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女人用肉棒操女人

谢迟敲了好久的门,女人才又一次的将门打开:“像你这样的骗子我真的见得多了,你走吧,别敲门了。”

“哎?”谢迟恍然大悟,原来是被骗子给烦着了吗?谢迟有那么一丢丢的郁闷,她看起来就这么像骗子吗?

“不对的吧,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过来敲门,说找上门来的事情跟你的儿子有关,怎么也不会第一时间联想到骗子身上吧?你应该先询问我是不是跟学校那边有关,或者是跟警察那边有关,总不会直接往骗子身上猜。”谢迟歪了歪头,一脸疑惑的道:“所以这只是一个借口吧?但我是真的很需要跟你的儿子见一面,麻烦让我进去或者请他出来好吗?”

女人的表情很古怪,甚至能够感觉到她脸上的肌肉在微微颤抖:“你走开,也不要再敲门了,我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谢迟手速很快地握住了她的手:“有什么人跟你讲了什么奇怪的话吗?我真的很需要见一见你的儿子,我觉得他并不是疯了,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是有别的原因,我说不定有办法让他变回正常……”

女人力气很大的一下子甩开了谢迟的手,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关上了。

谢迟:……

算了,用别的办法吧。

她默默的选择了翻墙,还好这边的院墙并不高,谢迟努努力还是能够翻过去的,她翻过了院墙进了宅子里面,慢慢的往里走,宅子里面挺安静的,一时半会儿没见到什么人,谢迟一直溜到了房间附近,她是贴着墙边走的,走到窗户附近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微弱的声音传出来。

“真的……真的来了……就像大师说的那样……”

“怎么办,她真的会带走我们的儿子吗?天啊,咱们家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孽,才会……才会……”

谢迟:……

这才是真的遇到骗子了吧?

她怀疑刘少羽可能已经被关起来了,毕竟刘少羽现在是个疯子,谢迟绕过了前排的房子,往后排走去,她挨间摸索,院子不大,后排的房子加起来一共也就五六间的样子,还是很好排查的,很快谢迟就找到了有动静的房子。

虽然房间是从外面关上的,但是只挂了锁,没锁住,所以谢迟轻而易举的就进去了,房间里很暗,床上躺了一个人,那个人没什么动静,直到谢迟走进去,打开灯。

嗯?这张脸有点眼熟!

谢迟下意识开始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张脸,三分钟以后……昨晚上被小黑吃到肚子里的那个鬼和这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难怪……

难怪刘少羽疯了!

难怪那个鬼奇奇怪怪的,只会重复那么一两句话。

那个根本就不是个鬼,而是刘少羽离体的生魂!

谢迟赶紧将刘少羽的生魂从玉里放出来,准备让他回到自己的身体当中,刘少羽失去的魂魄如果能够归体,他应该就会恢复正常,谢迟就可以从他嘴里知道他当初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会突然消失,又怎么会魂魄离体。

谢迟刚把刘少羽的魂魄放出来,就有人推门进来了,动作还是很仓促,是刘少羽的母亲,她在门口见了谢迟以后,就很担心自己的儿子,特意过来查看,结果远远的就看到门开着。

刘少羽的母亲当时就慌了,赶紧冲进了房间里,一进来就看到了谢迟,还看到了两个儿子,一个躺在床上,一个站在谢迟旁边。

刘少羽的母亲当时就疯了,扑上来就要抱住谢迟:“你别想!别想把我儿子带走!”

谢迟:??

“你放开我!你儿子生魂离体了,所以表现出来的症状才疯疯癫癫的,我正要让他离体的魂魄回去,我不知道你是听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人说的话,才这个样子,但你要是为了你儿子好,就松开手。”

女人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谢迟动作快,猛的推了一把那个生魂:“回去吧!”

这个时候刘少羽的父亲也进来了,一看到自己的妻子这个样子,当时就很紧张的要帮忙,还好生魂重新附体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换个别人过来可能要摇个安魂铃什么的,但是谢迟向来简单粗暴,一把就把人送回去了。

刘少羽低声呻、吟了一声,突然道:“妈,我饿了……”

本来就有一点不知道该相信谁的女人眼泪一瞬间就崩溃了,她松开谢迟,呜咽着扑到了刘少羽身上,撕心裂肺的哭道:“儿子!儿子!少羽!你刚刚说什么?”

