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猛吸奶水的老汉更,被情人舔下面好多水

谢澜的航班取消了,只能重新买票,下一趟飞机要等到十小时以后。

她急忙给秦落打电话,让她别过来机场,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发短信,也不回。

联系柳若若,对方只是含混不清地说了句“她愿意等,你就让她去呗”,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谢澜:“……”

她实在没法,只好百般煎熬地等够了十小时。

好在下一班飞机没有晚点,正常起飞了。

凌晨五点钟,谢澜拖着行李,一扭一拐地小跑进兰华机场大厅,一眼就望见了斜靠在椅子上的秦落。

外面还在下雨,秦落穿了件黑色外套,裤子也是黑的,配上她漆黑的长发,在明晃晃的大厅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她像是睡着了,静静靠在椅背上,没有看见谢澜。

谢澜定住脚步,深深吸了口气,忘了和身边的室友打招呼,径直拖着箱子向她跑去。

——

秦落不知道自己怎么拖着沉重的身子跑来机场的,也不知道自己在那能硌死人的椅子上靠了多久。到了后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只觉头昏昏沉沉的,疼得要炸开了。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睡着了,但睡得并不安稳。直到面前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她才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眉心紧紧蹙起,带点恍惚地开口:“谢……澜……是你吗?”

谢澜没应声,又向前走近一步,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头顶刺眼的灯光。

秦落的瞳孔晃动一会儿,总算聚焦在了面前人的脸上。她嘴角扯出个弧度很不明显的笑,声音哑哑的:“你回来啦。”

谢澜依然没应,只是面对着她、背光站着。

秦落眨了眨眼,看着身前黑压压的一团,揉揉脑袋说:“谢澜,你是不是晒黑了……啊!”

谢澜突然倾身上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秦落是坐着的,被谢澜从上往下这么一抱,几乎以一种被压倒的姿势,紧紧贴在椅背上,动弹不得。

她脸上的热度又蹭蹭蹭上涨了几分,本能地伸手去推面前人。

然而她胳膊软软的,根本使不上力。无用的抵抗反而让谢澜把她抱得更紧,勒的她腰有些疼。

紧接着,一阵断断续续的呜咽从肩头传来——

“落落……呜呜……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呜……咱们这周看不成日出了……呜呜呜……”

她趴在她肩头,哭得很伤心。

秦落身子一僵,没再去推她,而是慢慢偏过头来,去看与自己紧紧相贴的侧脸。

陌生又熟悉的温度,陌生又熟悉的香味。

是谢澜没错,真的是谢澜回来了。

算了,你抱吧,哭吧。哭完了,下次就别再走了。

她慢慢闭上眼,再一睁开,目光越过大厅里涌动的人潮,刚好瞥到不远处落地玻璃外,一抹金黄从地平线冒出头来。

秦落一下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伸手戳了下谢澜的后背,轻轻喘着气说:“谢、谢澜……看……看你后面!”

谢澜闻言,止了哭声,顺着她的视线扭头去看。

视野开阔的一瞬间,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近处的天还是黑压压的,远方天边却被初生的太阳映出一条橘红的线。一架刚刚起飞的飞机呼啸着向上穿过云层,偌大的机身披上一层闪闪发亮的金边,追逐着渐渐明亮起来的地平线而去。

她呆呆看了一会儿,看着那太阳一点点爬升,灿烂的光芒透进机场大厅的玻璃,折射出斑斓的色彩,然后紧紧拉住旁边人的手,以一种近乎着迷的语气惊叹道:“落落,日出,是日出啊!”

整个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从这个国家各个角落来到这里的人,此时不约而同地做了同样一件事——放下手机,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窗外,用最纯粹的目光,去欣赏这壮观的、转瞬即逝的美景。

“妈妈,看!大鸭蛋!”一个小孩奶声奶气地喊着,哧溜一下爬上了窗台,趴在上面伸着小手使劲挥着。

秦落听见那声音,心里一阵暖流涌过,感觉整晚淤积在四肢的寒冷都被驱散了。

谢澜拉着她的手,很暖,很舒服。

嘴角勾起抹恬淡的笑,她眼皮开始发沉。

好困,好想睡……

金色的光点在睫毛上跳动,她神色恍惚地看了会儿,然后顺从地闭上了眼。

耳边隐约传来谢澜的声音:

“落落?落落你怎么身体这么烫……啊……发烧了……落……”

秦落微微蹙眉,想:别落了,好吵,我想睡觉。

意识随即沉甸甸地向深处坠去。

——

秦落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置身乌压压的人群之中,因为什么事在着急着,大概是找不到去机场的路。

她停下脚步,焦急地向过往的行人询问着什么。可人们只是步履匆匆地从她身边走过,好像根本没人看到她似的。

一双皮鞋从她旁边的水坑里踏过,溅了她一身泥点子。

然后突然,她一转头,在黑白的人潮里看见了彩色的谢澜,正背对人流看着她,冲她微微笑着。

她喉咙一动,大声喊了她的名字。

谢澜闻声向她跑来,伸开双臂将她抱在怀里。

她紧紧地、近乎惶恐地回抱她,目光颤抖着移向远方,仿佛凛冽寒冬里,一只死咬住食物不放的小动物。

黑压压的人群尽头,突然跳出一抹金色的光。

小动物看着那光,突然觉得安心了,慢慢松了口。

然而就这么一松懈的功夫,谢澜突然伸手推了她一把,硬生生拉开两人的距离,转身便走。

她惊慌地瞪大眼睛,忙抬腿去追,却被周围的人群挤开,怎么也追不上。

谢澜彩色的身影渐渐远去、慢慢变成灰色的了。

跟着,一个悠远的、依然温柔的声音传入耳畔:

“落落,我要走了。”

秦落伸手去抓,扑了空。“为什么要走?”

