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弄湿又不给我|教练粗大浓稠硕大

小鱼看着老村长,又看着大家。咬牙,她先答应,等老村长病好了,她再让回村长之后。如果不答应,村长有一心选新村长,思虑太多,反而不好养病。

“好,村长你放心,这个村长我来当”

小鱼顿了一下,“村长,我会当好这个村长,你放心养病”,小鱼说完,村长的眼睛动了一下。

小鱼的话让村长放安心了。他想了想,他太累了,他想回去睡一觉了。

“铁子叔,快带村长回去休息”,小鱼看着村长虚弱的样子,忙让他的儿子带他回去,她去找胡老爹,她的眼皮现在跳得很厉害,好像有大事要发生。

“铁子,你背着村长回去,我在后面帮扶着”,大勇帮着铁子把村长扶到他背后,然后在后面小心的扶着村长的后背。

到了村长家,铁子慢慢的把他爹放到床上,拉被子盖上。

“爹,你先睡一下,我……我去熬药给你”,铁子不死心,求胡老爹又重新开了药。

村长干枯的手拉住他,“铁子,不用了,我恐怕等不了……叫你娘进来,我~我有几句话要对他说”

“不,爹,你会好的,胡老爹说过你只是感比较严重的风寒,爹,你会没事的”,汉子铁子忍不住哭了起来。村长只得他一个儿子,他从小到大,他爹为月亮村含辛茹苦,他还没有报答爹的养育之情,还没有让爹想清福。他不同意爹就这样走。

铁子擦了眼泪,他要去幽县找最好的大夫。门口等候的人就看到铁子飞一样冲出门。

“铁子叔,你去哪里?”,小鱼跟顾老爹刚到大门口,就发现铁子头也不回出去。

“我去幽县”,铁子闷头。

小鱼看到铁子红红的眼圈,知道村长此时病得很严重。铁子叔应该是去县城找大夫。

“胡老爹,你先进去,我跟铁子叔去幽县”,小鱼想了想,他必须跟着铁子叔去,铁子叔太老实,县里那些医叔高朝的大夫高傲,铁子叔怕是请不回来。

胡老爹也知道自己医术不行,小鱼他们去县里找厉害的大夫是应该的。他连忙应了,然后进去看老村长。

“铁子叔,我们走”

“小鱼……”

“铁子叔,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好”

小鱼和铁子加快步伐,没多久就到了县城。但是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谁才是幽县最厉害的大夫。

“大伯,你知道幽县最好的大夫在哪里吗?”小鱼找了路边卖菜的老阿伯。老阿伯摇了摇头,他刚从乡下来,对县里一事不知。

小鱼又找了几个人,大家还是摇头。

“小鱼,怎么办?”

“铁子叔,不用急,我再去店里问问”,小鱼就不行了,幽县里没有厉害的大夫。有的话,就不怕问不出来。小鱼不死心,就算是把整条街都问下去,她今天也要把大夫带回月亮村。

铁子急得晕了头,好几次跟小鱼错开,要不起小鱼时刻提醒他,只怕他到天黑了还是街头转。

“大叔,你好,你知道幽县最好的大夫在哪里吗?我家伯伯生了很严重的病”,小鱼这回学聪明了,找了一个门铺,店家又是看起来平易近人的问。果然这回终于有收获了。

“小兄弟,幽县最好的大夫就是百草庐的黄大夫”

“那大叔,那百草庐在哪里?求大叔告知”,这么有礼貌的孩子,大叔喜欢,给小鱼指了路。

“谢谢大叔”

大叔还没有说完,小鱼就急急忙忙叫铁子走,实在是怕村长等不起。

“喂,小兄弟,我还没有说完呢”,这黄大夫医术确实是好,就是太好财。没有银子,不看。就算病得要死,把人抬到百草庐门前,百度草庐照样把人扫出去。饶是百草庐口碑不好,但是黄大夫高超的医术摆在那里。整个幽县有钱人凡是家里有小病,都花大价钱请黄大夫过去。隐晦的说,黄大夫只看有钱人的病。穷人就去那同仁堂、同济堂。

大叔看小鱼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小兄弟,你怕是请不到黄大夫。

小鱼照大叔指路,总算找到了百草庐。百草庐虽然大,但是门前鸦雀无声。

小鱼纳闷了。百草庐的黄大夫不是医术好吗?不应该是人来人往,病人看病,大夫看诊,小童抓药?但是门庭冷落这算怎么回事?难道是今天没有病人吗?

小鱼大大方方走进去。在柜台的小童看她穿着寒碜,瞥了她一眼,就不在搭理,自做个的。

“小大夫,黄大夫在吗”

小童斜着眼睛,“黄大夫也是你们这种人找的吗?黄大夫很忙,没空见你们,你们走吧”

呃,幽县的大夫都是这种牛脾气吗?太势利眼了。

“小大夫,没事,我们等他”,铁子听不出小童好赖话。

“哼,随你们,但是你们出去等,被挡在店里”,小童得理不饶人。翻着白眼看不起人。

“你……”,小鱼这爆脾气听着小童这口气就想打人。

“小鱼,我们出去等”,铁子不想闹事,给大夫留下不好印象。到时黄大夫不愿意去月亮村。

小鱼和铁子在百草庐门前坐下,等了许久依然不见黄大夫。眼看不久就天黑了,小鱼再也忍不住了,小鱼走进百草庐。

“小大夫,黄大夫还没有忙完吗?”

小童冷笑,挑眉,“你有钱吗?”

“没有”,小鱼话还没得说,铁子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就老实交代自己的底。

“哼,没钱,黄大夫就没空”

“黄大夫呢?”,小鱼忍不住了,用力一锤柜台。小童欺软怕硬,他还是挺起自己的胸膛,插腰。“黄大夫没空”

看来有些人不吃软的,小鱼翻进柜台,提起小童衣领。小童顿时瞪大眼睛,“你要干嘛?”

小鱼举起拳头,“你再不说黄大夫在哪里?小心我打扁你这双青蛙眼”

小童死死咬嘴巴,打定不给钱他不说。小鱼一拳对着小童的后脑勺挥下去,小童疼得一抽。

“说不说”

“我说”,小童在也不敢嘴硬了。

“黄大夫在家,他今天没来”,黄大夫一般都不来百草庐,请他出诊的都是抬着轿子来。这两个人休想请到黄大夫。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