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精明老婆如何存私房钱\那天我们晚上做了很久那天

关平安冲到门口时,看着被绑死的横条横在房门。稍一犹豫,她就掏出把匕首隔断绳子。

未来几天,她是避免不了用到这处地方。其实不止盐巴、就是麻袋、绳子,还有柳条筐眼前就要用到。

“咋这么多?”关天佑只见她跑回来时,屁股后面还拖着高高叠起的箩筐,“咱爹一早就准备好啦?”

心虚的关平安连连点头。她正不想撒谎,没想到天佑已经连理由都帮她找好。要是说起这些箩筐。

又是一把辛酸泪。

上上个月,她差点要在地上打滚,她爹才心软带她去集市买了二十头最大号的柳条筐又快要用完了。

而那些大眼箩筐背筐,大号的、中号的,还有麻袋,草绳,细麻绳,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则是她爹用队里的证明玩了一手暗度陈仓,带她逛完集市,又赶着牛车上县城几处地方买下。

死不容易!

她倒是想向最会编筐的马四丫长期预定,可怎么说得通明明她爹就会动手,为何还一直不够用?

今年这个秋收下来,不意外的,她一定又是会用完这些得来不易的存货,就是不知道要不要真打滚。

“下次记住用大眼筐放下面拖,坏了就坏了,这种会便宜很多。看来往后咱们还得多割柳条子。”

听听……连她小兄长都觉得很有必要多编些筐。但要又是割柳条子,又要处理,又要编筐?

还是算了~

关平安推倒叠在一圈的筐,从上面倒地的筐内取出一大袋粗盐放到一旁的地上,边笑道,“一个筐才多少钱?还不如咱们去打只鸡。”

关有寿过来时,兄妹俩人还在讨论是打只鸡合算,还是编筐合适的这个话题,倒是小黑先发现了他。

“爹!……”关天佑惊声而出,“你咋一个上山了?”妹妹还说一过两点就让小黑它们俩下山呢。

“是呀,现在最多两点。”

关有寿朝不远处的一对儿女摆了摆手。先绕了一圈,越看他是越头疼。这俩熊孩子是打算今晚不走?

走近小溪边,他也没开口询问儿子接下来该如何,而是问过他们吃了没,得到肯定答应,他也不搭把手。

“爹爹,你晌午不用上工啦?”

“对。”

“我娘呢?”

“她还要去。”媳妇不同他,他可差点要累死。关有寿就这么背着手看着,“烫到手了没有?”

“没,你瞅。”关平安双手飞快一晃,继续拎起木桶内的山鸡脖子开始褪鸡毛,“压根不烫的。”

关有寿还是没说什么。打定主意让孩子自己体会,自己领悟,他就得狠狠心,否则如何长大。

他不插手。

关平安兄妹俩人也不想他插手。

一个个的小嘴噼里啪啦的,哄着逗着他们老子开心。这没心没肺的小模样儿,让关有寿直抽嘴角。

熬呀,熬的……终于熬到腕表上的分针指向九的位置,关有寿立马提醒,“还有十五分钟到三点。”

“好,我们这就收拾。”

“妹妹,停下所有的活,现在咱们先把肉都给挂在树屋,然后用麻袋装上那些蘑菇木耳啥的也拉到树屋。”

“好。”

剩下的野兔呢?数量可不少。关有寿在心里粗粗合计一下,怎么也得有三四十头,连皮都来不及剥。

关有寿还是一声不吭地跟在孩子们身后,就连见他们兄妹俩人抬着一箩筐明显是抹了盐巴的野鸡,也不搭把手。

见到一对孩子用草绳吊着箩筐一趟趟的往树屋里拉,他还是默默看着……等关天佑倒水熄了火。

见俩孩子终于收拾的差不多,关有寿抬了抬下巴,“那些不拉到上面的东西,你是想带回家?”

“是的,爹。”关天佑认真地点了点头,“野兔有些重,还得你帮忙。剩下的东西,我们可以带走。”

“你算好了等我过来让我背回去?”

能不回答吗?

怪不好意思的。关天佑抓了抓脑袋,“下次我会更有计划。今儿个你不帮也得帮,不然臭了可惜。”

“……”

“当然了,回去还是我自个清理。”

“我和哥哥一起。”

关有寿不置可否地点头笑了笑。真回去你们自己整理?那也得问问你们的娘同不同意再说。

夕阳收起最后一抹余晖,暮色缓缓垂下之时,关平安兄妹俩人摸着小肚子,软瘫在院子里的那两张藤椅上。

累不?

面对叶秀荷这句问话,兄妹俩人相视一眼,皆摇摇头。而明天还去不?必须要去一趟,不然白瞎了。

已经拣好的蘑菇虽说是晒了一整天,可就这么散在树屋地上,不继续翻一翻,晒一下不行。

挂在绳子上晾着的山鸡,明天还要去翻一翻;那些木耳、草药、鸡毛这些都需要再翻一翻。

还有带回来的四个麻袋,除了还需要拣的蘑菇,那些剥了皮的兔子,还有鸡内脏要马上整理才行。

一想到这儿,关天佑哪里还坐得住。他也不摸小肚子了,立马精神一振,从藤椅上就跳下。

“急啥,刚吃过先歇会儿。剩下的娘和你爹来。”

关平安咧嘴直笑,果断跟上哥哥。

“娘,我不累。趁现在天还亮着多干点,晚了又得点灯。放心好了,我实在累得干不了,会跟你说的。”

“这傻孩子!才多点的孩子,咋就不学学人家孩子,你们瞅瞅明海他们谁像你们一样自找苦吃?”

紧跟而上的叶秀荷嘟嘟囔囔地念了一大通,期间眼刀子就一个劲儿地偷偷甩自家男人身上。

明明就可以把那些野兔啥的藏到仓库下面的地下室。往常来不及处理,可不都是这样操作。

与叶秀荷暗暗埋怨自家一对孩子尽瞎折腾相比,关有寿今日无疑是对孩子们的表现很满意的。

“孩子爹,我明天不去上工了。”

“行。”

“啊?”

“我已经给你请了几天假。过去悠着点,尽量让孩子们自己动手。别舍不得,最多也就一个星期。”

过了限期,小身板该熬不住。也正好歇上三天到了秋收开始,到时就是孩子们进山都不会去。

对于媳妇这也舍不得孩子动,那也舍不得孩子动,关有寿颇为无奈。他只能掰碎了揉开了讲给她听。

拦是拦不住的,他们现在急着长大。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05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