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突然来的阿姨20p 上别人老婆内射

有的时候许烟会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专门负责和人谈话的人,每天有数不清的人过来找她谈各种有的没的的事情。最关键的是她还要对这些事情作出决策。

许烟看着前两天自己在奏折中见过的两位主人公闹到了她面前,有些头痛地扶住了额头。她偷偷将话本藏在奏折中,假装翻着奏折,实际上她现在正在看的内容是穷书生与富家小姐的爱情故事。

书里正讲到富家小姐的爹娘不同意穷书生和小姐之间的爱情,准备棒打鸳鸯;而书生此时正与小姐谋划着私奔。许烟从小到大读过无数个相似的故事,可只要换一个名字她仍旧会读得津津有味。对许烟这个爱好,四宫女也是表示相当无奈。

台下的两个人见许烟兴致缺缺,看着对方的眼神更加不善。原先还没什么声音的大殿突然喧哗了起来,吵得许烟皱起了眉头。她将原本立着的书放了下来,看向台下正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位大人,规劝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你儿子和他儿子在学堂里打起来的事吗?你们俩至于大打出手吗?”

见两位大臣在她的呵斥下终于闭上了嘴,许烟假装不满地继续念叨道:“你们俩给我递折子上来的时候我都替你们觉得丢脸。你说说你们二位,哪一个不是朝廷的肱股之臣?竟然在集市上大打出手,说出去了也不怕人笑话!”

两位大臣的头随着许烟的话越来越低,直到许烟最后一个字说完,其中一位大臣才小声说道:“若不是他胡搅蛮缠,教子无方。臣这般大方讲理之人又怎会与他吵起来?”

眼见着他这句话说完后站在他旁边的大臣简直暴跳如雷,气得脸都红了,正准备破口大骂他时,许烟连忙出来制止:“哎哎哎,不都说了这些小事不要再计较了吗?怎么,嫌我说话的分量小不成?”

两位大臣忙拱手道:“臣不敢。”

许烟冷哼一声:“你们不敢?我瞧你们一个个敢得很嘛!我刚一说完你们就有不同意见了!怎么,是最近天下太平了你们没事做就纠结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来了?”

两位大臣被许烟这番话说得冷汗直冒,不敢再在许烟面前说这起子事,生怕许烟一个兴起便将他们派到边疆去建设许国了。于是忙拱手对许烟道:“臣知错了。”随后便随着许烟的意赶紧退了出去。

许烟见他们二位终于不再想着在她面前因着这件事而争执,终于歇了一口气,拿起方才的话本继续看着。那书生和小姐究竟私奔成功了没,想到她方才就因为他们二人而还没看到那么精彩的部分,就气不打一处来。

谁料她刚翻到那一页,正准备细细研读时,门外便再次传来了通报声。许烟这次算是彻底被惹毛了,她不耐烦地冲外面吼着:“又是谁打扰我批奏折?若是再让我听一些什么家长里短的破事就趁早不要进来见我!”

话音刚落,门外的珠帘就被挑起,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踏了进来。听到许烟的话之后,轻笑出声。许烟压根没有想到进来的会是他,一时连自己手中的话本都忘了藏。

或许是因为大病初愈的原因,他比之从前来说多了几份病弱的气息。他原本便长得有些阴柔,如今看来他的一双微微泛着红的桃花眼并着他更清减的身体又添了几分弱柳扶风之感,还不知道又要让多少女子倾心。

男子看见她手中的话本,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些。但还是依着规矩行礼道:“臣陆淮见过殿下。”

许烟看见他毫不掩饰的揶揄笑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自己手中的话本塞在那一堆奏折中,问道:“你不是刚解完毒吗?怎么不好好在平青那儿养身体,跑到我这儿来做什么?”

陆淮唇畔的笑意未减,对许烟道:“臣中毒这段时间多谢殿下的照拂,可以臣之身份让臣着实惶恐。所以臣刚一能行动便来向殿下道谢了。”

许烟心虚的笑了笑:“哪里哪里,陆侍读切不要因此挂念于心。毕竟你也是为了替我母皇挡箭才中毒的,说来也是我该做的。”随后二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境地之中。许烟心心念念着自己没有看完的话本,心想着这陆淮怎么还不走?道谢都道完了还站这儿干嘛?

过了片刻,在许烟终于沉不住气准备问问他到底想干嘛的时候,陆淮率先开了口:“殿下,臣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可不可说。”

许烟内心舒了一口气,终于来了。这小子磨叽这么半天原来就在这儿等着她呢。许烟忙摆摆手说道:“说吧说吧。”

陆淮温润的声音在殿内缓缓响起:“臣想知道臣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许烟万万没有想到陆淮问出的居然会是这个问题。她有些疑惑地问道:“平青和彭月没有告诉你吗?”

陆淮轻轻摇了摇头,恭敬地回道:“并没有。”新八一中文网首发wwwm

这下轮到许烟无言了。她以为陆淮一醒平青那老头就会把他数落一顿,然后将彭月往他怀里一塞,这桩亲事就成了。结果先是彭月一脸平静地告诉她她要成亲了,再是陆淮过来问她他究竟中了什么毒。这事情的发展情况简直离她预料的有十万八千里远。

许烟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你醒来之后平青和彭月都没有对你说什么吗?”

陆淮斩钉截铁地回道:“我醒来之后就看到平大夫和彭小姐二人在照顾我。可是无论我怎么问他们都没有告诉我我中的是什么毒。”

许烟:合着这两人什么都没有跟陆淮说,那就算陆淮想报恩也得他先知道才行啊!正当许烟准备告诉他一切的时候,她却难得的噎了一下。

不对啊,若说彭月是不愿意以此来要挟陆淮让他娶她,那平青呢?她仔细想了想,可能是彭月叮嘱了平青不让他说出去吧。不过想来也是。若是让陆淮知道他心心念念着的许落阳在关键时刻居然抛下他选择了她的大业,那还不崩溃了?不过若是不让他知道的话,他与彭月之间不就再无可能了吗?

许烟叹了口气,这三个人之间她该如何选择呢?看着面前陆淮着急知道答案却又不能催她的可怜模样,她决定还是一切为了病人好吧!

许烟蹙着眉,装作为难的样子对陆淮道:“既然他们两个不愿意告诉你,说明他们自然是为你好的。我作为你的朋友,自然也是想为你考虑的。所以”说到这儿,许烟顿了顿。不出意料的,她看到了陆淮变得焦急的脸。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

“不过嘛,我与他们的想法不一样。若是为了你好的话,自然是要将真正的事实一字不差地告诉你啦!”许烟对马上焦急到暴走的陆淮眨了眨眼,心中已然有了决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云烟畔见烟云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87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