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小宝贝快让我舔一下,唔总裁不要了太深了h

第二天醒来,倪楚没回守在旁边的那两人询问,而是先伸手在枕下摸索。

她当着那两人的面拿出了两张卡牌,还有一枚有着硕大蓝宝石作为戒面的戒指。

“这是?”祝帅凑近看了看,“你哪来这么大的宝石戒指?这个拿出去能卖好几百万了吧?”

倪楚先示意了祝帅一眼。

这一回,祝帅马上看懂了倪楚的眼神,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耳塞分出去。

倪楚戴上耳塞,她其中把一张卡牌丢给楼雪卉:“拿着。”

楼雪卉手忙脚乱地接住卡牌,她抓起卡牌仔细看这张卡牌的卡面介绍:“[在我的BGM里,没人能打败我?]”

【名称:Tick tack!】

【类型:消耗品】

【等级:★★★★★★】

【作用:在我的BGM里,没人能打败我!】

“竟然是六星道具?你哪来的?有什么作用?”

楼雪卉看了半天还是没搞明白这张卡牌的功能。

从名称上看,Tick tack,Tick tack是时钟滴答的英文拟声词。看起来像是时间类道具,类型却是消耗品,但作用又显示什么BGM?

楼雪卉觉得这破游戏最烦的一点就是作用里专门写些奇奇怪怪的内容!

倪楚把另一张卡牌丢给祝帅,给他们阐述昨天晚上发生的过程:“……事情就是这样。这两张卡牌是艾琳娜给我的补偿道具。”

“卡牌的作用是对指定目标时间静止1分钟,期间不能对目标进行任何攻击,否则目标会马上脱离静止状态。至于这个BGM,在使用卡牌的1分钟里,会出现使用者的专属BGM。”

“时间静止!”楼雪卉惊喜地叫了一声,“如果能无限使用,那我们岂不是无敌了?!”

倪楚笑了笑:“当然只能用一次,这是消耗类道具。”

“那也很好了。有了这两张六星道具,我们计划的成功率就可以大大增加!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决不能使用。”

楼雪卉毫不失望,因为在倪楚醒来前她根本没想到竟然还能多出这么两张强力的卡牌!

这两张卡牌是意外之喜!

不过她还是有点担忧艾琳娜的态度:“她会不会反水?”

在倪楚的描述中,楼雪卉感觉出艾琳娜对玩家并不是特别友好。

如果不是倪楚昨晚顶着压力努力为他们争取,艾琳娜根本就不会主动拿出这两张卡牌。

“嗯,是有可能。”不过倪楚已经有了防备,“但我有能够牵制她的道具,起码这一点可以不用担心。”

“这就好。”楼雪卉放下心来,她把手里的卡牌递还给倪楚。

倪楚挑了挑眉:“给我干什么?你们拿着啊。”

“诶?”楼雪卉愣住了。

倪楚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只有一个人,到那时我肯定要分出心思盯住艾琳娜,没办法同时使用两种卡牌。这两张道具你们先放着,等我说用的时候你们再使用。”

“可是……”祝帅迟疑地问,“这可是高级稀有的六星道具,你不怕我们私吞?”

祝帅更想说的是,倪楚就真的放心他吗?

就连祝帅自己都承认,在最开始知道倪楚身份时,他的心中确实有闪过那么一丝丝不大好的念头。

倪楚淡淡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更何况私吞这个对你有什么好处?”

祝帅微微一怔,他有些失神。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格魅力吗?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想要追随她,就连祝帅自己都有些心动了。

没有在意祝帅的走神,倪楚对楼雪卉问道:“你们有通讯道具吗?”

楼雪卉点点头:“卡池里是有特殊的通讯道具,但抽中的概率很低。我这里只有一张,只能作用在两个人的身上。”

祝帅摇头:“我没有。”

“一张够了。”倪楚淡淡地勾起唇,她看向楼雪卉,“通讯道具作用在你和鄂宇的身上,待会去找鄂宇,你要和他确定好马上离开莱斯特房间的信号。还有,记得让他盯住那两个人,尤其是江原。”

“江原那个煞笔,”祝帅没忍住骂了一声,“他这两天老是找茬,该不会是把他断手的锅丢你头上了吧?”

