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我的继女是我的菜,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乌间最后借用中华街一家五金店的厕所,解决了五谷轮回问题。

这家店刚巧和之前去过的烤鸭店相邻,Yoko看隔壁关着门,还挂上了门锁,顺便问了一嘴:“那家店怎么没开门?”

毕竟现在这个时间点,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来吃饭的人还是不少的。

五金店的老板一听有人打听这个,瞬间来精神了,特别八卦地拉着Yoko讲故事:

“哎呀就是今天白天的事,木村先生……就是烤鸭店老板,他的女儿小麻被军警逮捕了!”

当时大半条街的人出来看热闹,小麻垂着脸走出房间,虽然手腕上盖了一件衣服,不过凭五金店老板刷遍刑侦片的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出衣服底下的双手是带着铁铐的。

Yoko一愣:“逮捕?因为什么啊?”

“好像是杀了个外国人,听说捅了十多刀呢!”

五金店老板有些感慨:“我觉得木村先生的态度最奇怪。要说着急吧,他看着也不太着急;要说不着急,小麻被抓走后,他就坐在那儿,反反复复说一句话——”

“‘他答应过,小麻会没事的,他答应过……’”五金店老板抚摸着自己那两根山羊胡子,十分疑惑:“这话是什么意思嘛,我们问了木村,但他好像忽然清醒了一样,把我们撵走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急匆匆离开了。”

“他?”

Yoko眯起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耳边还环绕着对方魔性的声音:自杀~自杀~自杀~自杀……

她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壳,试图把魔音从脑子里敲出去。

太可怕了,这什么洗脑魔咒!

这时乌间从厕所出来,一脸菜色:“我好了,回家吧。”

Yoko故意拖着长声:“唉,真男人怎么会被小小的[哔——]打败呢,太丢人啦。”

她其实超记仇的!说了那么一堆掏心掏肺的话,结果人家不但没被感动,甚至还想上厕所!

她的嘴炮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你闭嘴啦。”

乌间少年羞赧地吼道。

这个人太魔鬼了,非得在他闹肚子时让他表忠心,拽住不撒手,不表忠心就不让上厕所。

这谁顶得住啊!迫于某种不可抗力,他屈服了,同时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类在想上厕所的时候,什么破廉耻的事都干得出来。

刚走出店门,横滨最高地标——五座港黑大楼突然传出尖锐的警报声。

这声音瞬间传遍整座城市,无数人同时抬头,惊恐地看向声源处。

这一刻,横滨人终于想起被港黑暴君支配的恐惧。首领病倒之前,屠戮和鲜血才是这座城市的主题。

Yoko望向港黑大楼,那双眼微微发着光,好似透过浓重夜色,看到了里面正在经历什么。

“丧钟为谁而鸣呢。”

她脸上难得正经了几分:“你们这几天不要乱跑,都跟紧我。”

第二天一早,这座城市的人们多数已经得知,昨晚港黑首领之位易主了。

之后的一周,血染红这座城市。不过和前任首领在世时不同,这一次,屠刀对准的不是无辜平民,而是自己。

前首领麾下的顽固派,觊觎首领之位的的竞争者,趁机搞事的合作方……凡是不合时宜的存在,都被抓住把柄铲除。

新上任的首领,正在排除异己。

·

一周后。

“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手都断了吗?给我抬高一点。你这个腿是木头桩子吗?伸直!”

Yoko举着根小木棍,“啪”地一声敲到柚杏后背上。“还有你,不许驼背。”

粉头发的小姑娘——柚杏,不太高兴的撅起嘴:“我们只是普通人,再怎么训练,遇到异能者还是会被吊打吧。”

“所谓异能者啊,不过是比你们多拿了张好牌而已,牌要怎么用,终归还是看自己。”

Yoko扬起下颌,掐着腰傲然道:“不要羡慕别人手里的牌,你们能遇上我,就是拿到了最好的牌。”

接着又十分威严的教训道:“这才训练一周,你们就敢偷工减料,不想办法让自己强大起来,遇到危险指望别人来救吗?自己的性命,就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啊混蛋!”

七月的太阳毒辣,是个人都不想在阳光下暴晒,只有这个新兴的“沙滩道场”成了横滨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休息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沿着沙滩跑三圈。”

一听到休息,孩子们顿时松懈下来,四仰八叉躺倒一地。

也有个别身体素质好的孩子,Yoko的训练内容对他们来说就比较容易。

乌间惟臣还在拿着小木棍比划。

子猫和绮罗子去给孩子们买水。

真央拿着小本凑到Yoko跟前,一本正经地汇报:“港口黑手党今天的巡逻人数比之前少了至少五倍,期间没有任何扰民行为……”

Yoko发现,这些孩子一个个是真的很有用处。

乌间惟臣,他在这群孩子中最有威信,也是所有孩子里最迫切想要变强的那个,有脑子,也还算冷静,当初带着大家从福利院逃跑就是他策划的。

春野绮罗子,做事井井有条,读过很多书,十分擅长处理文字信息。

子猫,看似抠门,实则对管理钱财很有一套,而且很、会、杀、价。

真央,这孩子就是个小包打听,容易跟人打成一片,还特别会套话。

这不就是低配版的文臣武将、财政大臣、情报机关嘛。

现在就缺个宰辅之才……

Yoko想找个脑瓜贼聪明的,她一下子想到了太宰。

你看他名字里就有个“宰”,注定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啊!

