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再深一点好不好宝贝h,闺蜜的老公把我干了小说

江海市的夏天,热也是潮湿的热,闷的你蒸桑拿一样。

只从香港广场大厅,到等在门口的总裁专驾,三五步路的功夫,鞠礼的鼻尖儿已经渗出细汗。

钟立言坐在后排左侧,司机位后面,鞠礼坐在右侧,两人之间仅隔着个真皮的车内下拉式小桌。

汽车启动后,鞠礼悄悄掏出面纸,擦了擦鼻尖儿渗出的汗,轻手轻脚的拢了下头发。

左侧的钟老板像个没有感情的威压释放机器,在车厢的密闭空间里,让她感到紧张。

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真令人窒息。

许久许久以后,她以为已经熬过了半小时,可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却告诉她才过去5分钟……

她绝望的悄悄深呼吸,偷瞄一眼钟老板,才发现他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

背脊软陷进靠背里,鞠礼整个人都舒了口气。

又观察了一会儿,确定老板一直没有睁开眼,她彻底放松下来,一直僵着的肩膀也跟着一松。

借机打量身边人,她才发现,仔细看来,他面上的确有一些岁月的痕迹,这么近距离观察,才看出那些纹路。

眉心消不去的竖纹,恢复速度变慢的黑眼圈儿等等,都显示着,他的确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人。

可即便如此,也不得不说他真是位好看男人。

丰神俊逸,冷傲逼人,通身气派。

此刻钟老板闭着眼,显出些许疲态,便少了点距离感,多了些香火气。

她继续仔细打量,发现他眉毛浓长,锋锐难当。睫毛长而卷,与黑眼圈儿融合一处,略显阴郁和神秘。

正偷窥的入迷,似乎陷入熟睡的钟老板突然清了清喉咙,鞠礼吓的忙转过头,装作专注欣赏窗外风景的模样,足足5分钟内没敢再回头偷看。

路途不长,随着轿车的颠簸,空气中的静仍显得有些难熬。

鞠礼不敢像钟老板那样在车内闭目养神,她怕她真的会睡着……

就这样硬坐了半小时,终于看到目的地。

轿车穿过如凯旋门般的石砌大门,缓慢减速,他们终于到了。

建筑风格正统威严的上级部门办公处,两人一路穿行而过,鞠礼始终跟在钟老板身后。

想保持不近不远一步距离,要时不时小跑两步才行。

路上遇到好几位接引人员,皆是谦逊客气的主动向钟老板伸手示好。

钟立言穿着一身黑,挺胸昂头,神情冷峻,穿廊而过时,很有几分来视察般的威风凛凛。

鞠礼心里忍不住打鼓,他们不是过来跟领导汇报的吗?

气势这么强,一副砸场子的架势,真的可以吗?

擦汗。

……

待终于到了大会议室,引领的小领导带着钟老板坐到长桌一侧中间的位置,那位置对应的桌面上,摆着钟老板的名牌。

会议室的桌椅、地板全部采用的深色实木,配上盆栽白墙和墙上的山水画,传统的古朴气氛扑面而来。

鞠礼乖巧的坐在钟老板身后,捧着笔记本,默默做一个隐形人。

长桌窄处两边坐着的速记员,此刻已经打开电脑,早早准备就绪。

到场的几位老板都被安排在长桌一侧,尽皆互相寒暄,也有的专门站起身走到钟立言身边打招呼。

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钟老板,这时候总算露出几分笑容,才有了点儿商人‘善于’往来交际的样子。

上级大领导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就位。

大家齐齐起身与大领导握手,满堂其乐融融,仿佛暗潮涌动的一切都不存在般。

鞠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大领导在跟钟老板握手的时候,似乎专门拿眼睛若有似无的盯了一下。

钟老板倒像一无所觉,格式化的微笑纹丝不乱。

长桌终于坐满了人,一侧是领导,一侧是各家公司企业老板。

这会议可称得上层级非常高了,每个人表情都很严肃,心情却各异。

这些老板们,不是影视公司的,就是游戏公司的,剩下的则囊括文学、漫画等所有内容行业。

——这次会议,要讨论的就是文化内容的把控问题。

会议开始,作为主持人的小领导介绍了双方与会人员,随即是大领导发言——

语气端正,音调不高,措辞都非常温和。

可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不抬头挺胸认真倾听,要么时不时点头给与回应,要么提笔记录以示尊重。

