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捅着丝袜进去 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你怎么下来了。”楚惜回过头,看到封御站在自己身后,对自己来说很沉重的袋子,在他的手中很轻松的就拎了起来。

“看你那么久没上来,就下来找你了。”封御一个人就把刚才难住楚惜的东西全部都拎了起来。

楚惜想了想,自己确实是买了好多东西,花费了很多时间。

看到封御的手里拎着那么多的东西,楚惜对封御说:‘我帮你拿一点吧。’

“不用了。”明明手里拿着那么多的东西,但是封御走在前面,比楚惜还要快多了,楚惜要小跑着才能跟的上封御。

两个人在电梯里,楚惜小心的打量着封御,刚才的衬衫已经被换掉了,封御有洁癖,不能容忍自己的衣服上有一点灰尘,现在他穿了一身的休闲装,和平时给人的感觉不大一样,乍一看,就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

“你为什么一直偷偷的看我。”封御说。

楚惜明明没有看到封御回头啊,怎么知道自己在偷看他。

楚惜忙说自己没有,封御转过头,楚惜往后退了一步,封御一只手撑在电梯上,看着楚惜说道:“真的没有嘛?”

电梯里的空气变得愈发稀薄,楚惜觉得自己都无法呼吸了。

要是在这样和封御单独相处,楚惜真的很害怕自己的心真的要跳出心脏病来了。

还好,这个时候,电梯叮咚一声,提示他们已经到了。

封御松开了楚惜,提起地上的购物袋,走出了电梯。

楚惜拍了拍胸口,自己真的是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回到封御家里的时候,楚惜看到家里已经焕然一新,家具摆得整整齐齐,打扫也很干净。

“没想到你们效率那么高啊。”这里看起来,确实像是一个正常的家了,和之前的感觉差了很多,楚惜觉得自己的品味还不错啊,这些家具放在一起,真的是蛮搭的。

白泽已经累瘫了,他摸了摸自己已经瘪下去的肚子,觉得自己简直是要饿死了。

楚惜说自己买了食材回来,要是他们不嫌弃的话,就自己来煮饭吧。

封御说:“你来给我打下手吧。”

白泽眼睛一亮,封御居然要煮饭了,看来自己今天一天的劳累是有成果的,成了封御一顿饭,几天再怎么累也值得了。

楚惜平时在家里的话,偶尔也会给妈妈帮忙,但是看封御切菜的动作,明显就是一个非常熟练的人啊。

现在居然还有做饭那么好的男孩子,还真的挺少见的。

不过封御也是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中长大的,这些小事应该不用他亲自动手吧,她这一手的厨艺,到底是从那里学过来的。

“我十八岁的时候开始,就一个人生活了。”封御似乎感觉到了楚惜的问题,说道。

十八岁啊,那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年纪,自己现在还需要姐姐和母亲的照顾,以前封御一个人生活的时候,恐怕也过得很辛苦吧.

白泽凑过来说:“你可千万别对封御心疼,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身家百万的人了。”

百万?怎么可能啊,楚惜不太相信,十八岁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念大学吧,封御就算比较优秀也不可能那么厉害吧。

白泽看楚惜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对楚惜说:“我可没骗你,封御的脑子好使,从小就开始把自己的零用钱攒下来做投资,你不信自己问他。”

白泽那个时候就是在拼了命的读书,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这个朋友已经是个大富翁了,你说气不气人。

也难怪爷爷总是那自己和封御比,这就是自己家的小孩和别人家的小孩的区别啊。

封御直接拿起一块排骨塞在白泽的嘴里:“吃的东西也堵不上你的嘴吗?”

白泽心里委屈,自己可是在帮封御宣传他的光辉历史,自己把封御说的那么优秀,楚惜一定会封御很崇拜的,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看着封御像是变魔术一样把一盘盘的菜端上来,楚惜都惊呆了,没想到封御的厨艺那么好。

她尝了一口,色香味俱全,真的是很好吃。

“今天啊,我也是沾了你的光,才能迟到封御做的菜啊。”白泽说,要不是楚惜今天爷在,封御绝对会给自己吃外卖。

楚惜一边扒着碗里的饭,一边看着封御,白泽说的是真的吗?

