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偷情车震干一夜,宝贝儿我这就喂饱你

得,贼船已上,大佬不放人。紫头发哎呦一声,笑盈盈地走过来握住初柠的手:“初柠是吧?以后多多关照啊。”

紫头发大名唐雪,海王星协会核心骨干之一。

他们社长是被迫从副社的位置提上来的,被转正一周,还压着火。

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

存在感还不如活动室窗前的小盆栽高。

但越是这样,唐雪越得配合。

她拉着初柠神神道道地扯了一堆社团福利,虚虚实实说了一通。

初柠听得云里雾里。

只明白了这是一个照顾流浪动物的社团。

最后唐雪锦上添花:“哎,不光这些,加入了咱们社团后,还有个贼大的惊喜。”

她业务娴熟地从包里翻出一小沓健身房会员卡,“内部优惠价,一年只要99.8!咱们社好不容易拉的外联赞助,宝宝给个面子好伐?”

秒变星星眼。

初柠:“……”

更想退社了。

——————

跟新社团比起来,还有让初柠更操心的。

晚十点,初柠跑到阳台给许星昼打了今天第三通电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回许小船终于是活的了。

“小船同学,”初柠神秘兮兮地叫了他一声。

“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你明天将是超有口福的一天。”

“……”许星昼:“说人话。”

没劲。

初柠撇了撇嘴角,又迅速调整状态,热情地说:“明天的同乡会向你伸出橄榄枝!”

“不去。”许星昼问,“你要去?”

“对啊对啊,我们一起!”

初柠打着如意算盘,有许星昼作伴,就不怕一个人尴尬,就可以两个人一起尴尬了。

“那更不去。”

初柠不死心:“我掐指一算,你明天其实还有一劫,需要老朽帮助渡劫化解。”

“我宁可灰飞烟灭。”

初柠:“很遗憾,你失去一个作为成年人通宵happy的夜晚,好好当你的未成年吧。”

那边是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应该是在打游戏,初柠听见他顿了一下,问:“在外面过夜?”

初柠也不太确定,听学长说晚上可能会通宵唱K,模棱两可地嗯了一声。

她眨眨眼睛,有点小开心:“小船同学是不是不放心我?!”

许星昼嗤了一声,男生声线凉薄,掺着一点漫不经心:“怕你喝死在街头,更怕你扰乱社会治安。”

高考结束那个夏天,初柠在班级聚会上喝了酒。

酒力差得让人头疼。

席间听说许星昼要出国读书的消息,她给另一个城市的许星昼打电话:“小船呜呜呜,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怎么办,呜呜呜……”

哭丧一样。

彻头彻尾一个疯子。

周日傍晚。

今年同乡会是由沈从和另一位计算机系的学姐牵头组织的,选在了学校西门的一家火锅店,包厢已经提前订好。

大家陆陆续续到场,许星昼和初柠到得晚。来的新生占三分之一,剩下的大二大三居多。

许星昼性子冷,素来不爱凑这种热闹。

初柠以为他今晚的人设是朵冷艳的高岭之花。

为了不破坏聚会气氛,来的路上,她一再叮嘱他对同学们热情一些。

意外的是——

一进包厢,就有很多大二大三的同学跟许星昼打招呼。

他认识的人比初柠想象中的要多。

高岭之花拨开云雾跑下了山,摇身一变,自带人见人爱属性。

十分颠覆。

一个大二的波浪卷女生坐到许星昼邻座:“我见过你,你是不是上学期那个在校庆上弹小夜曲的帅哥?超好听的啊。”

男生眉眼生得好,星眸沉沉,瞳仁漆黑如曜石。他的卧蚕很明显,笑起来眼尾下垂,睫毛覆盖下来,形成一个温柔的弧度。不笑的时候五官冷峻凛冽,和身上淡淡的柠檬味掺在一起,清冽又独特,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

许星昼啊了一声:“谢谢,弹得不好。”

他的声线偏凉,初次听给人一种疏离感。如今明显放慢了语速,有意控制着声音里的温度,温和又缱绻,甚至也像沈从一样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波浪卷见许星昼是个好相处的,又跟他扯着其他话题聊了一会儿。

途中也不乏波浪卷二号,波浪卷三号过来跟许星昼搭讪。

后知后觉地,初柠想起快被她忘了的一个事实。

许星昼的脾气一直都挺臭,但是从初中开始,好像就挺招女孩子的喜欢。

对于这一情况,初柠一直都难以理解。

简直是世界第十大奇迹。

那位计算机系学姐叫张乔,很擅长带动气氛,其乐融融的火锅时间还没结束,大家基本已经互相知晓了彼此的名字。

不知道谁提议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初柠不太会玩这个游戏,听了几句讲解,糊里糊涂地参与进去。

