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在车上干了大姐和二姐,老婆被李主任干的经过

谢朗第一时间伸手扶住陈雩的手臂,手臂肌肉用力,将他箍在怀里,别被后面男生带倒。

陈雩摔进谢朗怀里,懵了。

脸靠在谢朗胸口,陈雩鼻尖动了动,闻到了一股很淡的烟味,尽管谢朗应该散了气味,可他还是闻得到。

谢朗会抽烟?

陈雩很震惊,以至于忽视了原主身体被同性接触时本能竖起的汗毛和鸡皮疙瘩。

也忘了及时从谢朗怀里退出来。

怀里的人一动不动,半天不离开,谢朗眸色闪了下,嘴唇抿了抿,脸上的笑容淡下来。

捏着陈雩的手用力,嗓音很低,声音贴着耳朵,“小鱼,你一直呆在我怀里,不起来,我会以为你对我抱着什么特殊的想法。”

谢朗冷下来的声音,让陈雩顿时回神了,慌忙站好,“对,”想起谢朗关于道歉的理论,他把头抬起来,入目是一双冷漠的眼睛。

陈雩怔住了,好几秒后才慌慌张张道歉,“对不起。”

刚才和谐的气氛消失殆尽。

接下来,陈雩和谢朗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两个人隔得不远,却像是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线横亘中间。

又过了五分钟,公交终于爬到站。

陈雩被人群挤下车,本来想等谢朗,可想起谢朗刚才冷戾的眼神,有点丧气。

谢朗是个私人领域感很强的人,他上次就该知道的。

今天还是算了。

等下次见到,再道一次歉好了。

陈雩跟随大部队,走进11中,按照不久前学校群发的分班信息,从操场左侧的楼梯往上,经过综合楼、食堂、小花园,来到高二教学楼,爬到第五层,顺利找到了班级。

高二(14)班。

理科班里的普通班。

教室里已经有不少人,大部分人都在聊天,课桌的右上角贴了名字和座位号,陈雩找了一圈,在第四组的最后一排,找到了自己名字。

离黑板的距离是远了点,但幸好原主不近视,完全看得到。

陈雩对坐哪里没要求,只要能上课、读书、考试,他就可以满足的感到小欢喜。

陈雩进来以后,大家都安静了。

或是偷瞄,或是正大光明地看,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

如同是国宝大熊猫。

察觉到大家的注视,陈雩擦干净桌椅坐下后,做足心里建设,然后对所有人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周末两天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有了显著成果,这次没把人吓到。

众人:“!!!”

卧槽,校霸笑了!

陈雩的前面坐着两个男生,靠窗的娃娃脸男生飞快瞄一眼陈雩,就凑到旁边,跟他同桌咬耳朵。声音低是低,也没有特别低,“天,活的校霸!”

陈雩心想,我都听到了。

那人还在说:“原本听说校霸在我们同班,我还不信,天啊天啊,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相信另外两个传闻,校花周白,天才学神大人——谢朗大神也在我们班?”

听到谢朗的名字,陈雩耳朵动了动,眼巴巴看着他们。

想加入,又纠结怎么加入。

嘴巴张张合合,手微微抬起,最终却还是一个字没吐出来,不过娃娃脸男生似乎察觉到陈雩在看他,把脑袋转了过来。

视线对上,陈雩总算鼓起勇气,主动搭话,“你刚才说,谢朗……”

娃娃脸男生神色一动,激动的椅子都坐不住,半个身体探到陈雩面前,打断了陈雩的话,“你也对谢朗感兴趣吗?”

距离一下子缩的太近,陈雩有点被吓到,“不,我……”

他只是惊讶。

谢朗怎么会在普通班。

娃娃脸男生发现陈雩也对谢朗感兴趣个,八卦心蠢蠢欲动,这可是惊天大料,校霸对学神感兴趣!两个传说终于要碰撞出火花了吗?!

他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还只敢偷偷看陈雩。

见陈雩没回答自己,他又凑近了些,期待地注视陈雩。

陈雩后退,背靠椅子,书包挡在身前。

被八卦迷了眼,娃娃脸男生完全失去平时“读空气”的技能,还在逼近,忽然从娃娃脸旁边伸出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人拉回座位。

“洛程,坐好。”

“张辰羽你拉我干嘛,我还没问清楚呢!”

