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闺蜜和我给男朋友双飞 陛下不可以戴妃御书屋

三年前,面对霍青心的离去,温询差点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他甚至就想这样,沉沦下去,堕落下去。

那时,温玲珑每天都去看他。。。

其实,他最不想去面对的,便是死而复生的温玲珑。

看到她,他的脑海里闪现出的,都是霍青心惨死时的模样。

那个时候,令他感到最痛苦的,便是每个黑夜的来临。

他不敢睡,就算是睡着了也不敢睡的的太沉。

午夜梦回,霍青心都会出现在他的梦中,浑身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让他每夜都要经历一次离别时的痛苦。

温询病了,心里病了。

作为一个医者,他甚至一度不敢去看太过鲜艳的东西,尤其是红色。

只要看到,都会让他情绪奔溃到难以自拔!

因为霍青心,他将自己折磨成了一个半痴半癫的样子。

温玲珑见他这样,整日以泪洗面,束手无策。

都说心病难医,面对温询的自我放弃,同样在承受着每日的煎熬和痛苦下的温哲,终是看不下去了。

他知道温询听不进任何人的话,所以为了能让温询重新振作。

他故意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他告诉温询,说当今天下,能够使人起死回生的,并不只有药王丹能做到。

萧半平毕竟是大名鼎鼎的鬼医圣手,霍青心又是他的嫡系孙女。

他不可能见死不救!

为了能让温询相信他说的话,温哲更是骗他说,其实自己在小的时候,就曾偷看到过师伯师父们在一起研究,能够使人起死回生的法子。

萧半平选在这个时候出现,说不定是找到了起死回生的法子,才会将霍青心带走。

要不然,怎么解释萧半平的行为。

果然!一语惊醒了温询!

这话更是让他在心底,重燃起了希望。

也许,霍青心还没死,萧半平肯定会有办法救活她!

为了这一丝渺茫的希望,温询终是勉强振作起来,踏上了寻妻之路。

在临走前,他在温玲珑醒来后的半年里,第一次的与她交谈了许多。

而温玲珑自从苏醒后,听到了许多,也见到了许多。

她也渐渐了解了,温询和霍青心之间发生的事。

不再强求,也不再奢望,如今能够再世为人,已是上苍对她莫大的恩赐。

她对温询,选择了放手。。。

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这一番长谈,也让温询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意。

他爱霍青心,就算知道温哲是故意编了谎话骗他,他也情愿相信这谎话是真的。

可是三年过去,人海茫茫,天下之大,温询踏过了许多的地方,没有找到萧半平的任何踪迹。

再过几日,便是霍青心离开了整整三年的日子。

在藏剑山庄里,有她的灵位,在山庄后面的桃林里,有两座衣冠冢。

一座是苏见香的,另一座,则是霍青心的。

霍青云在知道霍青心死了之后,特意在桃林里,为她建了一座衣冠冢。

让她死后,也能和苏见香相伴,到了地下再做好姐妹。

温询这次来,便是想要在藏剑山庄,看一看那桃林的衣冠冢。

只是如今,他根本进不了藏剑山庄。

因为霍青云命令禁止,任何温姓的人进藏剑山庄。

在他看来,霍青心,苏见香,以及霍英,这几个人的惨死,都是温家人间接造成!

他动摇不了药王宗在江湖上的地位,更是无法找他们报仇,只有断绝与他们的来往。

温询一连两三日来藏剑山庄,都吃了闭门羹。

无奈之下,他只好返回,沿着他当初和霍青心回姑苏的路径,准备回药王宗。

而正是这次故地重游,让他有了惊喜的发现。。。

在姑苏城外,有一个安静的小村庄。

这里散散落落住着几十户人家。。。

在一处小河边上,有几间简易的屋子,在屋子的对面有一座看上去十分简陋的,毛草亭子。

不远处,便是两块菜园。

这个地方,冬暖夏凉,非常适合居住。

这个季节,桃花开了,在亭子周围种着的几棵桃树,都开满了桃花。

一阵风过,桃花飞起,飘落进亭子的地上,小桌上。

此时在那菜园子里,一个老者正在弓着身子,拔着地里的杂草。

而在那亭子里,也正坐着一个身着灰色布衣,瘦弱的女子。

此刻,她正在缝制着一件衣裳。

以前,她从未拿过针线,更不用说做女红了。

现在这些,她都是跟着邻居家的阿婆学的。

缝了一会儿后,她不禁顺了顺有些发疼的心口。

放下手里的活,打算喝口茶歇歇。

抬眼看向不远处,正在地里忙着的老者,喊道。

“老头,回来喝口茶,歇会吧。”

