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啊好大好胀啊小雪满了 陌生叔叔压在妈妈上面

平昭公主紧抿嘴唇,没有松口答应顾廷菲。吴悠悠坐上承恩伯府的马车离开了,顾廷菲还没回府,从小厮口中得知,她如今人在平昭公主府上,晚上八成不回府了。

小谢氏嗤笑了一声:“要说廷菲不得公主宠爱,我可不相信。她若是能替悠悠说一句话,也是好的。妹妹,要不然等廷菲回来,你再去求求她,想来,她也不是冷血无情的人。”程姝轻看了小谢氏一眼,淡淡道:“悠悠的事就不劳烦二嫂操心了,若是没其他的事,我回屋歇着了。”望着程姝离开的背影,小谢氏气的心肝疼,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吴悠悠到底跟程姝说了什么,娘俩态度都不对。

起先回门的时候,吴悠悠可是没精打采,离开的时候,嘴角噙着笑意,莫不是谢氏又给程姝母女俩许什么诺言了。一回到屋里,小谢氏就抬手将桌上的杯盘碗盏扫落在地上,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外人,身上没有流淌着成国公府的血液,偏偏程友不在府上。

连着两日顾廷菲都住在平昭公主府上,劝着李天舞,好歹吃了一些东西,勉强能填饱肚子,顾廷菲看的出来,李天舞心底惦记着周维在江南遇刺一事,望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那腹中有周维的孩子,便是她的侄儿。下意识的准备伸手抚摸李天舞的小腹,还没碰到,便被李天舞伸手拦住了。

顾廷菲讪讪的笑道:“对不起,娘娘,廷菲逾越了,还请娘娘恕罪。”

“你起来吧!”李天舞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很快便遮掩过去,恢复了平静。走进来的平昭公主丝毫没发现什么,笑道:“你们俩今日有福了,庄子上刚送来两只野兔,待会给你们考野兔吃。”野兔,顾廷菲想着便走到门口,没忍住吐了出来。

李天舞微微愣怔之际,平昭公主已经走出去,轻拍着顾廷菲的后背,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野兔。。。。。。”两个字刚说完,就被顾廷菲柔软的玉手捂着嘴,小声道:“义母,别说了,我难受。”难受什么,平昭公主满是疑问,顾廷菲到底怎么了?

她有点儿不放心,当下便吩咐丫鬟:“去宫里请太医过来。”请太医,不行,不能请,顾廷菲急忙叫住:“别去,别去,我的身子我自己有数,不要请太医。”随后踮起脚尖在平昭公主耳边嘀咕了几句,只见平昭公主脸色大喜,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有身孕了,那是好事情,怪不得这么缠着她,非要在公主府住几日,看样子,成国公府的日子并不舒坦。

顾廷菲微微颔首,要是不告诉平昭公主,怕是真的要将太医请来。李天舞望着平昭公主和顾廷菲的亲昵,良久才收回目光,都说平昭公主对顾廷菲如同亲女,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舅母对她虽说关心,却没有这些亲昵的举动,看样子,她还是不如顾廷菲,在周维心底如此,平昭公主的心底亦是如此。

最后烤野兔被李天舞给吃了,实在太美味了,顾廷菲无福消受。平昭公主宠溺道:“那你想吃什么,尽管吩咐厨房去给你做,对了,待会我派人去成国公府一趟,你就安心在公主府住下,等何时程子墨回京城了,你再回去。”一个孕妇是照顾,两个孕妇也是照顾,老天爷对她不薄,一下子给她两个孕妇照顾。突然平昭公主想到了,顾廷菲前日还跟她说要去江南,怀着身孕,还不知分寸。

顾廷菲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拒绝道:“不用了,义母,我准备待会就回府!”

