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轻点啊太深了好紧抽插 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

吴光炎和欧阳霞赶紧围过来问:“你看到什么了?”韩慧雅用手指了指前方,用力说道:“哥哥脚下有东西!”欧阳霞和吴光炎也着实吓了一跳。孙齐宏听到妹妹的叫声马上站立不动,说:“光炎,快看看我脚下有没有异物?”由于雾气很重,看不清楚,吴光炎仔细瞅了瞅说:“看不清,但好像有些东西。”欧阳霞说:“哪有什么东西?不过是些枯枝败叶。”韩慧雅还是不敢松开蒙住双眼的手说:“不是的。有东西,还在动呢?”孙齐宏依然站着不动,叫吴光炎走近点看一看。

欧阳霞搀着韩慧雅,吴光炎顺手拣了一根棍子,走近孙齐宏后,用木棍在孙齐宏的脚边来回扒着,然后蹲下来,仔细观察一番,孙齐宏不耐烦了:“喂,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吴光炎慢悠悠地说:“什么也没有。”孙齐宏走到了边上说:“没什么你看这么久。”吴光炎伸手叫来欧阳霞说:“刚才好像有东西,模模糊糊看不清。哦,欧阳霞好像你说什么枯枝败叶的,你看,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欧阳霞很淡定,不像他们一样大惊小怪,她说道:“我看没什么,雾这么大,加上有些影子晃来晃去,产生错觉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虽然这个说法很牵强,但大家都没有更好的解释,所以谁也不去反驳,继续往前走。

韩慧雅紧紧地拉着哥哥的手,生怕一松开就会被什么妖魔鬼怪抓走。欧阳霞和吴光炎走在旁边,不住地笑她胆子小。终于来到了小溪边,韩慧雅转过身子把头靠在哥哥的肩上不敢睁开眼睛。孙齐宏、吴光炎、欧阳霞三个人倒是很镇定,站在小溪边的石头上静静地望着这条小溪,没有发现什么流泪的龙。孙齐宏拍拍慧雅的脑袋说:“你啊,哪有什么流泪的龙?”韩慧雅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不看。”

孙齐宏说:“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咱们也好有个思路。”

欧阳霞说:“这个小溪从山上流下来,原本没这么大,这么深,是和尚们为了保证寺庙的用水把它扩大、挖深,形成一个水潭。”韩慧雅抬起头,用手打了欧阳霞一拳说:“不会吧,这你也懂!”吴光炎接着说:“别小看这个水潭子,旱季可以蓄水,雨季可以防涝,功德无量呀!”

吴光炎接着问孙齐宏:“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孙齐宏说:“赵崎是在寺庙失踪的,咱们还得回寺庙,看看那棵树有没有什么玄机。”

再次回到树下,欧阳霞胸前的宝贝丝毫没有反应。欧阳霞和韩慧雅默默地坐在赵崎曾经坐过的石凳上,望着孙齐宏和吴光炎围着大树转来转去。突然,吴光炎叫起来:“欧阳霞,你快来看看,我发现这棵大树好像是空心的。”

欧阳霞站起来把耳朵贴近大树,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吴光炎指着大树的一侧说:“来这个位置听得比较清楚。”欧阳霞移步走到吴光炎指的位置,听了一会儿说:“没错,这棵大树是空心的,而且空心很大。”

韩慧雅吃惊地问:“真的假的?这也太神奇了。”孙齐宏说:“肯定是没错的,他们两人可是大山里走出来的。”韩慧雅激动起来说道:“那我们把它砍了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说不定赵崎就藏在里面呢。”

吴光炎笑着说:“这怎么可能?在大山里,像这种百年老树很多都是空心的,加上这是寺庙中的大树,更不能乱动了。”欧阳霞问吴光炎:“炎哥,你有没有观察树皮?”吴光炎说道:“都是原生的,不可能有暗门。”孙齐宏也接着说:“我仔细看了看,没发现有人为的痕迹。”欧阳霞说:“咱们一起去上炷香,然后开始上山吧。”

大家进了大殿,韩慧雅指了指正对门的位置说:“赵崎就是来到这里突然感到不舒服的。”欧阳霞赶紧站在韩慧雅指的位置,她抬头往上看:大佛盘膝而坐,十分威武,双目半开半闭,朱唇微启,双手分开向上展开,好像在吸纳着世间阳气。欧阳霞立即倒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嘴里念念有词:“佛祖保佑赵崎平安无事!”