那孩子可是黑手党的人,她又发不起黑手党那么高的工资,怎样诱拐他跳槽呢?

一场甜美的死亡吗?

毒|药?跳楼?入水?还是炸弹?

说起来,她和织田作又出过几次海,每次捕到的鱼除了青花鱼,还是青花鱼,还是青花鱼,还是青花鱼……最终两人无奈放弃了这条赚钱路。

他们其实是被青花鱼诅咒了吧!

Yoko大脑cpu过热,捧着西瓜的织田作适时出现在沙滩上。

“阿横,表情有点狰狞。”

织田作指着自己的脸,对她说。

“大西瓜诶~~~!”

Yoko扑到超大个的西瓜上,抱着不撒手,在沙滩上滚来滚去,一脸幸福道:“织田作你果然是天使!”

“兼职的水果店减价卖给我的。”

Yoko控制气温把西瓜冰了,织田作咔嚓一刀切开,每个孩子都分到了一块。

“阿横找到想做的事了呢。”他摸了摸Yoko的后脑勺:“我很高兴。”

Yoko是他在自家门口捡的孩子。

那是个大雨天,织田作耽误了一点时间,下班有些晚,回家时看到有个少女坐在他家门槛上,整个人被浇成落汤鸡,也不知道躲一躲。

那样子,就像受了重挫的女儿在等爸爸回家安慰她一样。

他撑着伞走过去,停在她身边,问了一句:“要到我家吃顿咖喱饭吗?”

两人就这样熟识了,相处时很多次,他都察觉到这个孩子不是寻常人,毕竟她身上有太多不协调之处——不长大,不生病,不受伤,精力旺盛,战力爆表,以及数不尽的小技能。

织田作从没问过Yoko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门口,Yoko也从来没跟他说过自己的事,甚至从不在他家留夜。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其实我最想做的还是尝遍横滨美食,本来打算都吃一遍后再做正事……”

可惜这个梦想已经完成了一半,太快了,快得有些不真实。

Yoko遗憾地叹口气。

她的声音把织田作从回忆中唤出:“对了织田作,我买手机啦!”

少女开心地举着一台新手机朝他显摆:“抢劫!快把你的电话号码邮箱地址推特LINE脸书全部交出来!”

最后织田作只给了她号码和邮箱……后面那一串他都没有。

“作为一个年轻人,怎么能缺少现代化的社交软件呢,织田作你太落伍啦。”

Yoko吐槽了一句,五十步笑百步,织田作眼睁睁看着她给别人发了一个中老年表情包[为我们的友谊干杯.jpg]

Yoko现在用的聊天软件是高天原研发的app,用户都是非人类,所有城市单独拉出一个群,取名为“相亲相爱一家人”。

名字原先不叫这个,是Yoko前几天加群后硬改的。其他城市都不太乐意,不过谁让横滨的拳头最大。

此时群里正在批|斗Yoko。

东京:“一、不可干涉人类社会;二、不可扰乱历史进程;三、不可违背自然规则。”

东京:“这是铁令,横滨你说说,你都违反多少次了!”

Yoko撇撇嘴,懒得回他。东京这座城市就是太正经了。

冬木:“那个……过几天可能会有神使给我们加固封印,横滨你还是老实点吧,万一被抓起来关小黑屋就不好了。”

博多:“哼,以横滨的头铁程度,最后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Yoko抿起了唇。

她觉得不对。

不该是这样的。

刚拥有手机,她用得还不是很熟练,在聊天群里慢吞吞地一个字一个字敲:

“我们的存在,远比人类起源还要长久,为什么要受到这些从人类中诞生的神明的约束?”

她就像人类社会中的刺头,空有能力,却与世界格格不入。

群里一时寂静无声。隔了好久,曾经被大火烧掉一切的冬木市说了一句话: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太温柔了吧。”

对世间万物的包容,是我们的天性,也是我们的弱点。

还来不及感伤,大阪这个沙雕突然冒出一句:“城市就要有城市的亚子!”

横滨:“你把舌头捋直了说话!”

大阪:“老子关西腔,要你寡!”

横滨把手机戳得噼里啪啦响:

“那爸爸有没有城市的样子也雨女无瓜!”

纷杂的人类脚步声由远及近,Yoko茫然地抬头,一队全副武装的军警迅速将他们包围。

孩子们看上去吓坏了,不由自主地围在Yoko身边寻找安全感。

“我们得到线报,小姐涉嫌谋杀美国军官汤姆·布坎农,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横滨上空,有三架轰|炸机正在盘桓;辽阔海面,一艘导|弹战舰蓄势待发。

“这火力是想把整座城市炸飞吗?”

织田作将Yoko挡在身后,少见的露出几分如临大敌的神情。

“小姐的实力我们调查过,不要试图抵抗,美国政|府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您拒捕,他们将视为两国开战,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横滨的普通民众。”

Yoko沉默片刻,突然笑了。

这笑容和以往不一样,一扫毫无阴霾的明媚,高高在上,带着悲悯和嘲讽。

“呐,你们是在对我进行道德绑架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