“不行,不许回府,你就安心在公主府住着!正好可以陪皇后说说话,就这么定了。”平昭公主说一不二,回头再找顾廷菲算账。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顾廷菲良久才拿起桌上的筷子,李天舞微微一笑道:“程少夫人和公主的感情真好!”感情真好,似乎有一点儿羡慕的意味在其中,平昭公主对于侄媳妇和侄女当然不一样了。

尤其李天舞和她之间总有点儿疏远,她在江南住了十多年,也不见李天舞去陪伴过她几日。顾廷菲跟她有血缘关系,不管分隔多远,总能感受到对彼此的关切。加上顾廷菲身上遭受的一切,让平昭公主心疼万分,于是对顾廷菲就多了几分疼爱。

顾廷菲轻笑道:“让娘娘见笑了,来,娘娘,吃个肉圆,很好吃。”拿起公筷给李天舞夹了一个大大的肉圆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李天舞浅浅一笑,这是想用吃的来堵住她的嘴。身为皇后,她不应该嫉妒顾廷菲,平昭公主和她之间亲密无间,有时候胜似母女,也由不得她不去多想。

总觉得李天舞有点儿阴阳怪气,顾廷菲也没在她的院子多留,很快便离开了,回去自己的屋里歇息,现在月份还短,身子不觉得累。一回屋,顾廷菲就叫来春巧,主仆俩对弈一盘,将春巧杀的片甲不留,顾廷菲才笑盈盈的起身走到床边准备沐浴。

一抬头,见到平昭公主板着脸走进来,心里咯噔一下,顾廷菲站起身来,走到她跟前准备搀扶着她,被平昭公主当下呵斥道:“站住,别乱动,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还不知道小心点,万一伤着腹中的孩子可怎么得了!

”顾廷菲:“。。。。。。”她知道啊,不过谁让平昭公主脸色不好看,她这不是心底担心吗?说起来,也是她的不是,罢了,顾廷菲讨好的站在原地,等着平昭公主走过去。

平昭公主无奈的拉着她坐在床边,轻看了春珠一眼:“你们俩先下去,等会再给廷菲准备沐浴。”还没有放热水,待会再沐浴也不迟。若是放了热水,平昭公主就不会拦着顾廷菲,水待会就会凉了。

顾廷菲笑意盈盈的依偎在平昭公主怀里:“姑母,还是你对我好,住在姑母府上就是舒服,要不然我就一直住在姑母府上,如何?”“哼,你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不追究你了,我告诉你,之前你分明就知道有身孕了,还敢出宫去江南,你说说你怎么就一点做母亲的意识都没有。

万一腹中的孩子没了,你可知道有多影响你的身子,若是日后,你不能再有孩子了,你后悔都来不及了。这一次,程子墨没有回京城亲自接你,不许你离开公主府。你别想其他的法子,我说一不二,绝对不答应,你就安分些。自然有人去江南找寻他们,你且安心留下来养胎,其他事就别去想了,听见没有?”平昭公主面色沉重的盯着顾廷菲,要是她说一个不字的话,平昭公主怕是要生气,后果很严重。

顾廷菲二话不说,急忙点头应道:“好,好,好,姑母,我听您的话,哪里都不去,就在姑母身边待着,到时候姑母可不要觉得我烦就行了。”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什么烦不烦的,你能留在公主府,陪着姑母,我很高兴。今日太后身边派人来了,问问皇后什么时候回宫,估计最多还有两日,便要送她回宫了。”平昭公主亲昵的点着顾廷菲的鼻尖,她们俩都有身孕了,可惜李天舞贵为皇后,不能在公主府久留,传出去太后面上无光。能在公主府住上几日,对李天舞来说,已经不错了。

提到离别,顾廷菲也有些不舍,周维在江南还不知道情况,李天舞就受了惊。幸亏这一次腹中的孩子没什么大碍。下一次可谁也说不准了,霍成凤有太后在宫里庇护,自然没人敢对她动手。

顾廷菲轻声道:“姑母,要不然就让皇后留在公主府,正好跟我做个伴?”说着还亲昵的挽着平昭公主的手臂恳切的噘嘴。

望着她能挂油壶的小嘴,平昭公主叹口气,道:“你以为我不想把皇后留下来,可根本就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事。就算皇帝在宫里,也不能让皇后在外住这么长时间,于理不合。这次皇后回宫,我会让苏嬷嬷陪着她一同入宫,再挑选几个嬷嬷给她。”只能做到这里,希望李天舞回宫后一切安宁。

