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公交车h文安琪,出墙红杏朵朵开之刘盈

大概走了十五分钟,到了后花园的位置。

季霄的名字和他的人一样,登临绝霄,坐拥巅峰绝顶,但他的外表却和名字有些不符。

没见过季霄的人大概都会以为这位季家大少霸道无比,虽然确实如此,可从外表上来看,他更偏向清朗阳光一些。

季家这一代的基因都很好,所以他有一张俊美的脸,眼眸时刻微弯,仿佛带笑,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这是位热血少年,他看着比季容更年轻一点。

但实际这是一位在巅峰圈子里挥斥方遒,霸道无比的人物。

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哪怕是季家现任家主。

方雅安一直有些怕他,总觉的这位清朗笑脸下随时会化出一只恐怖凶兽将她吞噬,不过现在秋色主宰这具身体,这种情况自然不会再发生。

她到后花园的时候,季霄正半躺在一张躺椅上,周围夜色有些寂静,月光淡淡洒在他身上,和路灯一起,将他唇角笑意映照得更加柔和。

秋色走近,才发现他耳朵里插-着耳机,大概是在听歌。

看着真不像那种霸道厉害的人物,可很多事情表面的只是假象。

秋色也没耽搁,上去就扯了他的耳机,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调出照片怼在他眼前。

“见过吗?”

她的声音简直让这层淡淡月光结了冰。

季霄睁开眼睛,倒没先说什么,只整个人往后仰了仰,离开了靠得极近的手机屏幕,这才看向秋色,挑眉道:“方雅安?”

他缓缓从躺椅上起身,一边淡淡的说:“你不是很怕我吗?今天怎么来找我了?季容欺负你了?或者他拦着你欺负方以欣?”

他声音平和,显然对方雅安很了解,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也不像那种霸道高冷的总裁类人物,总而言之人设看起来很复杂。

秋色有些危险的压低了眸色,空着的右手手指动了动,似乎有些蠢蠢欲动。

灵玉一看就知道要不好,马上大声说:“主人别生气!没关系的不要和这些小辣鸡计较,我们回去还能吃小蛋糕呢!”

不知道是不是小蛋糕抚慰了秋色蠢蠢欲动的剑光,还是面前的季霄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让她稍稍有些包容,秋色没有马上出剑,而是将手机屏幕怼到季霄的脸上,继续冷淡说:“见过吗?”

季霄似乎有些头疼的推开她的手,隔远了一些才看了眼手机屏幕。

他微微揉了揉眉心,脸上却带笑,语气清淡的说:“几天不见,你倒是跟换了个人似的,不过没有人告诉你,手机距离人这么近,是看不见的吗?”

说完他也不等秋色回答,再次笑着说:“你说他?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有他的照片,不过这个人你应该也要认识的,毕竟他是你们的婚礼设计师,三个月后的婚礼,你还要多谢他。”

秋色无视了他这些多余的话,直接了当问:“他在哪?”

“大概在海外的某个岛屿上度假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你对婚礼有什么建议?”

季霄没问秋色为什么要找他,这句话也像随口一说,或许他根本不在乎秋色说什么,至少‘方雅安’这个人还不能入他的眼,即便他现在态度算得上温和。

秋色冷静看了他几秒,似乎确定了他话中的真假,她收起手机,转身离开。

秋色大佬没有等三个月的习惯,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那么方家也可以寻找。

她离开后花园,远离了那一片静谧月光,还没走出季霄的视线,就看到有人从花园入口急匆匆走过来,差点撞上了她。

来人自己止住了脚步,抬起头惊诧看着秋色。

“方雅安?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这急匆匆的人是季容,脸上还贴着创口贴,但伤口依然有些浮肿,手上也打着绷带,似乎是骨折了。

秋色那一脚挺重的,估计这位少爷才从医院回来,只是不知道他不去养伤,跑来找季霄干什么。

季霄是他的亲哥哥,但他可没有宠溺弟弟的习惯,豪门一向如此,自己想做的,想得到的,得自己亲自去取。

所以季霄知道他和方以欣之间所有的事,但他不会插手。

季容很惊讶的看了秋色一会儿,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离得远远的,这才朝季霄那边走。

季霄依然坐在躺椅上,语气没什么变化。

“找我有事?”

