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换妻多p群交 妻主我知错了别打了

暑假的隐还没过够呢,就收到了学校的通知:“高三年级,为赶复习进度,迎接明年高考,现经校委会研究决定高三年级应届生于2009年7月18日复课,往届生待补习班报名结束后于2009年7月25日正式复课,望相关教职工做好工作安排以及学生通知。”

“这什么啊,一通电话,一张纸,这就结束了我们的暑假了?这才放了几天啊,学校有病吧?主要是这TM眼看着就17号了呀。”

皇甫还在早恋中甜蜜呢,就被杜颖通知了,死活不信的非让我去公告栏核实情况。

“已经看过了,消息准确,乖乖带着书滚来学校吧。高考完后,给你补三个月的假呢。”

“补个屁,那我高三 的暑假呢?啥时候补?”

“你补习的时候补?”

“卜北,你大爷的,你TM才需要补习呢,老娘一次性过。”

“切,别吹了,行吧?拿出点实力,别就嘴好使。”

“等着啊,非得把你的嘴给你堵了不可。”

“等着呢,啥时候怕过你。跟弥天一个德行!”

“你少提他,他现在竟然连我电话都敢挂了,下午我跟左希来找你,你在卜水房子等着啊。”

“。不是!你找我干嘛啊?有事说事,别故弄玄虚。”

“哦,不用,下午你来我家,我姐给你准备了个礼物,到时候我让你提前看看。”

“真的?”

“真的,骗你是狗,行吧?”

“好”几点?要不我现在过来?”

“滚滚滚,看你那猴急的样子,见左希没命了。”

“下午五点你过来吧,到了给我打电话。”

“欧克”

而当我下午赶到皇甫家时,等待我说完礼物的是:她跟左希山一般高的复习资料。

“这就是礼物?”

“啊。高一高二的全在这了,不够啊?搬吧。”

“你TM、、、搬到哪去啊?宿舍都没开门!”当着左希的面,我实在不好发飙。

“卜水房子啊,那不跟学校一样么。”

“我本来想等开课后在一点一点往学校拿,可是姗姗说先放卜水房子里,到时候直接过去拿方便些,你累吗?要不先喝点水,等会再搬吧!”还是左希说话的声音好听。皇甫一开口就跟谁欠她钱了一样。

“好,那肯定方便啊,随要随拿。肯定比你从家里拿方便多了。”我接住左希给的水,赶紧附和皇甫的做法。

“哈哈,也是,那到时候就靠你啦,你最近有没有看书啊?”

“看啊,电子书他哪天不看。”我是真的有杀了皇甫的心,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哦,原来你短信都是骗我的啊。”

“没没没,我看了,真看了,电子书只是偶尔看,你别听皇甫瞎扯”解释是我的本能。

“谢文东军舰买了吧?”

“你才看到哪啊?早都看过了,他跟、、、、”顺嘴而出的接话,我就知道我上了皇甫的当了,防不胜防。

“呵呵,你呀。我看你是:书偶尔看吧。”看我被拆穿,左希笑着打了我一下。

“皇甫啊,你老妈呢?”

“要你管,过来这边,帮我打把游戏,老娘上个卫生间,你快点!”

“我小姨出去见朋友了,很晚才回来。”

“哦!这样啊!不是妈吗?”我小声跟左希玩笑道。

“滚”左希嗔怒着。

“哎,卜北,你不是会做饭吗?要不你给我跟左希顺便弄点饭吃吧,我们还没吃呢,你随便整,弄熟就行,我两就省得下楼了。厨房里菜都有,你看着弄。”皇甫在卫生间了也不闭嘴,这让左希只能尴尬的看着我笑。

“你怎么不去死,怎么不让你的私人物品给你来做来?”

“私人物品最近去外地了,要不能轮的上你。”

“你当老子乐意啊。”

“那我去给咱们做吧,等着啊。”左希看我两斗嘴,就自己去厨房了。

“哎,皇甫,你母上不在,要不我再给咱叫两个人热闹,热闹。怎么样?”

“放屁,你以为老娘家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吗,男同学里,你是第一个。呦呦,枪法不错啊,最近又去网吧了吧?”皇甫很讨厌的拍着我肩膀废话。

“切,我的技术还用的着去网吧,看好了,哥教你如何甩狙。”

“你起来吧,快去帮左希去,我都快饿死了。让我玩,让我玩。”皇甫跟疯狗一样,把我轰了起来。

“这是你家,你怎么不去?”