直到这时,那一直躬着身体,忙着劳作的老者,听到声音,终是慢慢直起了身子。

今日的阳光很好,和熙的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萧半平拍了拍手,他已经把菜地里的杂草都除干净了。

先是来到小河边洗了洗手,接着便坐到了凉亭里。

此时,桌子上已经倒好了一杯茶,端起来喝了一口。

他不禁取笑道,“你这丫头烹茶的手艺,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女子轻笑道,“您老就先将就着喝吧,好歹也是我亲手煮的。”

萧半平亦是轻笑着摇了摇头,将茶喝完之后,又问道。

“今日的药,可有喝?”

“现在都快要到做午饭的时候了,那药早就喝完了。”

“爷爷老了,记性不好,喝了就好,等会我要出去一趟,你就不要给我留饭了。”

“你要去哪?”

“听说附近一个村子爆发了瘟疫,我过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

“你身子弱,去了极易感染,还是留在家里为好。”

女子悻悻的道,“那好吧、”

“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我知道你待在这里闷得慌。等过两日,这镇子上会举办桃花节,倒时我再带你出去看看。”

“嗯,你放心吧,我不会出去乱跑的。”

萧半平十分欣慰的看着她,接着问了一句。

“无尘,如今的生活,可是你想要的。”

萧无尘闻言有片刻的怔忡,她想要的生活。。。

只是片刻之后,她便笑着回道。

“老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如今已是两世为人,什么是想要的,什么是不想要的,都不如当下的还活着。”

活着就已经很好了,还能呼吸天地间的气息,看花看草,看山看水。

她如今,还有什么可抱怨和不知足的。

萧半平听着这回答,很是欣赏的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子。

而萧无尘没有再继续缝制衣裳,萧半平等下就要出去,她得给他准备好出行要用的药材。

回到屋子里,简单的收拾好东西后,她又问着,此时已经换好衣服出来的萧半平道。

“你去多久啊,晚上要给你留饭吗。”

萧半平沉吟了片刻后回道,“那边是什么情况,我具体还不清楚,晚上你也别留饭了,要是我回来的早,就在外面吃一点,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没有,我出去给你带回来。”

萧无尘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道,“吃的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想的,要是说喝的嘛。。。我想喝桃花酿,嘻嘻。。。”

老者一听她说要喝酒,脸色一变,连语气也跟着变了。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能喝酒不能喝酒,就是不听。。。”

“好了好了,我错了,就当我没说过好不好,你随便给我带些糕点就行了。”

萧半平接过了她手里准备好的药箱,在看了那一脸古灵精怪的人后,摇着头出了屋子。

萧无尘随后也跟着出来,在身后听着走在前面的人,仍旧在碎碎念着。

“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整天嚷嚷着要喝酒,真是不听话。。。”

暗地里,背后的人不禁吐了吐舌头,她就知道只要她提要喝桃花醉,总要被这老头念一顿。

暗自叹息,唉。。。算了,看来要想喝到桃花醉,是不可能的了。

至少,在这老头跟前是不可能的事。

送走了萧半平后,她又回到了草亭里,继续着刚才没有做完的事。

深吸一口气,空气里飘散着淡淡的桃花香,闻着沁人心脾。

这便是眼下最好的生活,无光想与不想。

她是萧无尘,还是霍青心,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已是无欲无求,无情无爱。

因为如今,她已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三年前,萧半平的突然出现,将她带离了姑苏,去了极寒之地。