顾廷菲心疼道:“姑母,您别想太多,您做的已经够了。天色不早了,您早些回去歇着,别太累了,注意自己的身子,我们可都还指望着您依靠呢!”这话可是真的,现在她能在成国公府如此受人忌惮,说话不用看人脸色,就是因为她有平昭公主这个义母在背后撑腰,连谢氏都要给她几分面子,更何况是小谢氏和程姝。

平昭公主轻哼了声:“行了,我知道了,时辰不早了,你如今有了身孕,得注意些,也别太累了,那我先走了。”也该让春珠和春珠进来服侍顾廷菲沐浴了,洗过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等到明日一早,就什么烦恼都没了。顾廷菲沐浴过后,坐在铜镜前卸妆,眼皮都耷拉在一起,困意来袭,根本就不给顾廷菲缓和的机会。

春珠和春巧两人对视一笑,加快手中的速度,搀扶着顾廷菲上床上歇息,当然途中生怕碰到顾廷菲的小腹,那里可孕育着她们未来的小主子。翌日清晨,成国公府的管家敲开了平昭公主的大门,平昭公主微微愣怔,福王回京城了。这个时候,福王为何会回京城?

顾廷菲是程子墨的妻子,那便是福王的外孙媳妇,福王回京城了,此刻正在成国公府,派人来请顾廷菲回府小聚,那也是人之常情,她自然不能拦着。偏偏这个时候顾廷菲还没起身,无奈之下,平昭公主只能撂下一句话让管家等着,随后便亲自去了顾廷菲的院子叫醒她。

顾廷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平昭公主,随后侧过身子,拿起身上单薄的被褥盖在脑袋上,一大清早就吵醒她,连个安稳觉都不让她睡,有点儿烦人。春珠和春巧两人低着头,嘴角噙着笑,怕是也只有平昭公主才敢这般对顾廷菲。

平昭公主温声道:“快些起来,福王回京了,成国公府的管家来了,让你回府呢!廷菲,听话,快些起来,等回来了,你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我不拦着了,好不好?”一边说一边拉开顾廷菲脸上的被褥,望着顾廷菲还是闭着眼睛,不肯睁开。

换做平日,平昭公主岂会纵容她,目光落在她还未隆起的小腹上,谁让她现在有了身孕,也只能好言好语的哄着她。平昭公主轻柔的再次说道:“廷菲,好孩子,你就听我的话,快些起身,去给福王请个安,待会再回来睡觉,好不好?”眼见顾廷菲睁开眼睛,平昭公主朝春巧两人看过去,她们立马会意的从柜子里给顾廷菲去拿衣裳和首饰。

顾廷菲撅着嘴,她的确很困,但也知道福王回京城了,她不得不去。尤其福王还在成国公府,必须回去一趟。平昭公主噗嗤一声笑出来,顾廷菲坐在铜镜前化妆都带着困意,眼皮快要耷拉下去,一路搀扶着顾廷菲,送她坐上马车,平昭公主再三叮嘱车夫,一定要小心翼翼的驾着马车,不要惊着顾廷菲。

一坐上马车,春珠就急忙凑到顾廷菲跟前:“少夫人,还没到,要不然你先把头搭在奴婢的肩膀上小睡会,等到了,奴婢叫你。”话音刚落下,顾廷菲的脑袋便搭在她柔嫩的肩膀上,二话没说,顾廷菲就闭上眼睛小眯一会。也不知道怎么了,实在太困了。

福王坐在大厅,成国公和谢氏等人都在,福安郡主姗姗来迟,行云流水般的给福王请安。福王冷哼了声:“起来吧!”望着满屋子成国公府的人,福王大手一挥,让人都下去,只留下福安郡主一人足矣。成国公和谢氏对视一眼,谢氏还想说什么,被成国公一把拉住了,小谢氏和程友、程姝二话没说,便忙不迭的离开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