还有的戏特别足,每当大领导一句话结束,都要摆出大彻大悟的表情。

鞠礼看着听着,只觉得深受启发,自己以往真是太没见过世面了。

她默默坐在后面观察着每个人,分析着每个人的措辞、反应中,所表达出来的微妙态度。

一边听,她一边拿笔记本做着会议记录,和自己想到的趣点。

会议的主要环节,其实是从老板们发言开始的。

发言顺利,从左往右。

钟老板坐在中间,好整以暇的听着,手里虽然攥着笔,却未记录一个字。

说他认真听罢,却是从始至终没有过表情变化。可说他没有认真听罢,他又坐的笔直,颦眉敛目,一副倾听模样。

前面几个老板的发言稿,全都是对领导部门的大肆夸赞,措辞累字不吝辞藻的马屁之言,让人听的牙酸。

偏偏老板们念稿时,情真意切,仿佛所说的每个彩虹屁都发自真心。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鞠礼只觉得叹为观止,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些高高在上、腰缠万贯的大企业老板,在给领导上级汇报工作的时候,会是这样的……一本正经的屁话连篇。

人生在世,果然都是看演技好不好的吗?

她又悄悄去打量大领导,坐在对面中间的大领导表情一直没有怎么变过,喜怒不形于色大概就是这样了。

可她还是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些许无聊神色,只不过因为那些老板们的态度够好,所以整体来说,应该也还是觉得满意的吧。

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十分肃穆,即便老板的汇报稿件念的再离谱,众人听着也是一副严肃脸,仿佛这会议真的在讨论和汇报肃穆正经内容一样。

可当终于轮到钟立言发言的时候,每个刚刚还面无表情的与会者,表情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有的坐直了身体,耳朵竖起;

有的眼神玩味儿,似笑非笑的看过来,一副准备看热闹的模样。

而坐在对面的小领导们,又是另一番变化——他们或突然正襟危坐,如临大敌;或皱眉咬唇,紧张又无奈的盯过来。

大领导也终于露出些不一样的神色,他伸手指戳了戳额角,微胖的身体微微向后靠近椅背,手指攥着钢笔,深呼吸了一下。

似乎是经过了一番自我预设,为应对将要发生的事,做了充足的精神、情绪层面的准备。

鞠礼眨了眨眼睛,心里也莫名有点发慌。

怎么感觉……自家老板以前是个刺头儿呢?

老板该不会老惹事儿吧?

不然大家怎么都如此这般反应?

钟立言却像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变化一般,他慢条斯理的将手中文稿一抖,坐直身体后便开了口——

中气十足,声音浑厚而磁性。

大概是由于惯常发号施令,他语调中还带着股天然笃定的气势。

自信,强势,又从容不迫。

坐在对面的女领导听到这声音,表情都柔和了几分。

只是,当他第一句话念完,众人的表情开的变得微妙。

习惯了他用平静语气怼天怼地的大老板们,逐渐露出失望神情。

坐在对面的领导们则或微微挑眉,或舒展了五官。

钟立言的发言,怎么突然平和了?

所有人都心存遗憾,甚至感到几分无措——哎呀,太不习惯了。

很快,大家又品味出,他那不是心如止水的平,而是格局放高,态度豁达的平静宽和。

但要说这文稿完全失去了钟立言的不逊吧,字里行间又有奇特的倔强。

大领导听着听着,背部又离开了椅背,他坐直身体,伏案提笔,开始在纸张上做起记录。

当钟立言提到他的占云企业做的一部剧时,众位领导们先是心头一紧——之前因为这个项目,领导部门和占云企业可是狠狠你来我往了好长一阵子。

可很快,领导们紧绷的表情一松,又慢慢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听着钟立言一句念完,一句又起……这不敢置信的表情最终变成动容。

大领导那张古井无波的脸上,也终于起了波澜。

他目光灼灼望着钟立言,突然舒出口气,嘴角含出一分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4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