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新婚老婆被两局长玩_我和丰满儿媳性经历

宽敞明亮的客厅,装饰和摆设显得豪华又气派。胡媒婆在八仙桌的上首坐着悠闲地嗑瓜子品茶,小毛苟和两名丫环远远地侍候在一旁。

一声轻咳从门外传来,随即李大鼎倒背双手踱了进来。

胡媒婆叫了地声“李爷”,慌忙起身相迎。

“啊,胡媒婆,请坐,你请坐!”李大鼎呵呵一笑,客气地摆了摆手,径直走到胡媒婆的对面坐下,接过丫环端来的茶,揭开盖儿,轻轻吹开杯里的浮叶。

过了一会儿,李大鼎微微呷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凝视着胡媒婆问道:“胡媒婆,你知道我今晚为什么把你请来吗?”

胡媒婆显得有些儿紧张,惴惴不安地陪着笑道:“不……不知道,李爷有事吩咐尽管说,老身一定尽力效劳……”

李大鼎语气略带忧伤地叹息道:“胡媒婆,实不相瞒,李某我年近四十,至今尚无子女,这是我一桩难言的心事啊!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李家在我的手里断了香火吧?”

胡媒婆听话听音,立即会意,咯咯一笑:“李爷是不是看上谁家的闺女了?你放心,不管是谁家的闺女,无论贫富贵贱,只要你李爷看上了,老身一出马,保准十拿九稳。”

李大鼎开心哈哈一笑:“哈哈,这我知道!凭你胡媒婆的三寸不烂之舌,死能说成活,活能说成死,方的能说成圆,圆的也能说成方,这方圆数十里谁人不知?不过,这次李某看中的并非青楼娼家、烟花女子,而是正正经经人家的黄花闺女,只怕不是几个赎身钱就能办到的……”

胡媒婆听了,不由得暗暗吃惊,但她不动声色,微蹙眉头,思忖着道:“若是正经人家,那倒真的要多费点口舌才成,但不知李爷看上的是谁家的闺女?”

李大鼎含笑道:“梅家坞梅家!”

胡媒婆心里“格登”一下,吃惊地脱口而出:“你说什么,梅家坞梅家?”

李大鼎点点头,正儿八经地答道:“对,梅家!怎么,胡婆婆,梅家的妞儿你也知道?”

胡媒婆极力掩饰慌乱,干笑几声道:“知道,知道,我是吃这碗饭的,就象猫儿闻腥一样,怎会不知道梅家坞出了两个美若天仙的闺女呢。她们是堂姐妹,一个叫梅小莹,在上海洋学堂里念书,还有一个留在家中,叫梅小兰是不是?”

李大鼎抚掌大笑道:“对,对,胡媒婆果真名不虚传!好,既然你知道梅家的闺女,那这事就拜托你了。”

胡媒婆狡黠地笑笑,佯装糊涂说:“哎,李爷,你还没说看中的是梅家的哪个闺女呢?”

李大鼎瞪着眼睛,嘻嘻笑道:“嘿嘿,这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上洋学堂的那位,李某没那福份,也侍候不了,我要娶的是那个叫梅小兰的妞儿!”

“啊,你是说那个梅小兰呀!”胡媒婆心里一阵惊慌,极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夸张地大笑起来,称赞道:“李爷真是好眼力啊!那梅小兰可真是百里挑一的人品哪!那脸蛋,那身段,那肌肤,天生丽质,简直粉砌玉雕一般,真没什么可挑剔的,还读过几年私塾呢!”

李大鼎听得心花怒放,乐不可支地说:“对,没错,人我见过,那人品不仅是百里挑一,简直世上少有!”

“什么,李爷已经见过她了?”胡媒婆凛然一惊,愕然地瞪着得意地向她点头的李大鼎。

李大鼎得意地说:“对,人我见过,前两天在慧觉寺里我见过她!”

胡媒婆瞠目结舌地怔忡半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悻悻说:“那好吧,既然李爷亲眼见过,也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

“好,拜托,拜托!”李大鼎咧嘴一笑,把手一拱说着,轻轻击掌两下,两个丫环用托盘端着几封红纸包着的银元,款款走上前来。

胡媒婆惊慌失措地道:“李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大鼎眉开眼笑,郑重其事地说:“胡媒婆,李某现有四房太太,来路都不怎么光明正大,没有一个用过大媒,而梅家的闺女,我非明媒正娶不可,一定要堂堂正正地把她娶过来。这是谢媒钱,你放心收下,事成了,赵某另有重赏!”

“不,不,李爷,我……不能,我不能收你的媒钱……”胡媒婆目瞪口呆,暗暗叫苦,不知所措。

李大鼎沉下脸来:“嗯?胡媒婆,你这么推三阻四是什么意思?”胡媒婆慌乱地说:“李爷,这事……不成,我只怕不能胜任……”李大鼎恼火地眼睛一瞪:“什么?胡媒婆,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若不答应为我说媒,惹恼了我,你今天休想走出我这李家大院!”