第一轮就输了。

游戏黑洞初柠选了大冒险。

游戏玩得挺大。

要求她跟包厢里最帅的男生一起,每人各喝三杯啤酒。

颜值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谁长得帅是有目共睹的。初柠斜对面的波浪卷三号艳羡得跟同伴说:“输了还有这种好事?早知道我就连输三局……”

边说边偷睨了一眼许星昼。

男生却垂了眼睑,专心地划着手机,一副置之度外的样子。他睫毛长,即使是低头,看着也赏心悦目。

一阵起哄。

初柠脸颊泛起不正常的粉色,她拿了酒杯,站起身,离座前在许星昼身边停留了一下,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看着她慢慢朝沈从走去,许星昼毫不意外地嗤了一声。

啧。

果然。

沈从其实也有一众颜粉,这个发展方向虽有偏差,但也不至于太令人意外。

气氛热烈,初柠又是第一个输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她的酒性好不好。

他们用的啤酒杯是300毫升的,3杯将近1000毫升。

对初柠这种酒力差的人来说,致死量。

沈从还算理智,问初柠要不要找服务员换个小杯子。

却有人继续起哄:“哎呀,就是大杯子才好玩嘛,不然有什么意思。”

许星昼掀了掀眼皮,说话的是波浪卷。

初柠是第一局第一个输的,理应遵守规则。

波浪卷这话没毛病。

但是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的刻薄太明显,在座不少人听了都觉得不舒服。碍于情面,大家也没好意思说。

波浪卷却跟没察觉一样,笑嘻嘻地:“不能耽误太久哦,不然需要再多罚一杯。”

沈从有所犹豫,初柠反而率先拿起一杯:“学长,我没关系的。”

张乔在游戏开局之前,还加了条人性化的规则,如果大冒险实施起来有困难,可以寻求他人的帮助。

那这还算事儿吗?

第二杯啤酒喝完,初柠下意识转过脸,隔着桌上火锅氤氲的热气,向许星昼投向求助的目光。

一分钟前,两人的对话是:

——“儿砸,一会儿你表现孝心的时候到了。”

——“不管。”

好在小许最后一丝人性没有泯灭。

尽管不情愿,许星昼还是懒洋洋拿起酒杯,倒满。

这时刚刚一直在跟她聊天的波浪卷打断他:“许同学,你要相信我们初柠嘛。”

她跟许星昼聊得还算投机,甚至是融洽。波浪卷已经知道初柠和许星昼是朋友,但是女孩子心思敏感,她还是捕捉到了许星昼面对初柠的请求时,浑身上下散发的不爽。

波浪卷下意识觉得许星昼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男生放下酒杯,看着她,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一双桃花眼明明是笑意潋滟的,却是极冷的目光。

她打了个哆嗦,听见他低声问:“也行,不过你先喝三杯,我就不帮她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声音依旧温和,可是和刚才跟她谈笑风生的男生相比,判若两人。

许星昼是觉得她身上有种男孩子的爽朗,有话直说,不那么讨人厌。

但凡事吧,都有个度。

波浪卷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许星昼。

许星昼早已转过脸,站起身来,酒杯也已经空了。灯光之下,男生如同雕塑的五官被勾勒得越发深邃,睫毛的阴影淡淡覆盖在眼部,举手投足间是难以察觉的冷漠。

许星昼的话并不难听,反而是那种有礼貌的商量的口吻。

可话里的压迫感格外明显。

她也能看得出,许星昼也在有意维护她的面子,音量控制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程度。就连她身边的另一个女孩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快初柠的大冒险环节结束,游戏进入了第二轮。

一切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晚九点。

一顿闹腾腾的聚餐画上圆满的句号。

除了五六个明天有早课的,剩下的人余兴不减,吵吵嚷嚷地说要去KTV唱歌。

许星昼扶着初柠走在队伍最末尾,张乔学姐回头,笑问:“让小齐她们送初柠回去就行了吧,怎么,你明早也有课?”

小齐是要回学校的女生之一。

许星昼嗯了声,初柠含混不清地接话:“我们小船没——”

许星昼及时捂住初柠嘴巴。

操。

猪队友。

初柠醉意微醺,走路脚步踉跄,企图张口把剩下的话说完。

却有人讨厌地桎梏着她。

这种感觉并不愉悦,她呜呜地像个被封住嘴巴的小动物,发自本能地想要挣脱:“你松开……”

许星昼当然不可能松手。可是下一刻,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女孩子轻轻咬了一下他的手指,没有一点力度,不疼。只留下唇瓣贴在掌心皮肤上时——

花朵一样柔软的濡湿感。

格外清晰。

只是短暂的一刹那,可这触感却如同放电一般,沿着掌心蔓延到全身。

许星昼全身的血液都冻结,然后耳根一点点烧起来。

僵了那么几秒。

反应过来。

差点把喝醉的初柠丢开。

操!操!操!

许星昼恶狠狠地瞪着闭着眼睛的初柠。

“你完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7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