“我电动力学考了满分,马上要去国外读书了。去了,就不回来了。”

她用尽全力拨开面前的人群,声嘶力竭质问道:“你怎么都不跟我说?!”

灰色的谢澜突然转过头来,冲她露出一个残忍的笑:“你高数重修两次还及不了格,我凭什么跟你说?”

秦落一哆嗦,出了一身冷汗,猛地从梦中惊醒。

醒后,她拽着床前一脸担忧的谢澜,大吼:“我及格了!!!”

谢澜:???

秦落的脑子像刚从水里捞起来,湿哒哒的,很不清醒。见面前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她顿时怒从中起,揪着她的领子咆哮道:“而且老娘还上八十了!!!”

谢澜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十分呆萌地眨了眨眼,过了半晌,才小心翼翼憋出句评价:“落、落落你真棒?”

你真棒……

真棒……

棒……

缕缕回音在脑中盘旋,秦落终于满足地松了手,向后倒回柔软的枕头里,迷迷糊糊想:这还差不多。

想着,额头上突然传来凉丝丝的触感,弄得她很舒服。她闭着眼抬手去摸,摸到了一条湿毛巾。

“落落,你发烧了。现在感觉好些了没有?”

“嗯……”她在被窝里调整了下姿势,含混不清应了一声,懒洋洋地再次把眼睛睁开条缝,去看声音来源。

这次她稍微清醒了一点,也意识到眼前坐在她床边的谢澜,不是她梦里那只讨厌的谢澜了。

她回想起方才受的委屈,一阵奶气上来,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眼睛半睁不睁的,声音低哑地撒娇道:“澜……谢澜……我渴……”

谢澜赶忙起身:“我这就给你倒水去……落落?”

秦落拉住了她的手腕。

“别走,”她说。

无奈混着疼惜,顷刻在心中泛滥。谢澜宠溺地勾起嘴角,重新在床边坐好,另一只手抚上她攥着自己的手指,轻声道:“你不让我走,又想喝水,让我怎么办?嗯?”

秦落听闻此言,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似的,嘴不自觉地撅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反正我就是渴,你就是不许走。

秦落闭上眼睛,执拗抓着她不撒手,嘴里很干,心里烦躁的很。

谢澜倾身,稍稍凑近她一点,出神地看着她粉嫩的脸颊、纤细的睫毛以及柔软的红唇,大脑一片空白。

她咽了口口水,目光最后定在对方的唇上,没意识到两人间越来越近的距离。

你渴了,又不让我走,是想让我吻你吗?她热切而懵懂地想着。

我想吻你,落落。

两人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了,她再稍微凑近一点,就能……

她意乱神迷地闭上了眼睛。

“谢澜。”

耳膜突然震动了两下,她蓦地睁眼,极速后退,伸手摸着自己的嘴唇,气息不稳。

好在秦落依然闭着眼,烧得迷迷糊糊的,似乎没注意到她的异常,只是嘴唇开合两下,断断续续道:“我……咱们在哪儿?兰华山……兰华山公园吗……我记得……咱们……咱们好像看到日出了……”

谢澜脸烫的厉害,深吸了口气,急促解释道:“你发烧了,我送你来机场旁边的酒店休息……落落,你好好躺着,我去洗把脸,刚才有只小虫子爬到我脸上来了。”

说罢,抽手起身,便要走。

秦落猛地从床上弹起,又从后面拉住了她的手。

“你怎么又要走?!”这回的声音听起来凶巴巴的,像是当真生气了。

说完,她又放缓了语气,手上使力,低低地、带点沙哑地重复了一遍:“别走。”

语气里满是倔强、满是不容商量。

谢澜在听到那略带喑哑的声音时,瞬间被电到似的,从耳朵酥到了脚趾。

记忆中的秦落,声音一向是平静而清灵的。仿佛山间缓缓流淌的溪水,入耳便觉甘冽,让人忍不住想蹲下身去触碰,却又不敢过分涉入,生怕破坏了它的灵动和美。

而此时秦落的声音,则像长途跋涉、精疲力竭后,突然出现的一眼冒着蒸汽的温泉。她只想脱/光了跳进去洗个澡。

她使劲闭了闭眼,想:落落,你别撩我,我还是个纯洁的宝宝。

秦落见她不应,小脾气又上来了,使劲在她手上捏了一下,凶道:“你听见没有?!”

谢澜很慢地睁开眼,纤长的睫毛扇动两下,十分郑重地转过身来,冲她点了点头。

秦落见她点头,终于满足地放开了她。

谢澜却没满足。

她没把手拿回来,而是就着方才两人手贴手的姿势,蜷起手指,在秦落手心里蹭了一下。

然后她慢慢地、一字一句地看着她说:

“落落,我可以跟你讨价还价吗?”

秦落微微蹙眉,不明白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半睁着眼看她。

谢澜低头咬了咬嘴唇,然后蓦地俯身过去,以一种带点侵略性的姿势,凑到秦落脸边。

混着淡香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秦落震惊地看着她,不知所措。

谢澜的嘴唇微微开合,就着这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在她面前低低吐息道:“你让我亲一下,我就永远不会走开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