倪楚冷静地说:“韩思思已经死了,没有了主要的怨恨对象,他会退而其次地迁怒我不是很难理解。”

“毕竟是我先把蒜瓣丢出去的。”

“那怎么让他去偷?不如把我和他换了,让我去。”楼雪卉自告奋勇。

倪楚摇了摇头:“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因素,让他和莱斯特相处更危险。”

祝帅忿忿道:“那我们就只能这么忍着?不如——”

“除非他死了,否则我们就只能忍。”倪楚挑了挑眉,“不如你去把他杀了?你是不是想反正在这里杀人不犯法,出去后也不会有人知道?”

“如果你能狠得下心,”倪楚笑了笑,“那我支持你啊。快去,别犹豫。”

“不过只要你跨出这一步,我就永远不会把你当做队友。”

祝帅直接噎住了。

虽然在这个游戏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祝帅还从未杀过任何一个玩家。

他不是没有产生过这种想法,很多时候祝帅也会有想让某些人消失的冲动。

但倪楚的反讽却让祝帅的头脑忽然清醒。

虽然在这里杀人不犯法,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应该要有一个底线。

就算这里不是现实世界又怎样?

他总归是要回到现实世界里的。

别人不知道,自己难道也能装作不知道吗?

一但人没有了底线,就会彻底堕落成魔鬼。

祝帅微微咬了咬牙,也终于明白了倪楚的苦心。

他直截了当地低下头:“我知道错了。”

“???”倪楚迷惑。

知错了是什么意思?她没说什么啊?

这人到底脑补了个啥?怎么一副迷途知返的模样?

一旁的楼雪卉并没有觉得倪楚小题大做,只有有道德底线的队友才能够让人信任。

她愈发感叹自己当初的选择正确。

最后一次确认完具体的计划,三人先后走出房间去和另外那三人见面。

倪楚走得越来越慢,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

倪楚向上扔出硬币,心中无声地默念:

今天的计划会顺利。

今天的计划会顺利。

今天的计划会顺利。

硬币在半空中翻滚,落在倪楚的掌心后还旋转了两圈,才终于翻面停下。

花面朝上,加硬币旋转。组合在一起就代表今天的计划虽然会有一些波折,但最终还是可以顺利进行。

这时祝帅故意落后一步,凑到倪楚的身边低声问:“你还玩硬币?那个……你的技能咋样了?有没有成功?”

祝帅刻意说得模糊,但倪楚还是听懂了。

倪楚惊异地瞧了他一眼:“你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不过倪楚没有太介意,她勾唇笑了笑:“已经偷到了,感觉还不错。”

“什么技能?”祝帅一下子来了劲,他好奇地问,“是莱斯特的吗?毕竟他可是大BOSS!”

倪楚挑了挑眉,她定定地看了祝帅几秒忽地神秘一笑:“你等下会摔一跤。”

“我怎么可能会——”

祝帅话还没说完,左手边房间的门突然从里向外推开。

他一个没留神,砰得一声和门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鄂宇的头从门板后面冒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外面有人!”

“没,没关系……”祝帅捂着脑袋干巴巴地说道,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更在意的是竟然真的被倪楚说准了!

难道她的技能是预知?刚刚的硬币原来不是在玩,而是在占卜?

这就是莱斯特的技能吗?那他们今天的计划岂不是会被莱斯特提前知晓?!

倪楚仿佛看出祝帅的想法,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他。”

祝帅这才放下心来,他的心中多了点疑惑。

可既然不是莱斯特,那会是谁?

他忍不住喃喃道:“哪个玩家有这么厉害的技能?韩思思?不对,她如果有,肯定不会那么早死……”

倪楚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

为什么一定是玩家呢?

这栋别墅里不是还有第三个强力NPC?

·

几人将计划翻来覆去地复盘好几遍,确定没有其他遗漏。

大家对视一眼,同时拿下耳塞,祝帅和焦锐锋发出激烈的争执声:“你怎么有脸敢这么说!是你们队先害得人!”

焦锐锋:“我就说了怎么着?要不是因为她,我队友的手臂会断吗?”

祝帅:“那叫恶有恶报!”

焦锐锋:“罪魁祸首韩思思已经死了,仇也报了。你们根本没损失,但江原是无辜的!”

两人争执不下,吵闹激烈,气氛看似一触即发!

