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姐姐和闺蜜与我车震 小肚子鼓起按h

离开医院的时候,我留了联系方式给木梁,要是医院有什么事,让他随时找我。

当天回去之后,我打了电话给段雨琛,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到最后直接关机了。第二天,我约了段薇灵出来,把木灵儿的事情告诉了她。

“这么说起来,她倒也的确是可怜,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可怜人。无论导致她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她自己该承担的总是占大部分的,自己所做的事,就该付出代价。”段薇灵冷静地说完这段话,让我觉得,她是个真正的段家人。也好,不然,我也不好跟她谈了。

“你的观点我认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不管好坏与否。”我直视着她,漠然地说出这句话。“不过,我今天找你出来不是来评论她的,我是来跟你商量解决办法的。”

段薇灵举起面前的紫砂茶壶,给我们俩的杯子里都添了一点茶水,举起青花瓷杯喝了一口,“你先说说看?”

“木灵儿那边,等她身体恢复之后,我会跟她谈。你负责找到段雨琛,就告诉他,不要再逃避了,那个女人不会再找他的麻烦,任何人都不会。但是,到时候,他需要去跟木灵儿见一面。”我边观察着她的脸色,边说。

她拨了拨左耳上的红宝石耳坠,淡淡道:“这个可以,那你打算怎么跟那个女人谈?”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我会处理好,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会再找你。”我也喝了一口茶,这是上好的普洱,入口清香,“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是段雨琛的女朋友,要是不能让他亲口承认,那你的脸往哪里搁?”

见她听到这话,眸色暗了暗,我继续加了把火道:“我是知道,你当时是为了让木梁相信你,立刻离开省得把事情闹大,才那样说的。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最后一句话,我故意说得慢而轻,嘴角还带着些许的笑意,似同情又似嘲讽。果然,段薇灵道:“好,那句先听你的,就冲你能俘虏段翊枫,我相信你的本事。”

谈话愉快地结束了,接下来就该是实行的时候了,只是,出茶楼的时候,段薇灵对我说了一句:“真想立刻知道你会对自己的朋友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去处理这件事。”

她说完这句话就率先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再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们,行色匆匆的路人,心头何止是悲凉二字可以形容。只是,我还是保持着最优雅的笑容,那样无懈可击。

下午我就去了医院,看看木灵儿醒了没有。

我过去的时候,还看到木梁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眼睛半眯,也不知睡着没有。我刚要走过去,他突然睁开眼睛,朝我走了过来。

“灵儿怎么样了?”我轻轻问道。

“还没醒,医生说她是自己不愿意醒过来。你能不能把那个姓段的混蛋找过来?”木梁垂着头,有气无力,却又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道:“现在,恐怕只有他能叫醒灵儿了。”

我一惊,不愿醒来吗?灵儿,你的心情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曾经,我也有过这种感觉。宁愿永远沉沦在梦里,就算没有光亮,也愿意,总好醒来面对更加黑暗的现梦里。午夜梦回的时候,至少还能看到一点曾经美好,期待的东西。

可是灵儿,我告诉你,如果你的世界只有痛苦,就算躲在梦里,也只是一遍一遍回放那些痛苦罢了。它们就像魔鬼,会紧紧缠着你,永远无法摆脱。与其如此,倒不如醒过来,也许,还有峰回路转的可能。

“这个再说吧,如果再过两天,她还没醒,那我就把他找过来。”我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想来想了想道:“你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吃东西了,我先带你出去吃点。”

“我不去。”他一口回绝,“要是灵儿醒过来怎么办,这边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没有,这么多医生,不缺你一个,你在这边有什么用。”

“可是,灵儿她只有我一个亲人了,至少,在她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能见到我。我也是,我也想第一时间就知道她的状况。”

“灵儿醒过来,第一眼想看到的,不是你。”我毫不留情地打击他,“何况,你要是饿出毛病来了,到时候谁照顾你,又有谁去照顾她?”

“是啊,我们兄妹俩,在这个城市,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现在,灵儿还躺在病床上,而我,也失去了工作。”他痛苦地抓住头,“不要说别的了,就是连她的医药费我都拿不出来。”

本来,一个服务生就没有多少收入的,他竟然敢跟段家的人动手,酒店怎么还敢继续要他。

“你放心,灵儿是我的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医药费的事你别担心,至于其他,等她醒过来,我也会想办法帮她的。”

“灵儿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他有点不太相信。

“你不记得她以前是在高氏集团工作的吗?”

