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屈辱警花系列小说全集 和爸爸在办公室大战

素婉带着罗素、锁秋二人跟在李乐后面进入养心殿时,武睿正背对着她们,直直地站在殿内。

给太后制作的那套冬装,已经被武睿派人给拿了过来,如今便摆在武睿的面前。

罗素不敢四处乱看,只全程低着头,也正是因为她这个动作,所以才瞟见了地上那滩未干的茶水。

看来,武睿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皇上,皇后娘娘到了。”

许是怕武睿没听到他们进来的动静,李乐率先走到他的身后,哈着腰轻轻提醒了一声。

“臣妾见过皇上。”

“奴婢参见皇上。”

这种情况下,罗素丝毫不敢有所迟疑,一经李乐通报,便跟在素婉身后跪下身来,将头深俯在地,大气不出。

然而,她在地上跪了许久,却未听到武睿有丝毫动静,正在她以为武睿是站在那里会见周公之时,一个冷怒的声音却在她们头顶淡淡响起。

“皇后,你可知错?”

原本听到这问,罗素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但接下来素婉的回答,终究是让她又放下心来。

“回皇上,臣妾不知。”

明知故犯的情节,会比明知错犯轻些,而不知误犯,又要比明知错犯会更轻一些。

所以在来之前,罗素猜了一下武睿大概会说什么话,并将所有应对之语都细细教给了素婉,其中,第一条便是“咬定口说自己对牡丹一事毫不知情,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知?”

武睿的语气比之方才,要更淡一些,罗素看不到他如今是何表情,却可以嗅出其中危险的味道。

说实话,罗素挺怕素婉会扛不住武睿的威压,然后再说漏嘴或者说错话,不过,接下来素婉的反应,却真真实实让她能够把心安在胸膛当中。

“臣妾…着实不知。”

虽然素婉话里,多了那么一丝恐惧之意,但她此刻茫然无辜的表情,却能让她的话更为武睿所信。

“那好,你不知,朕来告诉你。朕且问你,为何太后的冬装上,会绣有牡丹图案?”

面对这般小白的素婉,武睿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怒意,微微朝一旁挪开身子,让面前的太后服饰能够清清楚楚地呈现在素婉面前。

素婉听了这话,倒显得有些不明所以了,面上尽是一副疑惑神情:

“太后乃是一国之主的母亲,牡丹既是国花,当然要用牡丹来衬太后,才能最显太后母仪天下,雍容华贵之资啊。

那日臣妾怕弄错了礼制,还特地问过贵妃妹妹,当时贵妃妹妹也是如此说的。”

这番话,是罗素教素婉说的。

一来是为了显示素婉的愚笨,二来…是祸水东引。

武睿因为冬装的事问责下来,素婉的责任肯定是逃脱不掉的,但把白芷给牵扯进来,事情就会变得好办许多。

从上次宫宴,那个三品文官提出“封赏”一事便可看出,如今白瑞在朝堂之上拉结党派,已有反心,而白芷一直以来在后宫嚣张跋扈的态度还有四处树敌的做法,也令武睿生厌。

不过,因为有白瑞这个定时/炸弹在,所以他不能轻易动白芷,他必须在表面上维持与白芷的“恩爱”局面,而背地里,则是借刀杀人。

他想借的第一把刀,是素婉,但他没想到素婉那么愚笨,完全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更别提让她去对付白芷。

所以他要准备第二把刀,这把刀,必须要是一把利刃,能够吹毛断发的利刃。

沈月敏有一个丞相爹,朝中地位与白瑞不相上下,有这个地位担保,她在后宫做起事来就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畏手畏脚。

而另一方面,是因为沈月敏足够聪明,朝中未嫁的小姐,不管论才华或是论心思通透,沈月敏排第二,无人敢排第一。

故只有她,才能斗得过白芷!!

否则,他不会着急封沈月敏为贵妃,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为了后宫制衡。

不得不说的是,罗素这招“祸水东引”,的确有点用处,素婉那番话一出口,罗素只感觉房内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武睿的火气虽不减,但起码不再是针对她们了。

“先平身吧。”既然知道了冬装之事,是白芷从中作祟,武睿自然没有再刻意为难她们,只挥了挥手,冷声免了她们的礼。

还不等素婉带着她们福身谢恩,武睿的声音又幽幽从地从旁传来。

“念在皇后初理六宫事务,本次朕可以不加追究,但这宫装,下午便要送至各宫,若让太后见了这上的牡丹…皇后你便自求多福吧。”