“咚咚咚。”

敲门声在此时适时地响起,阿诺德管家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请先生们下楼用早餐。”

双方愤愤地对视一眼,祝帅火气很大地打开门冲了出去。倪楚和楼雪卉一并离开,房门被众众关上。

在阿诺德管家身后,祝帅面部涨红,大口大口地深呼吸,浑然是一副暴怒的模样。

其他两位女生与他一样,面色不悦。

楼梯走到一半,祝帅突然问阿诺德管家:“阿诺德管家,不用早餐莱斯特先生会生气吗?”

阿诺德管家平静地回复:“当然不会,是否用早餐是客人们的自由,莱斯特老爷并不是苛刻的人。”

祝帅重重地叹了口气,用不大不小地声音说:“真是便宜他们了!”

到了餐厅,莱斯特早已在主位用餐。

三人行礼后坐下,用餐时没有人说话。等到莱斯特一用完餐,祝帅卡着点出声。

内容不在乎是询问莱斯特艾琳娜失踪当天具体的事情经过。

莱斯特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等男仆将餐桌收拾干净,让管家给每一个人上了一杯红茶,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始讲述。

期间三人又提了不少其他的问题,比如艾琳娜有没有仇人,当天接受邀请的人有哪些,他们和艾琳娜的关系怎么样……等等。

莱斯特都一一给了回复。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半个小时,倪楚抬手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就听见楼雪卉说:“谢谢莱斯特先生,我们的问题问完了,今天真是麻烦您了。”

“不必如此客气。”莱斯特微微一笑,朝三人点了点头,便起身上楼去了。

三人没有马上离开,他们坐在位置上慢吞吞地喝完红茶才起身走过大厅,离开这栋别墅。

他们看似是在小镇里寻找线索,却一直往别墅的反方向走去。

直到视野中再也没有别墅的踪迹,三人才停下来。

没等太久,鄂宇带着其他两人来到这里。

祝帅忙迎上去:“钥匙拿到了吗?”

鄂宇三人是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后,鄂宇摇了摇头,他声音艰涩:“没有找到,对不起。”

“什么?没有?怎么可能!”

倪楚还没做出反应,祝帅先一步跳了起来:“你们是不是根本没有仔细找?”

江原撇了撇嘴,小声地嘟囔:“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找啊?就知道把危险的任务交给我们。还说什么钥匙肯定放在房间里,结果根本没有……”

“钥匙其实就在BOSS的身上吧!只有打死BOSS才能掉落钥匙……”

虽然江原的声音不算大,但在场的几个人身体素质都经过游戏加持,所以每一个人都能听到他说的内容。

这一次,焦锐锋没有骂江原,江原正好把焦锐锋的真实想法全都说出来了。

因为他自己对倪楚的推理也有了些质疑。

在焦锐锋看来,倪楚的大多数结论都只是猜测,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莱斯特都因为大蒜和十字架杀死了一个玩家!他怎么就不是吸血鬼了?

再加上这次任务的失败,倪楚在焦锐锋心中的威信彻底跌落谷底。

焦锐锋看向倪楚,等着她给出解释。

祝帅被激得又想骂人,倪楚及时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

等祝帅冷静一些,倪楚松开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

倪楚向上扔出硬币,心中无声地默念:

他们偷到了地下室小房间的钥匙。

他们偷到了地下室小房间的钥匙。

他们偷到了地下室小房间的钥匙。

接着半空中的硬币稳稳地落到倪楚伸出的掌心上。

花面朝上。

画面朝上代表答案是肯定。

他们确实偷到了莱斯特的钥匙。

只是有人撒谎了。

又或者……三个人都在撒谎。

祝帅看到了倪楚的动作,他焦急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对啊,倪楚能占卜啊,她一定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楼雪卉察觉到祝帅情绪的转变,她轻声问:“什么情况?”

祝帅对她挤眉弄眼:“回去再和你说。”

另一边倪楚走到鄂宇,她直勾勾地看着鄂宇的双眼,平静地问:“你有没有偷走钥匙?”

鄂宇一怔,随后坚定地摇头:“没有。”

倪楚没有多说什么,接着走向焦锐锋,还是同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偷走钥匙?”

焦锐锋用气声骂道:“偷你妈了个逼!老子才没有私藏!”

接着,倪楚又走向江原。

她平静地看着江原的双眼,江原下意识地躲开。但马上他又觉得这样显得太心虚,强迫自己与倪楚对视。

倪楚:“你有没有偷走钥匙?”

“当然没有!”

在江原说话的时候,倪楚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0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