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妈妈让狗进入身体_亲爸面前日亲妈

丁晨趁机引说道:“别着急,那天贱内无意冒犯了你,为了表示歉意,我愿意在工作上做出弥补。”

“弥补?”欧阳一怔,心里想着这小子打算怎么弥补她。

“对,工期可以缩短一下,可以尽量少的影响你们正常工作。”绕到这话上来,丁晨心里不住暗夸自己。

欧阳并没有立即答应丁晨,让丁晨离开后,就立即去找她老爸。

“爸,有件事我得请教您一下。”欧阳推开门说道。

“请教?你爸爸还真不敢当,什么事,说的这么正式?”欧阳自远轻轻笑了一下。

“和晟那边说可以把施工期给压缩一下。”

“哦?”

“他们说咱们这边配合的不错,他们工作开展也很顺利。这样的话以前的工期估计有点保守了,完全可以缩短。”欧阳说道。

欧阳自远:“质量怎么说?”

“质量还是跟原来一样,合同条款不变。”

欧阳自远沉吟,一会儿才说道:“好事啊。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还真有问题?幸亏我没着急同意。”欧阳看到老爸的模样,不禁庆幸自己刚才的冷静。

欧阳自远又摇了摇头:“也不见得有问题。不过这事恐怕也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你想啊,咱们怎么配合,合同上写的很清楚,今天的局面基本上在当初都是可以完全预料的。也就是说,当初定工期的时候完全可以短一点,如果因为配合问题而无法按时完工,那违约的也是我们。所以,他们当初是有保留的。”

“他们敢这样!我收拾他们去!”欧阳转身欲走。

欧阳自远叫住了她:“等等。欧阳,他们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再说,缩短工期对咱们也是好事,不妨答应他们。”

“答应他们?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欧阳生气道。

欧阳自远:“我估计,他们肯定是有新项目了,人手错不开。”

欧阳凝眉:“好,咱就给他们拖着。要缩短也可以,降价。”

欧阳自远笑着摇了摇头:“女儿呀,眼光要看长远一点。这点钱是小事,你要看清楚从头到尾这件事情。当初他们为什么要做很大保留,换一家公司就不会了吗?因为我们不懂这些,换谁都会从最有利于自己的地方去考虑。作为弱者,我们只能去接受。”

“弱者?”欧阳忍不住要笑起来,“爸,你好意思说你是弱者……”

欧阳自远:“好了好了。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现在我们考虑的不是一点小钱的事情,而是把我们的弱点补上。”

“怎么补呢?”欧阳问道。

“上次张经理提出让丁晨过来,被丁晨一口拒绝,这事啊,让小张感觉很没面子。现在机会不是正好吗,缩短工期可以,但是我们怕质量有问题,反正咱们是外行,那就外行到底吧。让和晟把丁晨给我们,咱这边给他加工资,对双方来说都是共赢嘛。”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欧阳虽然心里欢喜,嘴上还是赌气:“爸,丁晨有什么啊?他不来咱还不稀罕呢,干嘛非得弄过来?要弄,咱就让他们的康经理过来。再说,万一和晟不答应呢?”

欧阳自远:“因为丁晨让小张没面子啊,咱得把小张的面子找回来,这也是咱们公司的面子。还有,正好咱们不是缺技术吗,丁晨现在是不如康经理,可是丁晨上升空间大。最关键的,丁晨是你发现的人才,他欠你人情。把他要过来,我修理修理磨练磨练,你再提拔他起来。这样,人才也成长了,对你又满怀感激。到时候,你用起来也放心。”

“爸,这些手腕就算了吧,我不感兴趣。”欧阳不想搞得这么复杂。

欧阳自远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爸留给你的人,你李叔王叔,他们是不错,但是都是老式思维的人了,这个世界日新月异,未来,还是你们这群年轻人的天下。爸爸要提前布局啊,人才,永远不要嫌多。以后的一些活动,像慈善会议什么的,爸爸都不去了,由你代替爸爸去。名声先打起来,这就是你以后做事的资源。”

“爸,这些我真的不愿意做。我这段时间答应在公司负责升级,不表示我妥协了,我是要让您看到,我用自己的方法一样可以做事。爸……”

欧阳自远:“唉!这事咱慢慢来吧,今天是爸爸着急了,你去吧……”

绿园饮料郑州办事处,洪学军和叶孟德正在里间办公室喝茶。

叶孟德咋咋舌头道:“还是咱老家的茶山好啊。我自己的茶楼,卖的号称都是全世界的好茶,我自己喝的,都是找人从老家捎来的。那片茶山怎么样了现在,采茶找得到人吗?”