话毕,素婉看了看武睿,又看了看那件挂在面前的太后制服,明显有些怔愣。

不过,事情如此发展,倒正是合了罗素的心意,她虽还没想出如何掩去牡丹的好法子,但能将衣服拿回去研究寻找对策,自然是眼下最好的情况。

见素婉仍旧怔愣着没有反应,罗素用眼神示意锁秋,二人直接越过素婉,走上前去,三下五除二把那件衣服从架子上扒了下来。

素婉见状,立即反应过来,朝武睿福身告退,随即便带着罗素跟锁秋一路回宫而去。

回到凤仪殿,罗素迫不及待地把那件衣服铺在榻上,细细研究里面的丝线构造,素婉见她这幅模样,免不了也上前来凑个热闹。

只不过,别人凑热闹是来帮忙,她凑热闹…就真的只是凑热闹而已。

“锁秋,你精通刺绣,你过来看看,这牡丹是否有法子可解?”

刺绣在中国可是一门传承了好几千年的艺术,罗素看着上面的绣花,只觉得当真精美无比,但要让她研究其中门道,她着实脑痛。

被罗素唤来的锁秋跟她换了个位置,蹲在那身衣服面前,仔细钻研许久,门路没研究出来,眉头倒是愈发紧锁了。

“这些丝线都连接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想拆了牡丹重绣,是万万不可能的…”锁秋一边研究,一边缓声说道。

看到最后,她站起身来,冲着罗素无奈地摆了摆手:“我无能为力。”

“哐!哐!哐…”

正在此时,午时的钟声,飘过深宫大院,清晰地传入罗素耳中。

时间不多了。

“只有拆线这一个办法吗?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改变牡丹的?”

她就不信,中华刺绣文化那么博大精深,会找不出解决一朵牡丹的办法!

“有倒是有。在牡丹上面另加别的绣线,可以把牡丹花样变成旁的花样…”锁秋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但罗素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担忧,加别的绣线的可以改变牡丹花样不错,但她们根本没有内务府所用的那种绣线。

即便她们真的能有那种绣线。加上去,花样摸起来的感觉,定然也是不同的,这样很容易被太后发现。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要怎么样才好?

“两位姑娘不如先用膳吧,娘娘吩咐我为你们送了些吃食过来。”

罗素苦思冥想不得解法,此时哪有心情吃,只坐在圆桌旁,一手撑着头,另一手无意识地在桌上不停敲动。

从发出的“叩叩”声中,足以听出罗素现下心内究竟有多烦躁。

所以当那个宫女盛好了饭菜送到她身边让她用膳时,罗素极为不耐地挥了挥手,示意宫女不要来打扰她。

但她没想到,这个动作,竟会无意间打到了宫女端着碗的手,顿时,一碗盖满红烧肉的饭,便尽数泼在了罗素身上,红黑的调味料将她的宫装糊得面目全非。

那宫女惊呼一声,忙连连朝着罗素告罪,一边帮她清理衣服上的饭菜,又用手帕想要帮她擦净污渍,但已经染上了色的东西,岂是那么容易便能擦去的。

一时间,罗素低头看着她宫装上已然面目全非的那部分,又看了看铺在一旁的太后制服,心下若有所思。

“锁秋,宫里这种正式的衣服,是不是只能在年宴的时候穿一次?还不能洗?”

被问到的锁秋怔愣了片刻,显然是不明白罗素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她还是下意识回答了一个“是”。

“那…我也许有办法了。”

就这样,罗素跟锁秋从各处弄了些乱七八糟的各种材料过来,二人在房内捣鼓了一个多时辰,各种修修补补。

罗素自认,最终出来的成品,虽然算不得完美,但终归看得过去,只要天不亡她们,那就绝对没人会发现,那上面的花样,竟是太后最厌的牡丹。

忙活了这么一通,罗素跟锁秋从房间里出来,这才知道,在半个小时之前,内务府的人已经将各宫冬衣都送齐全了,只不过,唯独缺了坤宁宫的。

一听到这个消息,罗素连休息都顾不上了,只忙拉着素婉,带上那套被她们改制过的衣服,一路直奔着坤宁宫而去。

在路上,罗素又将等会儿必须要说的话,大概教了素婉一遍。

她发现,素婉自己的反应能力虽弱,但她的表演能力还有记忆力却是很好的,不然,她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地拿到冬装。

罗素跟在素婉身后,刚踏进坤宁宫的大门,便听到从里传出一个极为气怒的声音。

“这些人…内务府这些人是不是根本没把哀家放在眼里?别宫的冬衣都送去了,为什么偏生哀家的还没到!”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