“闭嘴,你眼睛生来做什么的?不会看吗?”说着,张辰羽指了指陈雩旁边那张空桌子。

洛程脑袋凑过去。

下一秒:“学神在我们班是真的啊啊啊啊啊——”

陈雩也偏头,看了看桌子右上角,“谢朗”两个字被整整齐齐贴在那里。

陈雩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名字,满脑子的问号。

“我的名字那么好看吗?”谢朗熟悉的嗓音再次响起,掐断了陈雩的出神,他慢慢移动视线,视野里最先出现的是一双漂亮、修长的手。

再往上,是谢朗帅到无可挑剔,没有瑕疵的脸。

“又见面了呀,”谢朗细碎的额发自然垂着,微微遮住眉毛,对上陈雩惊诧的目光,又一笑,“小鱼同桌。”

陈雩眼睛睁大,流露出几分不可置信。

谢朗拉开椅子坐下,书包随便挂在桌子边上,将手里一根牛奶味的不二家放到陈雩桌上。

“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桌了。”他微笑,“好好相处呀。”

“你……”陈雩欲言又止。

谢朗似乎猜到陈雩想问什么,食指抵在自己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有机会我会告诉你。”

谢朗不说,陈雩也不问了。

点点头,又看了眼桌上的棒棒糖,说:“谢谢。”

隔了一个过道,周白也把书包放下。

他刚刚和谢朗一起进来。

探头,周白跟陈雩打了个招呼。

看到周白,陈雩有点开心,周白是他在这所学校,第一个主动理会他的人。

“你也在14班?”

周白手指在陈雩跟自己间来回指了指,用了黄盈那天形容他们的词:“毕竟我们半斤八两。”

陈雩被这句话拉回那天考场,想到自己每科三十分的成绩,蔫了。

有点自闭的低下头,避开班里同学目光,悄悄鼓了股腮帮子。

不开心。

“对了小鱼同桌,”谢朗屈起食指,轻轻敲敲桌面,“你刚才怎么不等我?”

听了话,陈雩抬头。

又记起自己要再道歉。

“对不起。”他直视谢朗的眼睛说,“车上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谢朗长腿伸直,懒懒坐在椅子上,偏过头说:“我上次就说过,你很喜欢揽责,这次又是这样,你是认为你撞到我怀里以后,我不跟你说话,是生你气了?”

陈雩眨了眨眼。

“不是吗?”

“当然不是,”谢朗嘴角弯起,笑意铺满整张脸,“我只是在想事情,结果等我回过神,你已经走了,难得在车上遇到,我们还愉快的聊了一毛钱天,结果一到站,你等都没等我。”

他叹气,“说实在的,我有点难过。”

骗人。

陈雩看了眼谢朗,很确定刚才谢朗是生气的。

不过,谢朗为什么要撒谎呢?

班里其他人在看到后排校霸、学神两人和谐坐在一起,还熟稔地聊起天,又一次被按下暂停键,各种神情交加。

竖起耳朵,听清楚他们聊天内容,大家倒呼一口气,集体失声了。

公交车上发生了什么?!校霸居然撞到了学神怀里!

他们关系这么好吗?

所有人面面相觑,然后沉默掏出手机。

没过多久,“校霸和学神关系很好”的消息就跟插上翅膀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全校皆知。

陈雩疑惑地看着谢朗,眼睛睁的圆溜溜,像极了小动物的眼睛,思绪转的很快,对谢朗的人设,再次产生动摇。

他在脑海里唤“小十七”。

“谢朗真的是阳光、张扬、开朗的人设吗?”

小十七声音有点虚,“是吧。”

小十七虽然没实体,但它说话时,语气变化总是特别明显,这份心虚,陈雩捕捉到了。

“吧?”

小十七清了清嗓子,为自己谎言露馅头秃,它认真思考怎么圆回来。

陈雩皱起眉,“小十七!”

小十七:“……”

“好吧好吧,”到底老老实实说了,“其实,谢朗的性格有点崩坏了,目前走向不明,我也还没检测出来到底变成什么模样。

不过没关系的亲亲,无论他的性格再怎么崩,他是主角这一点不会改变!光环也一直会在!”

陈雩抿了抿唇。

果然,他看到的冷戾、冷漠、排他,也是谢朗的性格。

或许,这才是真实性格。

谢朗一只手撑着下巴,安静地看陈雩表情变来变去,像是脑袋里分化出两个人,在互相聊天。

这时,陈雩突然转头。

视线对在一起,陈雩认认真真说:“其实你不想笑,可以不用笑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85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