季容迟疑了一会儿,还没开口,就听到季霄又说:“如果是方以欣的事情,你该自己解决,我没有为人解决这种事情的习惯。”

他语气温和,话语却很冷酷。

好在季容大概是习惯了,犹豫了一会儿,他咬牙说:“大哥,我想去子公司锻炼。”

“理由?”季霄躺下,双手交叠在腹部,淡漠道:“你快结婚了。”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逃婚的,我只是想······”

季容的语气透出一种心如死灰的黯淡感,但随后又很快坚强起来。

“我只是想锻炼自己,就算结婚,我总不能当个废物。”

他无法抗拒两家豪门这种庞然大物带来的婚礼,因为不仅仅有他,还有方以欣牵扯其中,他可以逃,可方以欣无处可逃,但他想变得更强一点,起码需要更有话语权一些,否则以后,他怎么护住以欣呢?

季霄脸色没什么波动,只随意点头。

“随你。”

他没看季容,反倒对着不远处还没离开的秋色说:“她好歹也是你的妹妹,多少包容些。”

说的是方以欣,但灵玉觉得季霄未必真的是好意,要是真正的方雅安,估计会更加讨厌方以欣。

可秋色显然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许在她的眼里,方以欣现在比其他人都顺眼一些,因为她会做小蛋糕。

秋色冷漠看了眼季霄,还顺手端走了女仆刚刚送过来的奶茶。

这是季霄准备喝的。

季霄看了眼被端走奶茶有些无措的女仆,指尖在躺椅上敲了敲,笑着说:“你这小未婚妻越来越有趣了。”

“哪里有趣了?”

季容摸了摸脸上的伤,咬牙切齿的说:“她居然让以欣给她做蛋糕!”

此时,方以欣正在他的别墅里做小蛋糕,等着秋色回去吃。

她甚至忘了这是季容的房子,而秋色也没有说过要回去。

她只觉得,姐姐既然喜欢吃,她就多做一点,不仅做了蛋糕,她还烤了饼干、泡芙、奶油土司,方以欣非常聪明的抓住了一个重点,甜。

秋色回去的时候,别墅的大门打开,方以欣正坐在门口等她,目光中透着一种望穿秋水的期待。

灵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

好半天他才想起······哦,这个小妹妹是不是有点奇奇怪怪的,这年头小白莲都进化到这个地步了?

灵玉不明白,因为他不是真正的人类。

坐在门口等着的方以欣远远就看见秋色走来,连忙起身走过来,咬着唇瓣细声说:“姐姐,我做了小蛋糕,还烤了饼干和泡芙······”

她偷偷抬眼观察秋色的表情,也不敢看得太明显,只可惜秋色脸上平静得没有丝毫波澜,她并没有看出来些什么。

有些泄气的抿了抿唇,方以欣重新打起精神来说:“我把楼上主卧收拾出来了,有两间,姐姐想住哪一间?”

秋色依然没有回答她。

方以欣有些紧张,就没有再问第二句。

走进别墅,果然看到桌子上做好的小蛋糕和其他甜点,秋色眼眸微舒,径直坐了过去。

方以欣满面笑容的跟在她身后,见她坐下也找了个位置坐下,用那种在灵玉眼里有些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秋色,好像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灵玉复杂的看了她一会儿,转面开始劝秋色:“主人啊,这个吃这么多甜食容易发······”

‘胖’字湮灭在他喉咙里,灵玉只感觉到一道无尽锋芒贴近他的身体,仿佛下一刻就要死了。

他紧紧抿着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秋色开始吃小蛋糕。

把桌上的甜食一扫而尽之后,她靠在沙发上,开始给方家负责人打电话。

没别的事,主要是那个叛徒,比起自己漫无目的寻找,不如直接让方家喊他回来。

如果季霄说的是真的,他不会拒绝,如果是假的······那就先送季霄上天。

期间方以欣一直坐在她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当听到秋色提及那个婚礼设计师的时候,她眼中掠过一丝黯然。

等秋色打完了电话,她迟疑很久,这才靠近她,似乎带着某种破釜沉舟的勇气,她咬咬牙,闭着眼睛说:“姐姐,我、我喜欢季容。”

她闭着眼睛等待着即将来到的骤雨狂风,但迟迟没有声响,过了好半天,方以欣睁开眼睛看向秋色,就看到她一向冷艳的姐姐背脊挺直的坐在沙发上玩季容的平板。

她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一眼,平板上不停晃动的葵花头正在努力吐阳光。

上面一行大大的黑体字:下一波丧尸即将来临。

方以欣:“???”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