“你以前也是高氏的员工?”

“算是吧。”我无意和他多做解释,只说:“你到底跟不跟我出去吃饭?”

“好吧。”木梁终于点了点头。

我带他去了一家湘菜馆,以前木灵儿喜欢吃辣的,我想兄妹俩的口味也许会比较像。

“灵儿最喜欢吃剁椒鱼头了,她说,那味道,辣得过瘾,够带劲儿。”我点了一盆剁椒鱼头,木梁看着它,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多吃一点,吃饱了才有力气照顾她。”我劝道。

“我看得出来,你跟其他姓段的人不一样,我相信你。我现在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亲人,我愿意听你的,可是,你终归是段家人,我不想要你的施舍。灵儿的医药费,就当是我借你的,以后,我一定还给你。”

倒是还蛮有骨气的,我听了笑了笑,“我也没说无偿送给你啊,当然是要还的,不过不急,等你有能力还再说好了。不过,我有点事情要问你,你可千万别瞒着我。”

“什么事?”

“你是不是喜欢灵儿?”我直接就问了出来。

木梁一听,原本在夹菜的手突然就顿住了,筷子掉落在桌上,脸色变了变,道:“她是我妹妹,我当然喜欢。”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讽刺一笑,接着道:“你不是想让我帮你们么,要是你什么都不告诉我,那我怎么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没有什么要告诉你的。”木梁站了起来,对我冷冷地说道:“段夫人,你愿意帮我们就帮,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要是想以此来威胁我什么,那我劝你,你就别白费心机了,没用的。”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我没拦着他,我知道他早晚会主动来找我的。

回去后,我打了个电话给郑伯,问了他一下关于灵儿的情况。他告诉我,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只是,今后的事就要看那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接下来几天,我还跟没事人一样去杰颖上班。跟孟姐相处了这么一阵子,我学了不少东西,跟她的关系也好了不少。她见我很疲惫的样子,问我是不是安排给我的事还是比较困难,累到了。

我笑笑,“怎么会。”继续集中精神处理事情,不懂的地方就请教别人,或问孟姐本人。累的事情永远都会有,不止是身体,更累的其实是心。可是,再累,还是要坚持下去,只要你还想活着,只要你还想在这个世界上挣扎。别的事再多再累,都不会影响了我的正事。何况,我做那些是为了什么,不还是为了最后的大事所准备的么。

又过了两天,木梁还没有打电话给我。不过,郑伯告诉我,木灵儿已经醒过一次了。本来是想瞒着她的,至少等她身体恢复一点再说。可是,木梁的演技实在太差了,加上女人本来就敏感,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由于过于激动,她又晕过去了。

这天中午,我想着,几天都没去段翔钦那边了,晚上要不要去一下。一开始说的每天都去是不可能的了,但是隔了几天也该去看看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木梁。呵,他终于忍不住了。

“喂,木先生,有事么?”

“灵儿她醒了,又哭上了,我怕她再晕过去,你能不能来一下?”听得出来,那头的木梁很着急。

“好吧,我看看排不排得出档期,再决定要不要过去。”我故意慢条斯理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跟孟姐、钱瑶打完招呼,我就开着车像医院疾驰而去。

护士长说,木灵儿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并亲自带我过去。才到走廊,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了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喊声。

“她啊,醒过来就哭,上次已经哭晕过一次了,现在又哭上了,她可不能再受刺激了。”护士长说着叹了口气,“唉,也不知哪个男人,这么狠心。”

“那你们怎么不给她打镇静剂?”我越听越是皱起了眉头。

“已经打过一次了,那东西,不能多用。”

“我知道了。”等护士长走后,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着里面的哭喊声渐渐弱下去,变成了低低的呜咽声。就像是一只失去孩子的母猫,在无边的旷野里,在黑暗的角落里,悲鸣着。

突然,呜咽声没有了,却听到里面有争执,紧接着是“哐当”一声,然后是木梁的大喊:“灵儿,你干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17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