洪学军答道:“茶山不错,管理比以前好太多了。就是不好找人,咱们那时候采茶,四毛钱一斤,现在出到十块,还管两顿饭,没人愿意采。没人看得上这点小钱了。”

“手快的话一天可以采十斤,那可是小一百啊,这也是小钱?”叶孟德不解。

洪学军苦笑:“可不是吗。这世界快的啊,我是跟不上了。叶总,兄弟这是求你了。”

叶孟德一听洪学军又来事,立马制止了他:“说好的啊,今天只喝茶。”

洪学军并不住口:“叶总,你帮我也是在帮咱家乡。你能耐了,但是你可不能忘本。”

叶孟德一副为难的样子:“我能怎么帮你?能帮的话还用得着你开口?要不你给我送一百箱过去,算是我支持你了。但是这解决问题了吗?”

外间办公室传来了敲门声。

菲菲:“你好。”

前台:“你好。”

菲菲:“我找一下你们老板。”

前台:“我们老板正忙着,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菲菲:“我跟你说,你能做主吗?”

前台:“我会跟老板转达的。”

菲菲:“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转告不大方便。你看能不能让我见一下他,当面说会好一点。”

前台:“我们老板特别交代过,上门推销的一概不理。你就别打这主意了。”

菲菲:“推销?我准备卖你什么了?我问你,你们的饮料厂是不是在西峡?”

前台:“是啊。”

菲菲:“现在正准备把饮料往郑州卖,但是卖不出去?”

前台:“什么叫卖不出去?我们卖的可好了。”

菲菲:“卖的可好?怎么我在好多大超市里面都找不到?我今天来,就是帮你们这个忙的。这事你们老板头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今天贵人上门,就替你们把这个难题解决了。错过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你好好想想,要是你们饮料一直这么半死不活地维持下去,你就是一个前台接待,相当于服务员级别。如果一下子打开市场,别人都求着你来买,到时候你的身价可就不一般了,那叫商场丽人,回到老家,你男朋友得跑十里路来接你。想想吧,你的未来就在你一念之间。”

前台:“这……”

叶孟德和洪学军侧耳倾听。

洪学军忍不住说道:“这谁啊?这么大口气?怎么听着像是神棍?忽悠吧?”

叶孟德倒还挺欣赏:“你还别不信。能说出这话来肯定有点见识,人家对你们的状况怎么这么了解?嗯,这声音我听着有点耳熟。”

洪学军:“那咱见见这个人?”

叶孟德:“当然得见啊!没准咱的头疼病还真得要这样的医生。”

洪学军:“让她进来吧。”

菲菲刚一进门,叶孟德一眼瞥见菲菲:“余小姐,是你?我说声音听着这么熟悉……”

菲菲也同样诧异道:“叶总,你也很让我吃惊啊。这饮料不会也是你的吧?”

叶孟德笑道:“不是不是。这是洪总,我们是朋友。你刚才的话洪总很感兴趣,想和你具体谈一谈。”

菲菲伸出手来:“洪总您好。”

洪学军也伸出手来:“都是熟人啊?这……”

叶孟德:“你们该怎么谈就怎么谈吧,没事,有什么说什么,反正都是朋友,对了错了咱都别计较。”

洪学军:“那好。刚才听余小姐的话好像对我们目前的经营状态不屑一顾,请问余小姐有何高见?”

菲菲并不客气:“高见不敢当,有几个小问题想和洪总探讨一下。首先,我觉得您门口的牌子挂错了。”

“牌子?牌子怎么会错?”洪学军倒是觉得新鲜。

菲菲侃侃而谈:“那不叫绿园饮料郑州办事处。应该是绿园饮品总经理办公室。咱们现在所处的整座大楼,应该在门口竖个大牌子,绿园饮品总公司。”

洪学军怔住:“总公司?我们总公司在西峡。”

菲菲纠正:“那不叫总公司。那是绿园饮料厂第十一分场。”

洪学军觉得好笑:“你胡说什么啊?我自己的公司哪儿是哪儿我自己还能分不清楚?”

倒是叶孟德明白了过来:“老洪,听余小姐说。余小姐,你的思路我大致理解了,你的意思是不要局限于地区,先把饮料打造成省级品牌。对吗?”

菲菲点头:“是。叶总高见。”

叶孟德提出了两点疑问:“那我问你两个实际问题,如果把整座大楼包下来作为公司总部,这个费用可不低。另外,你说西峡是第十一分场,那么第一到第十分场在哪里?总不能随便包一间房子就叫分场了吧?”

菲菲正色道:“我没说包整座大楼,我只是说在门口竖个大牌子,这里只需要一间总经理办公室,别的部门用到了再慢慢添,用不到的话自然也没有人会问,谈事情有一间办公室就行了,花的就是一个牌子的钱。至于分场,也没有人认为第一分场的就比第十一分厂的生产出来的饮料好喝,有没有这个第一到第十也没人会追究。”

叶孟德彻底懂了:“老洪,明白了吗?”

