞于开口自己的请求,但林店长的确是有困难,她也很想帮他,“我想……我想和你借一点钱……”

“钱?”向渊皱皱眉,紧张道,“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20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