“你要是愿意,这就是你家了,哎呀,你赶紧去吧,这种增加感情的机会可不多啊,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这要是宋留洋还不巴巴的跑去了。”皇甫这话虽然我不怎么爱听,但是是实话。我喜欢与左希独处的时间。

看着厨房里的左希的背影,那一刻,我真希望这就是我家,我跟左希的家。

“你准备做什么?我来帮你吧。”

“恩,炒两个菜,咱们吃馒头吧,简单点也快。”

“恩,”我点着头帮左希择菜。

“怎么了?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有,你给做吗?”

“做啊,你说。”左希扭头的看我的那一笑,让我差点以为这真的是我们的家了,而我们就像生活在一起了很久的老夫老妻,她回答做啊的那一下,让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哈哈,不知道。你做的我都爱吃。”

“切,说的你像吃过一样。”

“吃过啊,前年过年在我家啊。你忘了。”

“哦,其实我是真的看不出来你会做饭,你说你几乎都无恶不作了竟然会做饭,说出去我估计都没人信。”左希开始忆我的往昔岁月。

“那你可得珍惜了,哥们这种复合型人才现在都快绝迹了,要当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

“就你,还大熊猫,我倒是可以把你画成大熊猫。你愿意吗?”

“只要你愿意保护,别说画了,你就是揍也行。”

“好啊,”说着左希就上来跟我打闹。

“姐姐,姐夫大人,阿紫还饿着呢?能麻利点么?”皇甫的神出没,让左希瞬间恢复娇羞,破坏掉氛围的她很无辜的摊了自己的双手。我真想把手里的菜刀扔出去。

吃完饭,皇甫早早的就鸡很贼的跟管修远在QQ视频,很明显只能左希跟我一起去了,此举也正合我意。

“卜北,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左希正玩笑着,就开始了一本正经,这是她一贯跟我的聊天作风。

“哎,你这每次一让我答应你一件事,我怎么就会觉得这件事不是什么好事呢?你不会是让我答应离你远点吧?”

“不是啊,那你答应吗?”

“左希同学,你就说说吧!那次你用这样的开场白时,我说了不答应。”左希被我的回答逗笑了,我很喜欢看她笑的样子,很美。

“好,我希望你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放弃你自己,行吗?”当左希说出这句话时,我几乎能预料到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因为我还是喜欢篮球场上那个意气风发,不到最后绝不认输的卜北,其实不论外人怎么评价你,说你堕落也好,不争气也罢,我只相信我曾见到过的你,乐观,积极,无所畏惧,别人怎么说,那是因为别人没见过你优秀的时候。

我从初中开始就是一个极度怯懦自闭的人,我不敢跟别人说话,我害怕跟别人说话,我觉得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所以我拼命的学习,学习,一直考第一,可是后来中考还是被别人狠狠的看了笑话,进了高中我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三年会如何度过,也默默的做好了准备,可是因为一场意外我认识了一个男生,那个曾经只知道打架欺负同学,让我害怕的坏学生,最可怕的是认识了他,我竟然发现我开始信任他,依赖他,他总能给我一种特别心安的感觉,虽然他做事情从不讲规则,可是也总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那时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一直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的人,突然看见了阳光一样。那种刺眼让人喜欢,我喜欢跟他在一起学习,喜欢看他跟别的同学吹牛,喜欢看他在篮球场上不可一世的样子。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就被他带坏了,我变得不再害怕跟同学说话,不再害怕老师的提问,变得甚至有些话唠,有些厚脸皮。我很开心我的变坏,因为我这种坏给我带来的全是收获。它让我的世界有了不一样的颜色,我也更喜欢那个曾经满脸血的他经常在身边烦我,因为只要他在,那些坏我就可以一直学,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开始变了,变得心思特别沉重,变得话越来越少,变得开始不像他自己,我知道他一定经历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我想帮他,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帮他,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变回那个没有正行的卜北,变回那个全能的卜北,所以如果你见到他了,请你告诉他,他曾经是一个女生的太阳,而那个女生也相信他以后还会是她的太阳。她会一直等他回来。”左希没有看我说完了这段对白,我知道她知道,我没有停下脚步,骑上车我自己走了,我没有跟身后的左希告别。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插上了耳机,手机里单曲循环着刘和刚的“父亲”,我拼命的往前蹬着车子,好像那样就可以把老卜的影子从我的脑袋里抹去,好像拼了命,我就可以跑赢时光一样。人总是喜欢麻痹自己,我越是想不在意,就会越在意,老卜在的日子,就像耳机里的这首歌一样,在脑里一遍又一遍的放着,任我怎么折腾自己,他就是挥之不去。

