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女生折磨男生射精的故事 大唐双龙干萧皇后

“绵绵!”杜如云轻轻的叫了声,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让顾绵绵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捕捉了。

“怎么了?”顾绵绵放下茶杯,微笑看向杜如云。

“这里…是R料店!”杜如云细声细气的提醒。

“我知道。”顾绵绵颔首,表示自己知道。

“那…那你……”

杜如云指指顾绵绵的坐姿,一脸难过道:“抱歉,我不清楚原来你不知道这里的礼仪,要不我们换一家怎样?”

“这里挺好的,没有必要换。”顾绵绵先是否决杜如云的提议,接着很疑惑的问:“什么礼仪?”

“就是…就是……”

杜如云有些傻眼了,这种料理店的礼仪不都是公认的吗?就像西餐礼仪一样,大家小姐从小学习各国用餐礼仪,顾绵绵该不会是……

“哦--”

“原来如此!”顾绵绵点点头,看着一脸为难的杜如云,笑的一脸灿烂:“我是Z国人,这里也是Z国。没有必要遵循他国的礼仪,有句话是说入乡随俗,这里是Z国,就算礼仪也该是我国的礼仪。”

“绵绵说的没有错。”久久没有说话的程溪年,一开口就是符合自己的妻子。

好一个夫唱妇随!

顾绵绵转头看向程溪年,程溪年也抬眼看向顾绵绵,默契的好像约定好一样。

“咯噔”一声,稳坐钓鱼台的杜母微微蹙起了眉毛,这种眼神…莫非是溪年对顾绵绵有了心思?

低头借着喝茶的功夫掩盖住眼中所有的情绪,杜母抬头时已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溪年,你和绵绵的感情这么好,谢姨也能放心了。”仿若是放下了自己的心结一样,杜母对着顾绵绵发出善意的微笑,整个人的气势也缓缓的发生着的变化。

“谢谢谢阿姨!我和溪年会一直这么好下去!对吧?老公!”顾绵绵语气略带娇羞,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程溪年。

“对!”

杜如云泄了气,有气无力的,甚至无法维持自己的礼仪。

杜母浅浅的笑着,说:“年轻的时候总是听从家族和父母的,一定要遵守各种礼仪,不能让人看笑话。”

说着,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看着杜如云叹气道:“如云这个丫头受我这个老古板的连累,活的太累,不像绵绵你这么轻松。”

轻松?呵呵!

意思就是杜如云礼仪做的很好,她顾绵绵根本就不懂什么礼仪了!

顾绵绵心里冷笑一下,这个锅她可不背,放下茶杯,顾绵绵朗声笑道:“谢阿姨,我爸爸说,人只有简单点才能活的开心。因为我们一家人都是纯种的Z国人,我爸爸妈妈认为我学会Z国的礼仪就好了。至于其他国家,了解就行了。”

“哈哈!”杜母貌似开怀的笑了两声,对顾绵绵说:“你的父母真是开明!”

“是的,我爸爸妈妈很开明,教的也好。要不然,爷爷也不会选择我作为溪年的妻子。”有事没事口头上利用一下程爷爷,这效果好的不要不要的,没看到对面母女齐齐变了脸色吗?

杜母被气得一佛升天,你爸妈教的好,程老爷子就选择你作为程溪年的妻子,那岂不是在说她教的不好吗?

即便如此,杜母还是能够保持镇定,甚至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好像没有听明白顾绵绵话里的意思。

母亲修养足够,女儿可就不同了。或许是护母心切,杜如云当即红了眼睛,柔柔弱弱的语气,气势上首先弱了三分。

“绵绵,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杜如云神色不满,充满控诉,委屈巴巴的看着程溪年,只希望能够引起程溪年的恻隐之心。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程溪年不仅没有看,反而对着顾绵绵点头,似乎极为赞同。

这是危险的信号,杜母不再作壁上观,试探也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真刀真枪了。

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不等顾绵绵回答,杜母就语带责怪的说:“如云!”

“嗯?”杜如云还委屈着呢,听到母亲的声音,转过头,脸上的我见犹怜清晰可见。

想要伸手替女儿擦眼泪,眼底却发现顾绵绵那似笑非笑的笑容,手下顿时一紧。

“如云,绵绵不过就是说了实话而已,你这孩子,假话听多了,还不能听几句实话了?”略带责怪的语气,当头一棒打醒了杜如云。

深思镇定,杜如云抬头,拿着纸巾默默的擦掉眼泪,对顾绵绵和程溪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绵绵,我就是这个脾气,还希望你不要介意,听不得别人说我父母。”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啊!”顾绵绵耸耸肩膀,一脸无辜。

呃!

杜如云苦笑一声,说:“抱歉!”

“没事。”顾绵绵摇头,本来就没事,是你们非要找事。

“好了好了,事情说开了就好了。”程溪年不说话,杜母这个长辈只能暂时调节气氛。

等着菜上来的时候,杜如云一脸温柔的介绍各种菜,还很熟练的给程溪年夹了一筷子的菜,说:“溪年,你最爱吃这个了,多吃点!”

“咳咳!”杜母咳嗽一声,小声提醒:“云云,这种事情以后是绵绵要做的。”

“哦--”

杜如云有些失落,也有些尴尬的看着筷子上的菜,是放下好还是不放下的好?

顾绵绵笑了一下,拿着盘子接过去,问:“溪年,你怎么从来不告诉我你喜欢吃这个菜?”

明明是很平常的语气,程溪年却感受到了危险,冷淡的说:“因为我现在不喜欢了。”

“哦,你口味换的很快。”不痛不痒的一个评价,程溪年暂时松懈,对面的杜如云却泫然欲泣。

顾绵绵只当做没有看到,至于盘子里面的菜,她也没有打算要吃。

刚刚吃了一口自己感觉还可以的菜,杜母又开口了:“绵绵,据说你爸爸的公司好像资金有点紧张?需要帮忙吗?”

“阿姨的消息倒是很灵通。”顾绵绵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杜如云,心道果然是一餐名副其实的鸿门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6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