四姨太卧房里,李大鼎一脸春风地走进门来,四姨太见了,连忙从绣榻上起身,迎上前为李大鼎宽衣解带。

李大鼎兴致勃勃地笑着说:“老四,明天一早你给我张罗一下,挑个好时辰,我们一起到官岩山的庙里去拜拜菩萨。”四姨太惊讶地一怔:“哟,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一个整天喊打喊杀的人,怎么忽然之间想到要去求神拜佛了?”李大鼎嘿嘿一笑:“我不是也想娶门好亲,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嘛。”

四姨太接过李大鼎脱下的衣服往衣帽架上一挂,没好气地说:“哼,依我看,凭你这副德性,求了也是白搭,菩萨才不会管你的事呢!”李大鼎往床上懒洋洋地一躺,悻悻说:“不是说官岩山的菩萨很灵吗?”

四姨太冷笑说:“那得看是谁去求了,你呀……我看算了吧!”李大鼎并不介意四姨太的态度,一本正经地说:“不,我一定得去求求,诚心诚意地求菩萨保佑我能娶到那个梅小兰,然后请观音送我一个大胖儿子……”

梅小兰在闺房里独坐灯下,手拿着季春生送给她的蝴蝶结痴痴地出神。蓦然,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梅小兰一惊,慌忙把蝴蝶结藏在枕头底下。

梅母阴沉着脸走进房间,审视着神色慌乱的梅小兰:“你把什么东西藏起来了,拿来!”梅小兰紧张地摇摇头:“妈,没……没什么……是……是一本书……”梅母疑惑地说:“一本书?是什么书,拿出来给我看看!”

梅小兰坐着不动,默默抗拒。

梅母上前一步,飞快地伸手从枕头底下把蝴蝶结抢在手里。

梅小兰大惊:“妈,还给我,快还给我!”

“蝴蝶结?一个蝴蝶结你紧张什么?”梅母疑惑地拿在手里端详着,很快明白过来:“啊,我知道了,这个蝴蝶结是春生送给你的吧?”

梅小兰流泪央求:“妈,还给我,快把它还给我呀!”

“还给你?你别做梦了!”梅母严厉地说:“我今天去过春生家了,已和他的父母说好,他们过两天就把春生送到黄宅去学木匠,你别存什么想头了。”

梅小兰愕然痛苦地叫道:“妈……”

梅母冷冷地说:“还有……春生他爹妈说了,你是一个已经许了人的姑娘,应该放尊重些,别老是去缠着人家春生!”

清晨,季父坐在家中的一条小凳上穿草鞋,一副整装准备出门的样子。

季母拿着梅小兰送给季春生的手绢走了过来:“他爹,你看这是什么?”季父接过手绢看了看:“这是一块手绢呀,哪来的?”季母说:“我在春生换下的衣服口袋里发现的,我琢磨着这肯定是梅小兰送给他的东西,就收起来了。”季父说:“好,你这就去梅家,把手绢送还给梅小兰!”

“不用了,我来了,你把手绢给我吧。”梅母冷笑着走进门来,从季父手里接过手绢,顺手拿出蝴蝶结放在桌子上:“我这里也有一样东西,是春生送给小兰的,你把它收好啰,别忘了还给春生,哼!”

梅母说完,不屑地冷哼一声,顾自转身走出门外。

季父气得浑身发抖,骂道:“混帐东西,他……他居然给女孩子送这种东西,真是没廉没耻,丢人显眼!”季母连忙劝慰说:“他爹,孩子不懂事,你别生他的气了!再说,他马上就要出远门了,这样也好,反倒可以断了他的想头。来,快吃饭吧,吃了饭你还要去黄宅呢!”

季父重重地叹口气走到桌子旁坐下吃早餐,季春生睡眼惺忪地走下楼来。

“爹,你要出门吗?”季春生望着闷头用餐的季父问道。

季母闻声回头:“是啊,你爹想早日送你去黄宅,今天去问问你师父。”季春生惊疑不定地说:“爹,不是说好下个月吗,干嘛这么焦急呀?”季父恼怒道:“哼,你这浑小子,你都闹得我们家鸡犬不宁了,我要是再不把你送走,岂不要闯出祸来?”

季春生愕然道:“爹,我……我闯什么祸了?”

季母叹息说:“春生,昨晚梅小兰她妈找上门来了,说你三天两头缠着小兰,对她们不安好心,你爹不服气,和她吵了起来。所以,我和你爹商量好了,还是早日把你送去黄宅,免得你和梅小兰闹出什么事来。”季春生一愣:“我……我没缠着小兰呀,我们怎么会闹出事来呢?”

“你还说没缠着梅小兰,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季父拿起放在桌上的蝴蝶结扔给季春生,生气地说:“哼,再这么下去,没事也要闹出事来!”

季春生吃了一惊:“蝴蝶结……哪来的?”季母说:“是小兰让她妈送还给你的!”季春生浑身一颤:“她……真的是她……把蝴蝶结还给我了……”季父冷哼说:“哼,她们攀上了东溪口丁家,过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日子去了,还会看得上你这个穷小子给她送的蝴蝶结?”

季春生目光一黯,痛苦地低下头去,不再吭声。

季母劝道:“春生,听你爹的话,还是早日去黄宅你师父那里把手艺学好。你已经长大了,应该懂事了,不该让你爹再为你操心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7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