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我妻子被老头操的直叫-宝贝~给我好不好

“阿姨,这些怪物又不是我家养的熊孩子,它们造成的损失我赔不了。”还在和大姐交涉的祁成无奈地加大音量。

“别这么说话,毕竟人家刚失去至亲骨肉,才多大啊。”午大庆提醒了一声,往后看了一眼,那大姐家的孩子还躺在那里,到现在也没有另一个人下来查看。

“才多大?有我这么大了吧?”祁成看了一眼地上的村民,无论是身长还是衣着都摆明了是个成年人,看这大姐的年纪,也能猜出她孩子怎么也得有二十岁以上。

见午大庆和大姐还要反驳,祁成抬手先行堵了回去,“世界上那么多前程似锦的少年人,他们都没有行差踏错,甚至还做过不少好事,也不是说没就没了吗?我有那时间,我也心疼他们去。”

凌央在心里为祁成鼓掌,行动上也竖起大拇指为他点赞,还把手伸到午大庆面前晃了晃,示意自己赞同祁成的说法。

“广播上说了多少遍,关门闭窗别出来?听不了人话就让鬼陪他聊去。”凌央忍不住对自己人翻了白眼,别人护短,这傻大个长短都护,简直是无差别滥情。

同情心泛滥没有错,她懂,但是同情心泛滥滋养出来的人,必定会去坑赖无辜。午大庆这个神圣的性格从长远来看,其实危害还挺大的。

“你们真是冷血。”还瘫坐在地上的小后勤忽然开口,第二次刷新存在感。

在她开口之前,凌央甚至没有意识到地上还坐着个人。她是个扎着低马尾的姑娘,大概二十好几了,脸色苍白,眼眶通红,这时候抬眼看着凌央,满脸失望。

凌央先是嘿了一声,接着目光一扫,惹得刚才气势还挺足的小后勤瞬间就萎了,连跟她继续对视都不敢。

“我,但凡,再冷血一些,也该不管这个任务的。”她见小后勤不看自己,还故意蹲下来,拉近距离,“四十一个结界,要我们十四个人临时应变?在居民区?这种事我真希望我够冷血理都别理。”

森林村刚才的投放情况,说实在的还属于新出现的规模,数量和规模甚至吸引源都不符合之前的预计,可这怎么看怎么需要被重视的场面,却没有被重视,很是蹊跷。

“反正基地也奈何不了我们,以后多的是需要特殊小队的地方,还能给个处分关起来不成?”凌央习惯性地歪着脑袋,继续欺负人家的小心脏,“这整个村子我关心的也就是阿庆家罢了,那我大可以开个结界把这家伙的所有家人接走,剩下的,我管得着吗?”

她打了个呵欠,见对方没有回应,又接着说,“我冷血?那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现在我不用气还没喘顺就站在这里被嘲啊,这个点我也该倒头大睡了吧?再不然也得是跟我家迫迫四四四四四了不是?”

祁成笑了出来,抬手鼓掌回馈这位选手。

凌央站起来,先是点头回应祁成,又偏过去看了一眼午大庆挑了挑眉,接着还不肯住口,继续反讽,“你说你凭什么说别人冷血?啊是是是,嘴长在你身上爱说啥说啥,但你也得要点脸啊。噢,你的血热还伟大,爱怎么挥洒怎么挥洒,那你倒是睁大眼睛认清事实啊,你眼前的那个人,被你挥洒成什么模样了?”

小后勤浑身一颤,抗拒地别过脸,眸中的怒气化作恨恨不甘,眼前的尸体正好被编号七的酸液淋了个遍,没有一处地方是完整的。

午大庆这个人不仅无差别滥情,还大海无量,接受各类观点。他并不觉得凌央的话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也不想反驳,只是唉了一声,示意凌央不要再刺激人家小妹妹了。

“噢。”凌央点了点头,但还是最后加了一段,“好吧,我冷血,你热血。那你为啥是个后勤啊,自己苟在后方却要我们去前线热血?说不定还要求我们挥血撒汗的时候别搞得太乱,免得你们打扫起来麻烦,对吧?”

真是做得越多讨嫌越众,既要求前线队员挥刀斩恶,又要他们慈悲为怀?凌央的情绪完全稳定,说这堆话也都是故意的,这些天真的后勤队员是时候滋醒一个是一个了。

今天要不是这小姑娘失误,而是被她成功救下一人,基地说不定这时候都在给她开表彰大会了。

一直勇敢战斗的人后退一步就是懦弱,一直被保护起来的家伙伸手挥一刀就掌声雷动。

无论是基地里外,都向来如此。

午大庆扶了一下被连击的姑娘,小后勤吞了吞口水,看着地面说了一句,“对不起,长官。”

“我接受。”凌央本来也不觉得被冒犯,“要么你说谢谢好了,反正你也没对不起我,我确实冷血,因为我说过了,其他人我不关心。你也一样,把放在眼里的保护好就行了。”

午大庆还想说什么,却看见蒋迫背着陆霄走过来,便迎上去把人接过来背好。

午大庆的年纪身高和体重都是队内的最高,所以体力活全由他包了。他倒不觉得老被人使唤有什么不适,这个人本身就比其他家伙要壮,这种壮在这群人嘴里又被扭曲成了胖,所以使唤他是为了他好。

“怎么还没醒?下手这么毒?”凌央揍过去看,陆霄脖子上没有被手刀敲过的痕迹,“喂,你这区别待遇!”

对萧络就用手刀,对陆霄就用捏的?

辻栢杄耸肩不解释,他刚才上楼后发现陆霄就在阳台门前,所以是另外找了窗户翻进去的。

可陆霄的反应力忽然变快了,他俩过了两招辻栢杄才找到近身的机会,借着接招掐了脖子。阳台的摆设太杂乱,没有空间跳起来直接手刀。

祁成撇下众人走开几步,和暴瀑核对战况。村子里的人见着大概是安全了,不少老乡也开始往外走。

“我们快回去吧,先去阿庆家把陆霄弄醒。”凌央觉得这个时候不跑路,再被村民围起来无论是欢呼还是声讨都受不住,得赶紧开溜。

“等一下。”蒋迫指了指就杵在小广场上的那幢颇为突兀的三层小洋楼。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