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妻子三人行感受,新认识的女11p

第十四章

门被轻轻合上,走廊里的灯光从门缝里彻底消失,包房内重新陷入了昏暗。

余耿耿暗骂了一声,心想他不过是来应聘个打手,竟然莫名其妙地陪起客来了,哪有工资待遇都没谈就直接干活的。

他笔挺地戳在门口,一动不动,准备静观其变。

裴云旗又坐回了沙发上,冲他招手:“过来。”

余耿耿半点没有挪动位置的想法,垂眸笑笑:“裴先生你们有要事相商我怎么好过去掺和,不如就站在这吧,您有事喊我一声就可以了。”

裴云旗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即使少年的态度和语气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可这依旧掩饰不了他拒绝自己的事实。

点烟的动作顿了顿,烟身被捏出了一道不轻不重的印子,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总是能最大程度激发他内心的恶意。

到底是真是假,他还要再看一看。

见此,其余几个男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玩味的眼神,等着看好戏。

裴云旗似乎没有什么耐心了,眼神冷冰冰地看着他:“花花,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语气很平静,周身强硬的气势却压得人头也不敢抬。

余耿耿表情一僵,倒不是被吓的,他没想到,花花这个名字从裴云旗口中念出来杀伤力会这么大,仿佛是杀手在毫无感情地宣布枪毙名单。

郑伟泽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花花不愿意和你坐,就别逼他了,我看不如还是坐我旁边——”

余耿耿:……

裴云旗一个冷淡的眼神扫过去。

郑伟泽顿时面色讪讪地闭上了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假装无事发生,内心却恨恨地骂了一句:横什么横,当谁不知道呢,就算翻身了也改不了你私生子的出身。

裴云旗这个名字是几年前在G市异军突起的。

那会还没几个人放在心上,毕竟他只不过是裴家从外头接回来的一个私生子,年纪也不小了,能撑多久还不一定呢,想必翻不出什么浪花。

谁也没想到,这个男人一路上就跟开了挂一样,打败其他继承人,彻底掌控裴家,一步一步做大做强,最后踩着无数手下败将爬到了金字塔顶端,成为众人眼中的暴君。

现如今这位爷轻轻咳一声,G市都要抖三抖。

*

另一边,余耿耿心里悔恨不已,他就不该瞎鸡儿取名故意恶心这位裴先生,结果,人家心理素质过硬,自己倒是被恶心得不轻。

他板着张脸走过去坐在裴云旗身边。

裴云旗看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冷冷地笑了下,决定先晾一晾他,于是侧过头继续和另外几人聊起之前的话题。

“好了,接着说西五环那块地的项目。”

助理吴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很快进入状态:“大部分原住户已经赶走了,少数几个钉子户联合在一起不肯搬,以红木家具厂为首,他们的租赁合同还没有到期。”

裴云旗看了他一会,才淡淡地开口:“吴东,你跟了我也挺长一段时间了,怎么做事还需要我教你么。”

吴东被看得战战兢兢,低声道:“……不敢。”

裴云旗的目光深不见底:“多带几个人,能用钱解决的就用钱解决,不能解决的你们自己看着办,把尾收干净,我不希望因为这点小事耽误整个项目的推进。”

吴东点头称是。

余耿耿从果盘里叉了一块哈密瓜送进嘴里。

他百无聊赖地听着这群上层人士探讨如何迫害劳苦大众,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将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难怪这位裴先生身上一直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手段狠戾,无所不用,想必爬到如今这个地位不知道沾了多少血。

啧,是块做男主的料,就是不知道和原主有什么牵扯。

“…………!!!”

等会儿——

余耿耿仿佛被按了静止键,吞咽的动作突兀地停了下来。

操,他不会说中了吧!?

*

穿进书里也有一个星期了,余耿耿早就把狗血剧情抛在脑后,以至于他几乎快忘了还有主角攻这么个人的存在。

“系统?”他默念,想验证一下他的猜测是对还是错。

半晌,脑海里安静如鸡。

系统不知道是真的消失了,还是在故意报复他这个破坏剧情的炮灰。

“……”

余耿耿觉得不太妙,裴云旗长得就是一副主角的模样,十有八九没跑了。

其实谁当主角跟他并没有多大关系,毕竟他不打算走原主的老路,去招惹这些人。

现在看来,剧情大神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原主招惹上主角攻的时间似乎比他想得还要早得多,你说一个小炮灰怎么就那么能拉仇恨呢……

余耿耿努力回忆了半天剧情,绝望地发现原书直接跳过了这一段纠葛。

炮灰嘛,老老实实地被主角们打脸就够了,哪里需要那么多戏份。

无奈之下,他只好镇定自若地继续吃水果,耳朵却竖得老高,想看看能不能打探出什么新的线索。

可惜,在场的几位,没有一个敢对裴云旗居然和会所里的mb相识这件事发表什么意见,就连郑伟泽这个嘴贱得不行的都强行忍住了。

*

公事告一段落。

郑伟泽把烟灰缸拿过来摆在中央,燃了根烟,挤眉弄眼地起了另外一个话题:“听说你前不久捡到了一只纯良的小猫咪,好玩吗?”

裴云旗回忆起和杜归相处的那几天,满是戾气的眉目顿时变得温和起来。

小归是他见过的最善良的男孩子,明明知道他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依然毫不犹豫地把受伤的他捡回家精心照料。

他现在身边还有些不稳定因素,离开之前不好对杜归表明身份,只派了两个保镖跟着他,随时汇报情况,等他解决完这一切就回把小归带回家。

……画面一转,不知为何,小归的面容陡然间变淡,代替他浮现出的是余耿耿那张让人记忆深刻的脸。

与大学时期的灰暗记忆不同,这一次少年看向他的目光又清又亮。

裴云旗深吸一口气,猛地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力度之大,火星子都溅到了手指上。他似乎没有察觉一样,抬眼警告郑伟泽:“多放点心思在项目上。”

郑伟泽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家三代单传,从老爷子那辈开始就经常在电视上露面了,他从小就对钱没有什么概念。

要不是最近他老子拿捏住了他的经济命脉,他才不愿意出来累死累活地搞事业。

他不死心,一脸八卦地继续追问:“大家都是合作伙伴,不如透露一点,我们也很好奇究竟是何方人物能撩拨得动你的心。”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旁边还在没心没肺地吃水果的余耿耿,恨铁不成钢地疯狂暗示:听到没有,裴云旗心里有人了!跟他还不如跟我!!

余耿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同样以眼神回应:别逗了,我就非得挂在你们两棵歪脖树上,没点其他选择??

郑伟泽:……很好,你给我等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14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