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那晚,我把妈妈_妈妈去世后我满足爸爸姓要求

酒溪庄尤其地热闹,上一次这么热闹,还是魏家把粮食搬过来,分发给各家各户的时候。

这一次,魏家的人又来了,村里各家各户都挤到了村头的晒场上。

罗氏嫂子和罗母也挤在人堆里,罗氏嫂子小声道:“娘,他们不会要说酒的事吧?会不会把咱们给的酒不好的事说出来?我这心里又不踏实了!”

罗母啐了她一口,“都三个孩子的娘了,胆子还芝麻点大!他魏家要是敢提这事,我今日正好给你小姑子讨个说法!到底是谁家忘恩负义!”

话是这么说,但是罗氏嫂子眼皮仍旧直跳,见着人都来齐了,段万全也站到了石头上头,朝众人说道。

他先客气了两句,无非是大家伙辛苦了之类的话,然后说起了今次招来众人的要事。

“魏家同县城宋氏酒楼交好,此番要把咱们酒溪庄的酒放到宋氏去买,也是给咱们酒溪酒扬起招牌。”

这事不少人家都知道,酒溪酒能拿到宋氏卖是好事,以宋氏现在烈火烹油的态势,酒溪酒也能跟着扬一把名。

下边有人贺了两句,又听段万全道:“除了宋氏,咱们跟景芝镇的聚芳阁也说定了,聚芳阁也同宋氏一道,将酒溪酒摆到大柜上头,让来景芝买酒卖酒的,也都晓得咱们的名号。”

这也是好事,景芝的人流量可比县城大多了。

不过有人提了个问题,“段小哥,魏家收咱们庄子的酒确实不少,但分到两处去卖,也卖不了几日吧。”那人笑道:“要是魏家愿意给咱们开个好价钱,咱们再把酒卖给魏家,多好!”

下边不少人都这么说。魏家把他们的酒买断,他们没有卖酒的压力,收入稳定,当然是好。

罗母低笑了一声,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咱们可轻省了!”

罗氏嫂子也觉得是,毕竟钱是定下的,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甚至,干与不干一个样!

但是能有这样的好事吗?罗氏嫂子道:“魏家没那么多钱吧?”

罗母想了想,“不好说,毕竟和宋氏酒楼都能说上话。咱们不管那许多,能一口价买了酒就行了!”

有人起哄,罗母也跟着吆喝,“魏家是要出进士的人家,发发善心,家里书生也考的好不是?说不定老天爷看在行善积德的份上,给他点个状元!”

这话可甚是刁钻,一言不合就道德绑架上了。崔稚在旁瞧了一眼罗母,她当然不认识,但是一眼就瞧出来和罗氏长得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得。

娘俩真是一个德行。

她也不急,哼哼两声继续听段万全说话。

段万全安抚众人不要急躁,安静下来,“说来,大家伙想得,和魏家想的,到一处去了!”

这话一出,下边都沸腾起来,“真的?魏家要多少钱收咱们酒!收多少酒!”

下边的人都在问,罗母瞅了儿媳妇一眼,“你看!我说的不假吧!咱们家的好日子来喽!哎呀,还是你小姑子有本事,翻出来这么个好东西!也是魏家小孩不懂事,以为有几个钱,就能随便买了卖去!买卖哪是这么好赚钱的?真当发善心神明保佑不成?!”

罗母不亦乐乎,已经做起了啥事都不用干、坐等着钱掉进院子里的春秋大梦。

这时,段万全又叫停了众人,“我晓得各位心中高兴,还有个更好的消息告诉大家。”

“什么好消息?!魏家可真是大善人家!”酒溪庄的人都喊着。

“是这样,魏家买了大家的酒去卖,卖了酒得的利,分大家一成!”

段万全这边话音一落,整个晒场全沸腾了,“天爷!还有这样的好事呀!俺们辛辛苦苦煮酒这么些年,可算有点回报了!”

酒溪酒虽好,但是产量小,又有景芝酒名声如雷贯耳,酒溪酒只能夹缝里生存。酿酒人家一年辛苦到两头,也不过勉强得一个温饱,酒酿好了还好说,酿坏了就砸在手里了!现在有魏家保底,还有抽成可拿,这是从前几辈酿酒人家都没想过的事!

有人掐了自己一把,“真的假的?!我怎地还有些不信!”

段万全自然道:“千真万确,正如方才那位大娘所言,魏家这是行善积德来了!只不过,魏家收酒也不能随随便便收了卖,还是要挑一挑的。不过大家放心,凡是挑中了的人家,就按方才我说的法子分钱!”

酒溪庄的人一个挤着一个往外跳,跳着问了同一个问题,“怎么挑!挑什么样的?咱们要做什么吗?”

此刻同最后揭晓答案的时刻一样,段万全看到挤在人堆里也往外跳的罗氏娘家和舅家人,转过头同崔稚对了个笑眼,后者早已弯了嘴角。

段万全道,“各位什么都不用做,只把之前借粮还酒的酒给魏家备好便是。魏家从各家的酒水里挑出来醇香易卖的好酒,凡是被挑中的人家,三年之内,都按照抽成的法子算钱。酒卖的越多,分的钱越多!就看各家的酒水够不够好了!”

他的话落了音,登时不少人家都鼓起掌来,似邵家这等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品质好酒的,眼泪都落了下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

罗氏娘家和舅家可就傻了眼了。

罗母怔怔地回不过神来,罗氏嫂子气得跺脚,“娘!这可怎么办了?!咱们家的酒水是好酒呀!就是这回没尽心!这可一下失了个大好事!哎呀!”

罗氏舅舅也过来扯罗母,“姐!可都是你家闺女让咱们不用尽心的!说保准魏家不会找上门来!这下行了!好事也没咱们家了!你怎么赔?!”

“赔什么赔?!我让你家不尽心你就不尽心,我让你把欠我家的钱还给我,你怎么不还?”罗母跳起脚来,一扯扯到了罗氏舅舅的弱点。

但是她自家也偷奸耍滑,没酿出来好酒,儿子和媳妇在旁问,她可没法扯这么远。

她道:“这不是还没定吗?都急什么!你妹子有本事说这话,就有本事给咱们两家塞进去。旁人家我管不了,咱们两家可是魏家的姻亲,他们魏家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好事都便宜了旁人吧?!他们要是敢,让你妹子拿着借条去理论!魏家肯定嫌丢人,大笔一划就把咱们两家弄进去了!”

罗母理直气壮,她儿子儿媳和弟弟倒是一时没话反驳。

能给他们划进去就好,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错过这个村,上哪找这个店去?!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5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