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三个人一起爱-因为吃醋男票干了我

借梁四喜的身份证是肯定是行不通的,按银行的说法,旧钞换新流程那么严格,照片和人对不上号,多半是过不了审核程序。

也不能让梁四喜代替她出面去换钞,在这笔钱的数额太大,尽欢也不想考验人心。

不能借用别人的身份证,也不能让别人出面,尽欢就剩下亲身上阵的一个办法。

亲身上阵之前,尽欢首先需要一件合理合法的身份,办个身份证又不难。

对于办身份的流程,尽欢也是驾轻就熟,不过做生不做熟,尽欢乘天星小轮过海,到对岸的中环另外找了照相馆和警署。

有青蟹和红杉鱼开道,顺利拿到了快照,身份资料的审理效率也很高。

为了避免以后双户籍产生不好的问题,尽欢并没有用真名,而是取了个新名字作为马甲。

昨天她跟胡导说她姓余,她小名又叫小鱼儿,干脆就叫“余又年”。

除了取“年年有余”的吉庆寓意之外,主要还是因为“余又年”三个字简体繁体都通用,笔画还简单书写方便。

办好身份证之后,尽欢在中环逛起来,顺便多找两家兑换新钞的银行。

港岛的城市化水平,在这个时期,已经非常高了。

中环作为港岛的最重要的心脏,更是其中翘楚。

中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康乐大厦。

康乐大厦就是几十年后的怡和大厦,在几十年后54层178米高的楼可能不算什么,但在七十年代却是港岛乃至于东南亚最高的摩天大楼。

领事馆和市政机构也大多都在中环,各银行总部、金融机构在这里设点驻扎,大小商业公司也都往这边靠拢聚集。

中环作为港岛的政治经济商业的核心位置,其繁华程度可以想见。

寸土寸金的土地,当然要物尽其用,中环商业街区的土地容积率是非常大。

各种已经建成和正在修建的大楼,一栋挨着一栋,但高楼大厦之间的街道却不算宽阔。

所以中环的商业街道,给尽欢这个内地人的印象不仅是繁华忙碌,还有一种非常逼仄压抑的感觉。

用身份证在中环几个英资银行预约好明天的换钞服务后,尽欢就到商业区开启了购物狂模式。

她的首要目标不是中环遍地开花的奢侈品和高档商品,而是生活用品和女士用品。

要不说港岛是富人的天堂呢,只要兜里钞票充足,就几乎没有办不到的事儿。

买生活用品这样的小事,简直就是小儿科。

别说港岛的百货大楼多到数不清,就是一般稍微大点的杂货店,就可以把生活用品一站式购齐。

要是懒得逛,顾客一个电话就能让商场按照要求备货,选好包装好之后送货上门,只要顾客能给得起服务费和小费。

尽欢空间里的钱不少,在港城这么富裕的地方,她也能算得上小富婆,不过她还没那么奢侈阔绰。

而且多少年没有逛商场了,还是自己逛,比较有意思,顺便也能满足积压多年的购买欲。

之前在内地,就是尽欢想逛,一来内地也没有那么大的商场,二来也没有那么多票证啊!

就算是票证充足,尽欢也不敢理直气壮地买。

低调做人做事,才是这个特殊年代的王道啊!

而且内地的物资匮乏,有些稀缺的商品经常缺货,空空如也的柜台和拽的二五八万的售货员,真是会让人欲哭无泪。

内地侨汇商店不能上柜的内衣和卫生用品,在港岛种类齐全花样繁多,摆在货架上,想怎么选就怎么选。

卫生巾和内衣泳衣,尽欢一买就囤了好几年的量。

衣服鞋袜尽欢买的基本都是内搭,反正穿在里面,别人看不到。

毕竟港岛的潮流时尚的衣着,跟内地的根正苗红的艰苦朴素差太远了。

港岛的制衣行业发达,相信想要买布料也不难,尽欢打算在离港之前,去布料市场转一转。

鞋子尽欢也只挑了一些款式简单稳重、质地轻便柔软的皮鞋。

徐祖爷一直不乐意穿皮鞋,嫌弃皮鞋太笨重了,尽欢给他挑了几双小牛皮的鞋子。

皮质柔和轻软,款式却不是年轻时尚的那种,而是专门针对中老年人的款式,跟内地的鞋子差别很小。

后来看到居然有小牛皮和小羊皮的靴子卖,忍不住下手买了几双。

有两双靴子,尽欢刻意买大了一个号,到了冬天在里面加上皮毛鞋垫,就是当时毛靴子了。

在百货大楼看到运动用品店时,尽欢瞬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内地现在就流行只有两项运动兵乒球和游泳,别的运动基本看不到。

现在看到这么多运动器材,尽欢更不可能空手而归。

各种常见的,对场地要求不高的球类,她都没有放过。

球以及球拍,买的都不是单个的数量,都是一打或者好几对地拿。

她大肆购买的架势,让售货员误以为她是为学校采购体育用品的老师,还问她是哪个学校的。

尽欢也没有忘记买运动鞋和运动内衣,运动鞋倒是还好,虽然没有几十年后的功能强大,但总的来说很适合运动,穿着还是舒适。

运动内衣除了样式长得跟几十年后的差不多,防震效果和固定效果几乎为零,还不如尽欢直接裹纱布。

提到纱布,那就不得不说药品和医疗用品。

港岛的医学还是很发达,也允许私人医生和私营医院营业,在处方药管理也不算严格。

尽欢接连跑了几家药房药店,买到了一大批内地稀缺的处方药和非处方药,顺便还买了点医疗工具和器材。

估计以后很长一算时间,她义诊都不会再缺药了。

除了药品和医用小器材,还去书店买了不少医疗方面的书籍和专业期刊。

尽欢在一家图书馆磨破了嘴皮,才让人家同意把近几年过期的医疗期刊卖给她。

齐寅桐经常感叹信息闭塞,不能跟上国际医疗机构学习交流,学医闭门造车故步自封最要不得。

就这么血拼到了中午,尽欢又累又饿,她觉得她的血槽都要空了。

搭天星小轮回去,梁四喜早已经面试结束回酒店了。

看她伏在桌上,继续扒拉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尽欢就知道她的面试不大顺利。

不过梁四喜倒是没有一点气馁,兴致勃勃跟尽欢聊她今天的面试的感受。

“那个面试我的人说,他们是基金公司,啥鸡啥精我也没弄明白,就觉得那个办公室看起来真高档啊!”梁四喜感叹道。

啥鸡啥精?尽欢对梁四喜这个粗暴直接的解释忍俊不禁。

“不是啥鸡啥精,不管啥鸡都成不了精。基金是啥具体我也不清楚,但听载我们过海的蛇头提过一嘴。

大概意思就是,基金公司向个人和群众募集金钱钞票,再把钱投到股票、债券市场上。

等挣钱有收益了,就给之前凑钱的个人和群众分钱!”

“这不跟旧社会借给钱庄放水钱差不多吗?”梁四喜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

尽欢笑着说道:“意思好像也差不多,不过基金公司也可能投资失误,总之有亏有赚有风险!”

“那要是把顾客的钱亏没了咋办?”梁四喜就是个好学的问题宝宝。

“凉拌呗!”尽欢耸了耸肩,“这世界上哪有稳赚不赔的买卖?投资本就有风险的,要想钱生钱,那就要做好连底裤都赔光输掉的觉悟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18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