陪我钓鱼,给我讲题,陪我玩积木,妈妈不在的时候教我做饭,每一个下雨天都会准时来接我,犯错时总跟一个朋友一样跟我谈话,我脑子里还是他送我出门的画面,可是现在我却连见他都成了幻想。我骑到公墓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周围全是吱吱的虫叫声,整个公墓庄重而又阴森,可是我没有一丝害怕,因为我相信,老卜会在天上保佑我,如果真的有鬼,那我倒希望那是真的,如果可以见到他,我才不在乎他是人还是鬼,我只知道他是我爸,是人是鬼他都是一个父亲,是父亲就会保护自己的孩子。

我躺在墓碑前的空地上,望着夜空回想着他在的日子一直哭,不知道什么时间自己就睡着了,梦里全是老卜在的日子,教我打球,教我象棋,我能感觉到自己在笑,那一夜感觉自己好幸福。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照片里的老卜依然慈祥的对我笑着,我擦净了照片上的灰尘又挨着墓碑坐了下来。

左希希望的那个卜北大概也是老卜希望的那个卜北吧。

我不慌不忙的骑车到楼底时,左希已经再等我了,看到我回来就立马跑了过来,我强颜欢笑的给左希打了招呼,就开始撑车。

“你怎么昨晚没回房子?你去哪了?电话也不接,消息也回,我还以为,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左希很着急的透露她的担心。她疲惫的表情告诉我,她还没有我在墓地睡的香。那一刻看着脸上带着倦意的左希,我竟然有些心疼。

“我能有什么事啊?电话没电了,你看。你这一大早的找我有事啊?”我锁好车子,准备把书抱上去。

“还说没去哪?你看你后背全是土。”左希拍着我身后的土,还是那副担心的表情。

“不小心蹭的,你还是没说,你来干嘛?”

“你这人,明知故问,你昨晚就那么走了,我、、、我。”看她扭扭捏捏的不愿说出真实目的。我只能帮帮她了。

“是担心我吧?”

“没有,谁担心你了,我只是担心你生气把我书给扔了。那我高三用什么。”掩饰起来的左希显得更局促,眼神飘忽不定。

“切,你昨晚还说喜欢我呢。”我抱着书就上去了。

“我没有,你别胡说,”后面她就登登登的就跟了上来。等到我放好书,左希靠在桌子上,两只手互相抠着指甲,一副有话又不知当讲不当讲的姿态。

“卜北,昨晚,我说的那些话,对不起啊,我不该说的,我跟你道歉。”憋了半天这就是她酝酿的开场白,可是我实在惧怕这压抑的谈话氛围。

“不是吧,左希,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啊,你这昨晚才说喜欢我,今天就想不算数了,你这、、、没你这样的啊,你这属于耍流氓,玩弄别人感情,你你你,我都当真了,你现在要反悔?做人不能这样吧?”我装气急败坏的破坏氛围。

“哎呀,你,我说的不是那个,你”左希着急的都快要跳起来。我双手按住了这个急于解释的她。

“我知道,左希,你说的我都懂,你说的我都会尽力去完成的,好吧?谢谢你没有放弃我,也谢谢你陪我妈。”

“你知道?”

“我去给咱买饭。等我啊。”我拍了拍左希的肩膀就笑着出了门,我害怕看到她泛红的眼眶。

左希找完杜颖后,那天晚上就去了医院,在我睡着后陪我妈聊了很久,我朦胧中看到过她的影子,只是半梦半醒的我不确定,但是昨晚我确定了。

最想守住的秘密,被最不想让知道的人知道了,更让人懊恼的是你确定了她一开始知道。你知道玩了那么久的自欺欺人,现在不可以再麻痹自己了。

曾经以为自己会是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回头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在拯救自己。

从此关于家问题,那个悲伤而又敏感的话题我们都默契的不再提起。如果心受伤了,那就给心一点时间,好歹让它结个痂。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89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