其实温哲说的没错,萧半平确实有办法能救活霍青心。

她用内丹救活了温玲珑,少了一颗心,那便重新在她体内再注入进去一颗心,

萧半平做到了,用尽了他一生的修为,为霍青心搭建了一个用木头做的心脏。

加上她体内还残留的药王丹的真气,内力,一年之后,霍青心,活了。

只是从她睁开眼那一刻起,她不再有常人所有的七情六欲,也没有人的感知。

她不会再伤心,流泪,也不会再感觉到疼痛。

木头做的心,怎么会有常人的感情。

萧半平原先还担心她会不适应,没想到她自己倒是显的毫不在意,反倒安慰起他来。

或许,没了感情也好,至少不会再受煎熬,品尝痛苦。

为此,萧半平给她重新取了一个名字,萧无尘。

无尘。。。

霍青心笑着摇了摇头,手指一抖,一针直接扎进了指尖。

看着冒出的小红点,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意。

就在她盯着手指笑着发呆的时候,周身突然传来一阵凉意,接着就有道身影闪到了她的身旁。

霍青心还没反应过来,出血的手指便被人用布按住。

抬眼看向突然出现的人,笑着道。

“我刚才还在想,这会都快要到中午了,你怎么还没出现。”

这么想着,这人就跟一阵风似的,就出现了。

季尘阴着一张脸,手里正按着霍青心扎破的手指。

“你盯着自己的手指头在傻笑什么!”流血了也不止血,光在那傻笑。

男人莫名有些生气。

霍青心无所谓道,“只是被针扎破了而已,又不是受了什么重伤,大惊小怪。”

说着打算将自己的手指抽出,却被身旁的男人抓着不放。

季尘皱着眉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被吼的人,一脸莫名其妙,想着这厮是不是今天吃火药了。、

三年前,萧半平带着她离开后,季尘便一直跟在他们身边。

这两年里,他一直在默默的照顾着她。

而在季尘心里,他何尝不庆幸自己当初跟着追了出去。

这才有了,让他陪在霍青心身边的机会。

可是如今的霍青心,每次让他见了,都有种无力的感觉。

她现在对于一切的人或事,都不在乎,对什么都是淡淡的。

对他更是不温不火,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恼火。

霍青心并不知道这厮心里,正在因为她对他不温不热还在生着闷气。

歪着头看着他,问道。

“你今天怎么了,吃火药了吗,怎么火气这么大。”

一会儿后,季尘收起了手,走到一处,平复起自己有些烦躁的心情。

这会,他又在暗自懊恼着,为什么要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

她现在这样,能活着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还想要强求什么。

他不该对她这么凶,她的身体虽然看上去已经没有大碍,却依然十分的虚弱,他不该将自己心中的不快,发泄到她的身上。。。

男人一边在生着闷气的同时,一边又在心里自责。

只能说,在面对霍青心时,季尘是又爱,又感到很无奈。

这时,霍青心已经站起身,为那位不知道在生什么气的男人,倒了一杯茶过来。

将茶杯递了过去,说道。

“那。。。虽然不知道你是在哪里受了气,先喝杯水消消火吧。”

季尘听到这话,脸色变的有些不自然起来。

接过杯子,转过脸去,喝了一口后,又蹙了蹙眉。

看向杯子里的茶水,问道。

“这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难喝。

已经重新坐回去的人,回道。

“碧螺春啊,我上午刚泡好的。”

“怎么这么难喝?”

“这还是上次你带过来的,难喝吗?”

霍青心又喝了一口自己杯子里的,“不难喝啊,不就是普通的茶水吗!”

季尘已是有些无语了,这个女人的烹茶手艺,就跟她的厨艺一样。

不是一般的差!

可是尽管如此,不光是萧半平,连他也几乎每天都吃着这个女人做的饭菜。

霍青心再次缝制起手里的衣裳,拉起家常来。

“季尘,你每日都待在这偏僻的村落里,你的毒王宗呢,不用去打理吗。”

背对着身子,正在啜茶的男人闻言后背一怔。

这还是霍青心第一次问起,毒王宗的事情来。

其实早在两年前,为了跟着霍青心,他已是无心打理毒王宗,便已经私下解散了毒王宗。

只是霍青心并不知道而已。

他也不打算将此事告诉她,含糊的回着。

“宗内的事务有其他人打理,不需要我操心。”

“这样啊。。。那你,就没有别的想做的事情?你师姐不是在药王宗,你不回去看看她?”

说到温玲珑,季尘陷入了沉思。

他曾在一年前,回过一趟药王宗,去见了温玲珑。

见她如今很好,他便又回来了。

那用一命换一命,换回来的人,如今再见到她,已是没了当初那份期盼的心境。

就跟温询一样,他们都放下了曾经的感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