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寡妇和和尚 翠花和驴全文大狼狗张柔

林程一番质问下来,孟夫然低着头,心里已经给出了答案。

“你被那个三火灵稍一勾引,直接抛弃周琅去了其他地方。你忘了,周琅只有二阶,还是一个没有武器没有经过实战的二阶。你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如果他遭受意外了怎么办?”

林程说的孟夫然都知道,可现在不都是马后炮。

“周琅他……他不是没事吗?”既然没事,为什么事后要来追责呢?

如果说刚才的林程只是一个待点燃的爆竹,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完全被点燃的爆竹。火焰烧得很旺,炸得噼里啪啦的。

“孟夫然,老高教了你这么多年,我带了你这么多年,就把你教成了这个样子?就为了让你说出这种话?”林程抬起右手,眼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遗憾。“周琅为什么没事,那是因为他赌赢了。恰好遇到的是个爱多想的恶灵,慢条斯理的过去弄他。如果遇到的是个性子急的,那你现在看到的周琅就只是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了。”

林程把话说得很重,他想让孟夫然知道的有很多很多。

孟夫然看了看周琅,眼里有些光芒在闪烁。周琅想说些什么,却被林程拦住。

“不说保护这件事了,往后说。你把引香水拿出来了,这是个很好的主意,说明你资本够,脑袋活。可拿出引香水以后,三火灵痴迷其中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击杀了他?为什么还要像逗猫咪一样的在那儿逗着他玩?孟夫然,是不是我们平日里给你的自信太多,所以导致你对狩灵这件事没抱又正确的态度。”

林程捏着拳,失望的气息一圈一圈的蔓延。

“我以为经过避暑山庄那一战以后,你会懂得很多东西。结果是我错了,你一点没变。大家都在朝着前方奔跑,只有你始终在原地踏步。最可恨的是,你不是没有前进的力量。不说你的背景提供给你的大量法器,光是你手中的烈火枪,就不知道让多少人艳羡。你知道也想要它吗?如果不是不适合,现在拥有烈火枪的就是老高。你不知道每次老高看着烈火枪在你手中生锈沉寂的时候有多痛心,你更不知道老高当初为了带回烈火枪付出了多少心血。可你呢?非但没有好好对待烈火枪,反而还让其在你手中蒙尘,我真是……”

林程捂着胸口,感觉一口老血涌上了心头,堵在了喉咙的位置,难受得他快无法呼吸。

看到他的模样,江余连忙在他后背轻拍。力道很轻,起到的安抚作用却很大。

“你好好想一想吧,如果你想明白了,就来找我。如果你想不明白……那你就想想你以后的路。我要去救爷爷,小鱼要去救师父,周琅要变强。如果路不同,那很抱歉,以后不能一起走了。”

说完以后,林程起身回了车里。留下三人看着彼此,面面相觑。

周琅是想留下来安慰孟夫然的,可江余给他使了眼色,他们分工。周琅回了车里,江余则是留下来陪孟夫然。

她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孟夫然,问道:“喝水吗?”

孟夫然扭过身,看到她淡然的侧脸,忽的就红了眼圈。

“小鱼,我很差吗?”

江余正准备回答,他却自个儿说道:“我知道,我一定很差。我跟了老大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他肯定对我失望透了,我好难过。”

他弯下腰,抱住了膝盖,全身覆满了颓败的气息。

江余咬了咬唇,半晌后把瓶盖打开,将水递了过去。

“把水喝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孟夫然有些意外,他以为江余会对自己说长篇大论来安慰,可她没有。接过水喝了两口,他放下瓶子,道:“你说吧。”

江余轻点头,道:“从前,在一个封闭的小山村里,生活着无数村民。其中有一个小女孩,本是平凡普通,却因为能看到一些丑陋的东西却被大家当成了不祥之物。所有人都怕她,所有人也都恨她,所以大家合谋要烧死这个小女孩。小女孩害怕极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没有人来向她解释这个问题。她被架上了火刑架,眼前是烧得正旺的火焰,她怕到了极点,大声呼救,可没有人应答。”

说起这些往事,江余不再似往日那般埋怨,多的是释然和解脱。

孟夫然看着她的侧脸,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可他没有拆穿。

“就在小女孩以为自己要这么死去的时候,一个大叔叔来了。以前不是有部电影说么,有一天我希望有一个盖世英雄,踩着五彩祥云来接我。那一瞬间,那个大叔叔除了没有五彩祥云以外,其他的都和电影里说的一样。大叔叔带小女孩去了一个桃源,在那里没有对她喊打喊杀的村民,也没有各种恶意的眼神。小女孩高兴极了,她觉得自己得到了新生。事实也的确如此,她跟着大叔叔学习了好多有用的知识和手段,她觉得自己也和大叔叔一样,成为了盖世英雄。”

那些日子,是江余心中最美好的时刻。她伸手接住一瓣飘落的花瓣,眼里的怀念真切得让人动容。

“可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在她沉浸于这样的美好当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恶魔出现了。他们带走了大叔叔,还说了很多狠话,还当着她的面将大叔叔打得头破血流。小女孩特别害怕,她觉得自己长了一个龟壳,好想钻进去一辈子不出来。然而大叔叔在被抓走的前一刻,用尽了所有的力量说了几句话。大叔叔说,小鱼啊,努力修炼,我等着你足够强的那一天来救我。他还说,小鱼别怕,在你到来之前我会一直等你,活着等你。”

最后四个字,像是千斤的石头,压在江余的心头。时至今日,她还清楚记得林修涯当初说的话。

她擦了擦眼角,放下手的时候,却撞入一个温暖的手心。

偏过头,看到孟夫然温柔的脸庞。他的眸子像是装了万千星辰,一颗一颗,坠得灿烂至极。

“他一直在等你。”

江余感动不已,导致没听到他后面的那一句。

“阿余。”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