洪学军也不是糊涂人:“明白了。余小姐果然思路新颖。你的意思是先做出一个格局,面向全国的省级大品牌格局,空下来的地方慢慢填补。”

菲菲轻轻拍了拍手:“是这个意思。至于销售方面,也没必要去跟超市一家家谈了,效果不好还浪费时间,要谈的是渠道,经销商。你只要把货卖给他们,他们怎么卖给超市是他们的事情,你要相信,在这方面,他们比咱们强太多了。如果是一个县城生产的饮料,他们可能没有信心,但是如果是省级品牌就好谈多了。再说,这绿园喝着真不错,我昨天跑了很多地方买到一瓶,确实好喝。”

洪学军:“谢谢。如果经销商要实地考察怎么办?”

“就让他去第十一分场考察吧。没有谁会一个个全考察过来的,等力量够了,咱把分厂开到可口可乐对面去。”菲菲闪现着自信的光芒。

洪学军拍手称赞:“好好好!果然是一步好棋!我再请教一下……”

菲菲双手环抱:“洪总,抱歉。以下谈话我得收费了。”

洪学军尴尬。

叶孟德也说道:“余小姐,你一次说完吧。”

菲菲拿出一个文件夹:“我这里有关于这个思路的详细策划,如果觉得可用,你不妨看一下。不过我今天是来做业务的,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进行,需要配合大面积的广告宣传,我们可以先谈谈广告业务。”

叶孟德:“你不是在管帐吗,怎么自己出来做业务了?刘社长厉害呀,自己亲戚都这么用”。

菲菲咳了一下,说道:“叶总误会了,我就是一个业务员。谈不下单子,饭都没得吃。”

洪学军:“好!就凭你这个思路,我绝对会在你那里做宣传的。但是有几个问题,余小姐,你一定得给我解惑,我想了好久都没想明白。”

“哦?”菲菲似乎不是很愿意免费讲座。

叶孟德解释道:“余小姐,单子基本就已经定下了。你别担心了。洪总的问题我也知道,很期待你的见解。”

菲菲:“好吧,我洗耳恭听。”

洪学军把疑惑倒了出来:“我们家乡的猕猴桃你应该知道吧?全国知名,别人抢着买。为什么我一提到那里的饮料,别人就不感兴趣呢?”

菲菲来回走了两步:“这个问题我也思考过,但是不知道想法对不对,还请两位指教。我觉得猕猴桃是农业产品,卖的是初级产品,不需要太多科技含量在里面。人买东西都有这种心理,初级产品还是知名产地比较好,比如大枣就要买新郑大枣。但是饮料不同,已经涉及到科技含量了,如果是县城里面做这个,即便工艺并不落后,心理上别人也会缺乏信心。越高科技越是如此,比如联想,为什么不叫北京联想,而是叫中国联想。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其实啊,如果咱们绿园做成河南品牌,还有一样好处。”

“什么好处?”叶孟德追问。

“河南是农业大省,全国的粮食等农产品都得看咱的,这叫先天优势。基于农产品加工的饮料,咱们也应该是全国最好的。”

叶孟德脸露欣喜之色:“余小姐,今天真是受教了。这样吧,你这边忙完了去我那里一趟,事实上我也有个难题一直没什么进展,请你帮个忙。”

菲菲客气道:“叶总,只要你给口饭吃,我感激还来不及呢。这是你给我机会,我非常感谢。”

晚上回到丁晨家,菲菲一边摸着丁晨的头,一边简单把白天的事情介绍了下,并得意道:“今天太解气了。被老罗整天旁敲侧击,烦也烦死了。今天终于可以理直气壮抬头做人了。”

丁晨巴结道:“我就说嘛,只要你好好干,还就没你做不好的事。我就惨了,今天领导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

“没完成就留明天呗。你够尽心的了,整天加班加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菲菲不以为然。

丁晨叹了一口气:“不是,涉及到欧阳公司的业务。那天估计是把她得罪了,现在我说什么她反对什么。”

菲菲一口气又上来:“她还来劲了!那天打人还没跟他算账呢。我找她理论去!”

丁晨赶紧劝道:“算了吧。你吃亏了还不是我心疼。公司的事就算了,我也尽力了。”

菲菲:“那好,咱去看看小雅。徐磊那混蛋又走了,又把小雅一个人扔下了。这小子,没那本事还整天跟明星赶场一样,回来我非收拾他。”

丁晨小声嘀咕道:“你操的什么心,人家小雅觉得好就好。再说,我也觉得徐磊挺有本事的。”

菲菲怒目圆睁:“他有本事?狗屁!你说谢云迁有本事我都信,人家不声不响就下去建基站了。以前还真看不出来他能下这狠心。徐磊算啥,没一点责任心。”

丁晨摇头:“徐磊怎么没本事啊?比我强多了。”

菲菲“扑哧”一笑:“没发现你这么谦虚啊?哪儿比你强了,说说,姐给你点评点评?”

丁晨扭捏着不好意思说。

菲菲:“说啊?”

丁晨还是不敢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8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