“妈,我饿了……”刘少羽有点茫然,魂魄刚刚附体还有一些不稳,导致他大脑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最直接的本能,反手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女人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埋头在儿子身上,她这些日子就像天塌了一样,如今儿子终于正常说话了,她存在心里的那些惊慌和害怕,终于可以一次性发泄出来了。

过了许久,她才能够冷静下来,连忙向谢迟道谢,还很愧疚的样子,毕竟之前相信了骗子的话,对谢迟挺凶的……

谢迟也从她嘴里知道了,原来自从刘少羽疯了以后,他们带着儿子去过医院做过很多次检查,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本来他们夫妻两个都不是很迷信的那种人,但是儿子变成这个样子之后,没忍住的用了很多偏方,还特意请了所谓的大师来看。

大师的说法很可怕,意思就是说他们儿子触怒了鬼神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发疯只是最开始,很快他们的儿子就会死。

他们已经吓坏了,赶紧请求大师出手相助。

大师卖给了他们一些符咒,让他们每天烧一道给儿子喝,一共要喝七天,这种法子等同于从阎王那里抢人,所以这七天里,下面肯定会派鬼差来勾魂,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敲门,都不要让他进来,不管男女老少,等七天过去之后再说。

谢迟有点无语:“这一听明显就是骗子呀,你们居然会信?”

他们那个时候已经走投无路了,就像是溺水的人,给他们一根稻草,他们也会当做是救命的浮木,狠狠的抓在手里。

“以后不要信这种人,尤其是烧符咒喝……符咒烧毁以后就失效了,是很低级的骗人手法。”谢迟先教育了他们一顿,然后才去看刘少羽。

“现在冷静下来了吗?我有些事要跟你谈一谈。”

刘少羽的母亲做饭去了,父亲也泡茶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谢迟和刘少羽:“你的母亲很爱你。”

生魂跟鬼的区别仅仅在于生魂身上还有一点生气,这点生气也会因为离体时间过长,逐渐消散,也就是说一般人是看不到生魂的,刘少羽的母亲却能看见,是因为她的执念很重,没看到刘少羽的父亲进门之后都一脸茫然吗?

“谢谢。”刘少羽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妈对我一直很好。”

“所以你逃课还想翻墙出去上网,是不是很对不起你妈妈?”谢迟顺便在心里补了一句,还很对不起你们学校那位敬业的秃头老师。

刘少羽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闲聊了两句之后,谢迟这才进入正题:“我有一件事要问问你,你失踪这些天都去哪里了?”

刘少羽的记忆,是在生魂归体之后一点一点浮现出来的,他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无血色,揪着被角的手指也快蹦出了青筋:“还在……还在学校里。”

刘少羽眼神特别惊恐:“那天晚上……我、我本来想翻墙出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走都在原地打转,我当时就有一点害怕,又走的比较累了,就坐在原地想要休息一会儿,然后我坐在那里打了个盹,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到了学校门口,我当时特别开心,觉得自己终于摆脱了那种奇怪的境地,然后我走进了学校里……”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很奇怪的景象,明明是深夜,但是学校里有很多人,我感觉自己好像有些眼花一样,教学楼,宿舍,在我眼中出现了重影,重叠在他们上面的却是一些低矮的平房,我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的时候学校什么的都不见了,我还是坐在原地没有动……”

“等到天亮的时候我才终于摆脱了那种困境,回到了学校里,当时我有跟我们同宿舍的人讲过这件事,但他们都说我是迷路了,后来……后来我晚上睡着的时候,经常会做梦,梦到有人在我耳边喊,别睡了,要发洪水了,你快跑!”

刘少羽的眼神越来越惊恐:“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周,直到……直到一周以后的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因为去了一趟厕所的缘故,出来的比较晚,走出教学楼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很多很多人,身上穿着的……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他们脸色都很苍白,怀里抱着书,匆匆的从我面前走过去,我回过头……身后根本就没有教学楼。”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