欧阳霞的动作着实让大殿上的人惊呆了,韩慧雅推了推欧阳霞说:“你是咋回事呀?快起来!咱们不能跪在这里啊。”欧阳霞不为所动。

韩慧雅对孙齐宏说:“哥,怎么办?快想想办法。”孙齐宏说:“咱们先上香,然后一起跪拜,请佛祖保佑吧!”孙齐宏点了一炷香,和韩慧雅、吴光炎一起跪在黄色的禅丝上,虔诚地跪拜起来。

欧阳霞睁开双眼,抬头一看,大佛竟然睁开了双眼,慈爱地望着她,厚厚的嘴唇闪动了一下,欧阳霞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大佛说:“龙族遇危险溪洞相遇,莲花配银锁拯救苍生,快!找赵崎!”欧阳霞泪流满面,她望着大佛再次磕头谢恩!

欧阳霞站起来走出大殿,其他三人也赶紧跟了出来。欧阳霞吩咐孙齐宏多施舍一些钱财,然后对大家说:“我们现在开始进山。”韩慧雅一直盯着欧阳霞,觉得她莫名其妙,吴光炎满脸的担忧,孙齐宏也是满心的疑惑。

孙齐宏说:“我们先到警察发现尸首的地方去看看。”

欧阳霞说:“宏哥带慧雅去查尸首的事,我和炎哥顺着溪流往上找。”

韩慧雅着急起来,不满地说:“为什么呀?人本来就少,还要分开,我们还是一起行动吧。”

孙齐宏说:“你们两个对大山比较熟悉,而我很少上山,慧雅连山都没爬过,这样绝对不行。”

吴光炎想了一下,说:“还是不用分开的好,现在还早,大家先去查查尸首的事情,然后再一同顺着溪流寻找。再说,警察的结果还是需要我们进一步确认的。阿霞,你说呢?”欧阳霞知道吴光炎一直都比较理性,分析问题也不无道理,自己也想确定那死者不是赵崎。想到这儿,欧阳霞点了点头。

四人一同沿着崎岖的山路进山。

刚开始还有路,可走到半山腰,渐渐便没了路。韩慧雅从没爬过山,所以走得很慢,吴光炎时不时拉她一把。不一会儿功夫,欧阳霞和孙齐宏甩了韩慧雅和吴光炎一大截。韩慧雅实在走不动了,她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不愿意继续走,并用手不停捏脚,对着吴光炎说:“讨厌死了,这些枯枝败叶,到处是腐烂的味道,我保证这辈子不会再进山了。”

看到吴光炎不理自己,慧雅就问:“喂,你和欧阳霞真的生活在大山里呀?”吴光炎不高兴了,把脸一沉:“是呀,我的大小姐,你到底要不要走?你不走我可先走了。”韩慧雅无奈地站了起来,又走了一段,确实走不动了,脚磨出了血泡,血水渗透在雪白的袜子上。吴光炎望见后,于心不忍,他让韩慧雅把袜子脱了,自己在身旁找了些止血消炎的草药帮韩慧雅敷上,并对韩慧雅说:“我建议你不要继续上山了,因为山路会越来越崎岖,估计还得翻过一两个山头。”一听到还要走很远的路程,还要翻几个山头,韩慧雅吓坏了。她立即打退堂鼓:“我要下山了,可我自己下山,怎么下得去啊?这可怎么办呢?”

突然,一声尖锐嘹亮的口哨声“嘘——嘘——”,吓了韩慧雅一大跳。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9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