吃完饭以后,楚惜一个人刷碗,把那些餐具上的水擦得干干净净,然后摞在一起。

又把厨房收拾了一遍,感觉差不多了。

白泽吃完以后,就表示自己不继续当电灯泡开溜了,封御问楚惜是要和咖啡还是喝茶。

“茶吧。”咖啡的味道,楚惜一直不太喜欢,可能是因为自己不喜欢苦味吧。

生活已经那么苦了,所以就觉得天天的东西好像更对自己的胃口,楚惜喜欢茶叶留在口中那种淡淡的甜味。

封御给楚惜泡了茶,楚惜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低头喝茶,但是没成想因为茶太烫了,楚惜没注意,一不下心,一杯热茶就倒在了自己身上。

“你没事吧。”封御对楚惜说。

“没关系没关系。”楚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在封御面前出糗。

茶叶都倒在了楚惜的裙子上,因为水渍,让本来就颜色很浅的裙子,贴在楚惜的身上,直接就透出了里面的粉红色内衣。

楚惜脸红红的,双手抱在胸前,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笨,。

封御转过头,走进房间拿了一件自己衣服,递给楚惜:“你先把衣服换下来吧。”

楚惜也不能穿着湿了的裙子回去,就接过了封御手中的衣服,走进了封御的房间。

这是楚惜第一次一个人留在一个男人的房间,房间里有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很干净,床上的被褥都整理的很整齐,就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楚惜的手里拿着封御给他的衣服,是一件很宽大的T血衫,楚惜低下头,闻到上了上面淡淡的味道。

和女生身上的香味不同,这是一种很清爽的味道,应该是封御用的洗衣液的味道,上次自己和封御抱在一起的时候,闻到的就是这个味道。

楚惜脱下身上的裙子,换上了封御的衣服,身体被封御的味道包围,就像是被封御拥抱着的感觉一样。

封御的身高比楚惜高二十厘米,所以他的上衣穿在楚惜身上,就像是裙子一样,楚惜光这两条腿从房间里走出来,不好意思的问洗衣机在哪里。

“在洗手间,这边直走。”封御说。

楚惜嗯了一声,去了洗手间,封御走到阳台把窗户打开,松了松自己的衣领,做了几个深呼吸,差一点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楚惜把衣服放进洗衣机,洗衣机都烘干功能,应该很快就能洗好。

“这次的茶不烫。”封御重新拿了茶杯放在楚惜面前。

楚惜点点头。

“林海,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我有派人看着他,不会让他在跑了。”封御说。

楚惜依然还是点点头,因为在经历了那么糗的事情以后,楚惜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不过,就算什么都不说,就这样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好像也很好。

茶已经喝完了,封御起身说他去添一壶新茶,楚惜也站了起来,说自己来就好了,楚惜一个不小心,绊倒了桌子,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

“小心!”封御一把拉住了楚惜,但是楚惜失去重心,一只手抓住封御,惯性把封御也给在了地上。

就在要摔倒的那一瞬间,封御一把搂住了楚惜,在下面给楚惜做了人肉垫子。

楚惜以一种很暧昧的姿势躺在封御身上,整个人完全压在了封御身上。

封御能感觉到胸前有两团肉软的东西贴着自己,楚惜的腿就放在自己的腿上。

楚惜刚想开口问封御没事吧,就感觉在自己的小腹那里,好像 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到了自己。

虽然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但是基本的生理只是,楚惜还是了解的。

她大叫一声,从封御身上爬了起来,但是她忘记了,封御输躺在地上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白色的。”封御话音刚落,楚惜就一脚踹了下来。

在送楚惜回家的路上,楚惜真的是觉得自己真是要尴尬死了。

自己当时怎么会一脚踹到封御的脸上呢?自己是疯了吗?

她偷偷看了一眼封御现在的表情,封御只是开着车,什么都没说,一如往常,但是他的左脸,似乎有个印子。

自己今天到底在做什么啊, 自己真的是要疯了。

要怪只能怪封御,为什么会报出自己内衣的颜色啊, 就算他看到了,装作没看到不就好了。

楚惜真的是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最好是永远都别出来,今天真的是自己人生中最丢人的一天。

封御把车子停在楚家门口,楚惜看了看封御,封御也转过头看着楚惜,楚惜结结巴巴的说:“那个,今天的事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8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