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叶琼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卧室,结婚真的很累,她不想结第二次了。

“想什么呢你?”叶琼伊自言自语。

她脱下身上的旗袍走进洗手间把卸妆油倒在手上拧开水龙头开始卸妆。

门口门声响动,应该是苏秦回来了。

“你回来了?宾客都走了?”叶琼伊问。

苏秦没有回答。

叶琼伊抬起头刚要睁开眼睛,突然觉得一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她有点透不过气来,想要喊却喊不出声。

她惊恐地睁开眼睛,从镜子中看到苏秦站在自己身后,正用两只手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脖子。

叶琼伊想要大声喊“苏秦你干什么?”但是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她就觉得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叶琼伊像一个破麻袋一样瘫在了苏秦的身上,苏秦还不放心又掐了一会儿才松手。

侯芊芊从门外走了进来,“姐夫,她死了?”

“不知道,让你拿的绳子你拿来了?”

侯芊芊点了点头。

“赶紧给她捆上!”

“她都死了我们干嘛还要捆上她?”

“你傻啊?万一她没死我们往海边抬的过程中她醒过来一喊,你和我不就全完蛋?”

侯芊芊递过来绳子,苏秦先捆上了叶琼伊的双手,然后缠住她的双脚,最后把绳子在她的身上绕了几圈捆结实了。

他从洗手间拿了一条毛巾塞到了叶琼伊的嘴里,对着侯芊芊使眼色,两个人一个抬着头一个抬着脚从卧室的后面的大阳台走了出来。

外面漆黑一片,苏秦走在前面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地面,侯芊芊跟在后面总觉得后脊背发凉。

“姐夫,怎么这么冷?”

“冷什么冷?把人抬好,注意脚下。”

叶琼伊和苏秦的这间别墅建在海边的山上,依山而建。

卧室虽然在六楼,但是从阳台出来整座山都是他们的私家花园,此时的私家花园却成了叶琼伊葬身之地,确切地说山下的那片海就是她的葬身之地。

冷风吹过,叶琼伊渐渐恢复了意识。

她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摇摇晃晃的,恍惚中她以为自己是在度蜜月的船上,后来她才想起来她的婚礼刚刚结束,而她的妆都没来得及卸完。

叶琼伊感觉自己的嘴里涩涩的,才发现自己的嘴已经被堵住了。

此时她也感觉到自己是被人抬着往前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隐隐约约越来越清晰,四周静悄悄地只能听到抬她的人“沙沙”的脚步声。

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她奋力挣扎了起来。

叶琼伊突然一动,把侯芊芊吓了一跳,她“啊”地一声就喊了出来。

苏秦把叶琼伊往地下一扔跑过去堵住了侯芊芊的嘴,“你喊什么喊,怕别人听不到吗?”

叶琼伊被苏秦往地下一扔,脑袋“咚”地一声磕在地上,就感觉“嗡”的一下。

“她——她活了!”

“她本来就没死!”

“我们——我们要把她活着扔下去吗?”

“你管那么多?人最终是死的就行。”

苏秦走过去打算继续抬,叶琼伊拼命挣扎,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看着苏秦。

“姓叶的,你要是识相点就不要挣扎了。你今天是必须死知道吗?”

“呜呜呜”叶琼伊想要说什么,但是她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侯芊芊躲得远远的。

“行了,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是没有办法。我劝你好好配合。”

叶琼伊不想死,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怎么就变成了她的忌日了呢?

苏秦为什么要害死自己?难道他之前的恩爱都是假的吗?

事到如今叶琼伊怎么也想不明白。

苏秦显然不想夜长梦多,他抬起腿对着叶琼伊的脑袋就是一脚,叶琼伊觉得整个脑袋“嗡嗡”直响,她还要继续挣扎,苏秦直接抬起脚把她整个人往前一踢,叶琼伊顺着山“骨碌碌”滚了下去。

滚了一会儿,叶琼伊就觉得天旋地转,浑身上下被满是棱角的山石划伤,伤口火辣辣地疼。

苏秦也不管那么多,他索性不抬着叶琼伊了,而是一路踢着她往海边走去。

叶琼伊此时只想整件事情快点结束,等苏秦把她踢到海边以后,他解开捆住叶琼伊的绳索,拿走叶琼伊口中的毛巾,此时的叶琼伊已经疼得快要昏死过去。

苏秦最后一脚把叶琼伊踢到了山下,隔了很久“咚”的一声水声传来,苏秦知道叶琼伊已经掉进了海里。

侯芊芊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片海,“哥,她死了吗?”

苏秦注视着前方:“50米的高度,下面都是乱石,不死也是重残,你放心吧,我都看过了。”

他回头抱住侯芊芊:“你辛苦了,累坏了吧?要不要跟我去新房里面好好休息一下?”

侯芊芊白了苏秦一眼:“都这样了你还有兴致?”

“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你姐姐不能陪我,你陪我可好?”

“她才不是我姐姐,是我爸不知道跟谁的野种,跟的是我妈的姓,也亏得我父母大度,要是我早就在她出生的时候把她掐死在浴缸里了!”

“好啦,现在她不是也死在水里了吗?不说她了,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哟!”

两个人相拥着走回了别墅。

掉进海水中的叶琼伊觉得腰上被海里的一块石头狠狠地硌了一下,她仿佛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

“我就要这样死了吗?不——”

叶琼伊觉得眼前突然一片亮光,紧接着她听到人声嘈杂,她觉得眼皮很重,勉力睁开眼睛,她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隐约可见一些白色的人晃来晃去。

“她醒了!爸妈,蓉蓉醒了!”

叶琼伊不明就里觉得头有点发沉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终于看清了身边的情况,她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管,手上吊着点滴,食指上还夹着什么东西。

她动动嘴想要说话,一个男人的脸凑了过来,“蓉蓉,你想说什么?嘴唇都干了,我给你擦点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13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