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那一晚他真的好大 被轮奸的故事

“我,我哪有痴心迷恋!同名的人也,也是很多的!”但因为底气不足,声音越说越小。

“是很多,”少年概括道,“但绿色眼睛,毛发旺盛,关键的是,眼角旁边一颗淡红的痣...沃尔夫小姐,这让我很难相信描写的不是我。更何况...你把我放在什么情境里了,嗯?”

切西娅又羞又窘,但这件事情,某种意义上确是她有错在先。前段时间城里小有名气的色情刊物征稿,向来是忠实拥护者,又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切西亚试着投出了自己的作品,竟是大受好评,为此还收到了一笔不菲的稿费。高兴之余,她也担心其中的内容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想到投稿本就是化名,刊物在她认识的人里也没什么受众,便又放下心来。谁知这一点小小幻想竟被他本人发现,如今找上门来。

到不是真的喜欢面前这个名叫利奥的少年,但如果说要把什么人作为情色小说的原型的话,就非他莫属了。

切西娅是在一次水系魔法课结束后留意到他。这个时代由于魔法的普及,年轻人们都不再重视游泳这类物理技能的培养,但他显然不是。兴许是常常展露在阳光下的缘故,少年的肤色要比同龄人深一些,刚游完泳的身体湿漉漉的,水珠从棕色发梢掉下来,流过胸前茂盛的毛发 ,缓缓向下,勾勒出饱满的,线条分明的肌肉。若是再向下,不知藏在宽大短裤里的,是否也像他本人一样生气机勃勃?

切西娅默默庆幸自己因为整理东西慢了些而没有错过这样的风景。利奥显然是想在下课后练习一会儿游泳才会被自己遇见,但彼此的交集也仅限于此了,她并不想与校里的风云人物有过多接触——更多时候,她还是希望待在由各种书构建的小小世界里。

但肉体确实是好肉体——那天的景象像是在心里生了根,总是挥之不去。是以下笔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借用了他的样子,并赋予了那具身体各种...鲜活大胆的想象。内容写得顺畅极了,然而在起名的时候却遇见了困难,怎么样都想不出一个适合他名字,心一横,索性用了他的本名。

看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今这具美好肉体的主人正不悦的靠在对面的桌子上,等待着她的回复。

“对不起——我不该用你的名字,不如,不如我把稿费给你做补偿?还剩下七百多克索朗,我还没花多少呢。”切西娅小心翼翼地,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我不缺钱。我只是好奇...你跟我也不熟,怎么知道我做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这...该怎么回答呢?难道要告诉他,她想象这个少年,用勃发的茎身狠狠刮过,抚平自己身下每一个褶皱;还是告诉他,她想要少年用热气腾腾的白色浊液,灌满甬道深处的那个小小器官?

也许,她确实痴心迷恋着他的身体。

利奥见她不说话,耳朵却红得像是要滴血,戏谑之心顿起,“你这样写,让我觉得很羞耻。不如,你在我面前读你的书,读到我觉得满意了,就算扯平,如何?”

读...读出来?切西娅顿时觉得不妙。那根本就不是他觉得羞耻,只是他想出来羞辱自己的手段吧?况且两个年轻异性单独处在一个空间里,还要念出她动情时刻写下的文字...这根本就是色情小说的开头吧?尽管对方是自己的性幻想对象不错,但她也不想把第一次交代给一个没什么感情基础的,近乎陌生的男性。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悄悄挪到门边,就在切西娅要抓到门把手的时刻,魔力涌动。有力量迅速把她拉回来,脸朝下地压制在课桌上。课桌有些高,她没法掂到地,想要试图挣脱,但显然自己的魔力和对方不是一个量级的。奇怪,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应该有这么强的力量吗?

但这个姿势...真是太糟糕了。

切西娅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几乎整个人贴上来,有热气拂在耳边, “沃尔夫小姐,逃避,可不是好的习惯。”

有一只手撩开她的裙摆,不知怎么的动作了一下,软绸制的贴身衣物便裂开来,少女隐秘而软嫩的那处暴露在空气里,微微瑟缩着。

“不要...不要这样,利奥,求你了。”切西娅几乎要哭出来,她态度软下来,“我不想...把第一次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好啊,我也不想勉强你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做。”他似乎在“不喜欢”上加了重音,“但我是真的挺生气——”

接着那叠牛皮纸被放到眼前:“读吧。”

“...楼道里静下来,两个人的...性器相连着,发出黏腻的水声。”

“她被插得说不出话来,但每当龟头...的棱状沟擦过某处的时候,都引出一阵微小的颤抖...”

她念不下去了,半是因为羞耻,半是因为...身后正被一团...东西危险地抵住,即使隔着袍子,也能感受到灼热的温度。

“你答应我不做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7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