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被爸爸和老师轮流上_和两个老外玩双p

薄一靳看着眼前的亲妈,嘴角浮起一丝讥笑。

诱饵已经抛出,对方也上钩了,所以下一步,就该收网了。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吗?”

靳玉贞一愣,整个人开始僵硬了,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被自己儿子的气势给镇住了。

“一一,你在说什么。”

薄一靳冷漠的看着她,“这个小区,普通人进不来。”

靳玉贞开始心慌,她怕他知道自己跟薄嵘的计划,那么她的八亿可就泡汤了。

“我,我找不到你,最后找到了你爸爸。”

薄一靳嘴角的讥笑更深了,“他许你什么了?”

对于身无分文的靳玉贞来说,薄嵘才许她一百万,如果是从前,她根本瞧不上,可如今不同了,她连一万都拿不出来。

“他想让我骗你出去,单独的那种。”

薄一靳身价丰厚,如果他死了,作为父母,是有权处理他所有遗产的。

这些事,她当然也知道,甚至还为此与薄嵘争执了起来,既然是遗产,作为母亲当然也可以拿,那会薄嵘虽然答应了,可面色却极为难看。她不傻,自然看得出他不想给钱,可现在不同了,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到八亿,当然是选择没有风险的那种。

薄一靳面色平静,似乎对于父母合谋害他一事无动于衷。

他早就知道薄嵘不会善罢甘休,可等到事情真的到来时,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滔天的怒意将他理智尽数吞噬,可面上,他还是平静道:“将我骗出去之后呢。”

靳玉贞似乎是怕他知道真相后反悔,开始变得犹豫不决。

薄一靳没了耐心,“八亿,你还要不要。”

靳玉贞脸色都变了,“要,当然要,他让我骗你出去吃饭,在你菜里下毒。”

空气安静了,薄一靳深深的闭了闭眼,再睁开,眼中已然是恢复了平静,“餐厅名字。”

靳玉贞攥着衣角,小声道:“就小区外转角的拉面馆,薄嵘已经包下那间面馆,里面都是他的人。”

薄一靳嘴角的讥笑再次勾起,他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给小姑娘,然后与她道:“走吧,带路。”

他是大影帝,靳玉贞见他大咧咧的站在自己身边,怕被人发现,又踌躇道:“你要不要带个墨镜什么的啊?“

薄一靳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拿出钥匙,拉开了旁边的跑车。

“上车。”

苏糖追下来时,就见他开着破车扬长而去,气的她直跳脚,就差那么一分钟啊!她以后再也不买二十楼以上的房子了,耽误事!

她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只能跟着开车。

“狗子,目的地呢?”

系统,“没有目的地,就小区外面的路口,有辆大卡车等着他们呢,一旦出去,立刻撞上去。”

苏糖直接爆了个粗,“艹,这特么的是亲爹妈吗?!”

不敢再浪费时间,她重重的踩下油门,最后,在小区门口,千钧一发之际,没有犹豫的,直接撞开了薄一靳的车。而就在这时,一辆大卡车不要命的冲了过来,不过因为苏糖那一撞,大卡车并没有撞到人,而是直挺挺的撞到了小区门口的电线杆上。

那一撞,直接将电线杆都撞到了。

而苏糖,在猛烈地撞击下,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

眼前的景色渐渐模糊,昏迷前,苏糖想到自己刚回到这世界时,两人第一次重逢这家伙就开车撞了自己,现在,总算是将仇报回来了。

薄一靳猝不及防被人这一撞,整个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晕眩中,不过他并没有昏迷。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耳边都是路人惊恐的尖叫声,他缓和了一会,才发现旁边还有一辆撞坏的大卡车,大卡车上装着成吨的货物,如果那辆车撞到自己,怕是会命丧当场。

脸色倏然冰冷,他猜到薄嵘会搞些小动作,不过没想到会玩那么大,连卡车都出来了,还真是下血本了。不过这种讥讽没有维持太久,下一秒,当他看到另一辆事故车时,瞳孔猛地一缩。

那是……安乔的车。

不顾身边被撞的满是是血的靳玉贞,他飞快下车,声音带着明显的不安与焦急。

“安安,安安。”

门口那一撞,是安安救了她,不然,就算他反应再快,恐怕也会身受重伤,是他轻敌了,是他被仇恨占领了所有理智。

“安安,你不会有事的,安安,你睁开眼睛啊。”

苏糖的车几乎全部报废,自己也近乎成了血人,隐约间她能听到薄一靳的声音,只不过能听到,却无法做出回应。

她费劲了所有力气,勉强睁开一条缝隙,薄一靳也不是一点伤都没有,不过比起她,那就是轻伤了。

救护车、警车很快就到了,不过有路人认出了影帝跟安乔,顿时阵阵惊呼。

“我的天,出车祸的是影帝?!”

“还有那大卡车,一点刹车都不带,是故意的吧?”

“天呐,还有安乔,还有安乔啊!”

……

医院里。

闪烁着红色灯光的‘手术中’三个字,令人看的心慌不已。

薄一靳站在手术室外,死死地盯着手术室,一眼不眨,从前身上淡漠生疏的气息全部消失,转而变得阴鸷森冷,如地狱恶鬼,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咬的血肉尽失。

气氛压抑到一定地步,沉重的让人呼吸都困难了。

警察先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们想着电视上如沐春风的影帝,再看身边这位双眸充血,气息恐怖的影帝,一时之间竟是不敢上前例行询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气氛并没有半点好转,反而因为时间的消失,变得更加压抑、沉闷。

警察先生最终为了案件,鼓足勇气,深吸一口上前。

出乎意料的,对方并没有发怒,而是近乎平静地与他描述当时的情况。

警察先生胆战心惊的问完,忍不住安慰了一声,不过这声安慰并没有得到回应。

与对待警察的态度不同,当助理将薄嵘动手的证据资料拿来时,薄一靳嗜血的气息再也没有压抑,一字一顿,“我、要、他、死!”

助理大气都不敢喘,眼下的老板,显然是可怕至极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