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和同事在仓库做了&老板把我上了

顾华杉回过神来,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捧到她眼前,嬉皮笑脸道:“姑娘喜欢吗?”

那女孩子抓过了银子揣在怀里,脸上笑容愈发娇媚,“喜欢。”

“还想要吗?”

那女孩子修长白皙的缠上了她的腰肢,顾华杉腰间一重,险些一个趔趄。她勉强站稳,听得那女孩笑,“公子给多少,奴家都想要。”

“很好,会水吗?”

那女孩子一下愣住了,眨巴了眼睛,却还是老实答道:“会。”

“非常好。”顾华杉将她身子板过去面对着江面,指了指江面中心的凉亭,“本公子没有别的兴趣,只喜欢看美人入水,你要是游到那凉亭上去,本公子给你一百两银子如何?”

那女子身子一怔,有些不解的皱眉,语气之中含着小女儿的撒娇:“公子,这么冷的天,您怎么舍得让奴家下水呢?”

那女子只觉腰间似乎有什么东西顶了一下,低头一看,竟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刚好抵在她腰间。

那人瞬间吓得花容失色,正要尖叫出声,嘴巴便被人狠狠捂住。

那刚才还笑吟吟的少年此刻敛了神色,灯火之下,那人眉宇之间一阵阴寒,再也不见半分温柔,“姑娘要么自己跳,得一百两银子,要么小生杀了姑娘将姑娘的尸体推入河里。你选一个吧?”

赵高沐刚踏上甲板,就听得画舫尽头传来一阵惊呼声,只听得有人尖叫了一声:“有人落水啦!”

那人脸色一变,脚下生风,飞速略过人群。

船上的全是本地富贵人家的子弟,自然认得赵高沐,当下有人便喊了一句:“世子殿下!”正欲上前攀话,然而还未近身,却被赵高沐身边的侍卫拦下。

那男人竟然是世子殿下?

伴随着有人落水,南境最尊贵的男人又出现在这画舫之上,一时之间,整个画舫乱作一团,所有人被侍卫推至两侧,姑娘们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地上低着头请安,三呼:“世子殿下万安!”

而顾华杉此刻躲在人群后面,将身子伏得极低,她身子不停发抖,努力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

面前扫过一阵清风,赵高沐走得极快,衣袍翻飞,几乎是目不斜视,直接往画舫尽头而去。

听得走在最前面的下属大喊了一句:“好像是姑娘!!”

赵高沐眼底霎时一寒,脚步加快,吹得他的披风猎猎作响,犹如这寒风一般令人惊心。众人只见那人衣料一脚,听得那人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传来:“李青,下去救人!”

赵高沐凭栏一望,只见黑漆漆的江面上,隐约有一颗人头浮动。

那人着一身暗红色衣衫,宛若鲜血一般刺目,拼命往江水中央游去。

而身边的侍卫早已听从了赵高沐的命令,扑通扑通连续跳入了冰冷冷的河水之中,冲着那女子的方向疯狂游去。

赵高沐立在那里,双手抓住栏杆,额前青筋暴起,寒风之中传来男人阴深深的声音:“顾华杉,你最好祈祷不要落在我的手里!”

约莫一刻钟后,那女子终于因体力不支,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她隐约听见背后似乎有声响,刚一回头,便看见齐刷刷的十几个高大精瘦的汉子渐渐游成了一个圈,将她包围在中央。

凤羽楼的素素姑娘生平第一次被这么多男人追,当下愣了几秒,随后终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随后,素素姑娘像是一只落败的土鸡一样,浑身湿哒哒的便被人抬着上了甲板。那几个侍卫架着她双臂,强行将她拖到了一个男人面前。

她一个没站稳,瞬间便伏倒了在男人跟前。女子瑟瑟发抖,冷得嘴唇一片乌青,低着头却只看见那双绣着祥云暗纹的黑色靴子。

眼前微微一暗,那男子的阴影强势的压了下来。只听得头顶上一道沉沉的声音响起,似压抑着滔天的怒气,“顾华杉,抬起头来!!”

顾华杉,谁是顾华杉?

素素姑娘扯了扯唇角,努力挤出一丝笑。饶是冷得打摆子,她仍缓缓仰头,试图做出一个迷倒万千的笑来。岂料,刚一仰头,她唇边的笑意瞬间冻结。

那个男人,像是从画卷之中走出来的一样。眉眼清冽,眼睛犹如三月的桃花瓣一般,眼尾迤逦,饱含风情和魅惑。淡淡的光晕之中,那男人浑身都发着光,风吹起他三千发丝,飘扬如雪,不似凡物。

这世间,竟有如此好看的男子。

素素姑娘咕咚咽下了一口口水,岂料那男人看清她的脸之后,脸色似乎极为震惊,一阵青白交错之后,那男人眼底犹如漫天风雪一般,令人无法直视,只听得她咬牙切齿道:“顾!华!杉!”

素素吓得后背一愣,打了个寒噤,结结巴巴道:“奴家……奴家……不是顾华杉,奴家唤素素。”

赵高沐缓缓逼近那女子,抓起她身上的那件红色的外衣,眉眼沉沉,寒声问道:“这衣衫是谁给你的?”

素素老实答道:“一个男人。”

“长什么样子。”

“跟奴家差不多高,很瘦。”素素一扫四下,见甲板之上围着无数的府兵和侍卫,就连那赵刺史家的公子都不敢往前来,一脸恭敬的立在旁边。

素素当下大哭道,“公子饶命啊,那个男人逼着奴家跳水,说如果不跳的话就把奴家给杀了,奴家害怕为了保命才跳下去的。还求公子不要杀我!”

赵高沐脸色铁青,盯着一望无际的江面,下颚线紧抿,昭示着主人此刻的怒气。

他转身冲着李青一字一句道:“传令下去,继续搜查,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找到跟画上相像的人,统统给我带过来。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李青领命而去。

而此刻西街尽头的树底下,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现。

赵高阳一身夜行衣,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她在树底下犹疑了一会儿,随后转了两个圈,却仍然不见马匹和行李。

眼看约定的时间要到,四下里仍是一片死寂,听不见半点人声,看不到半个人影,只有旁边人家门口挂着一盏猩红的灯笼。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