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我比别人多12个小时_校花,好棒呀

嘎吱一声,对面的门突然开出一条缝,郑高原露出一只眼睛,“开了。”

许悠悠气冲冲地蹬过去,只蹬得一步,门唰的一下就关上,气得她指着门破骂,“郑高原,我有你这样的邻居才有够憋屈的,又是被人吓唬,又被人追赶的,最后还弄到脚不能走的地方,你好意思说我。”

刷刷又蹬着回自己的家,关门前,对着外面,鼻气冲天,“哼!~”

郑高原背靠着门,屋内是一片昏暗,只有屋外偷溜进来的阳光,稀稀疏疏,映着他锐利的棱角上,半张脸躲在阴暗里,耳边听着许悠悠怒喝的话,垂首,眼眸内暗涌翻腾,唇畔溢出一抹冰寒刺骨的笑意,是啊,他就是个扫把星,谁跟他接近都会受到他的波及。

呵呵...

-

许悠悠将李阿姨给的护身符放在玄关处的抽屉里,想着有机会还给她。

蹦跶蹦跶回到沙发,准备又窝在沙发里吃东西,看电视,上网查查就这样呆一天。

她也是这样呆到晚上。

天色昏暗,客厅里没有开任何的灯,门外又出现可疑的脚步声,本来趴在沙发上睡着的许悠悠敏感的感觉到有人出现这层楼里,而且不止一个。

吓得她赶紧爬起来,光脚落地,因为紧张忘记自己的脚有伤,脚部突然间的吃痛,直直跌落在地上。

耳尖听到外面的人开始做事的声响,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挣扎起身,半趴,半蹭接近门口,通过猫眼偷看外面的情况。

敞亮的走廊,几个臂膀粗壮的男人正拿着油漆桶,刷子,在墙壁上,1102号公寓房门泼漆。

猩红的油漆在许悠悠眼睛一道道划过,心态全然崩陷,死命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害怕,惊呼,颤抖的声音发出来,外面的光线黑影一下一下刺激着她,眼眶里已经盛满泪水,欲有决堤而下。

那三个男人动作熟练迅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们正各自忙碌自己负责的地方。

嘎吱一声,在寂静的走廊上显得格外的明显,拉长的尾音,刚刚被他们泼上红色油漆的门,缓慢打开,门后站着一人,屋内没有开灯,一下子,几个男人来不及反应,先是看到一个黑影,呆愣住动作,再透过走廊的灯,才看清那人是谁,这才想起要逃跑。

然,为时已晚。

郑高原拳头挟裹着凌冽的风,落在距离他最近的男人脸上,强劲有力的长腿向前一迈,一抬,飓风横扫到对面男人的肚子上,旋风转身抬腿打在他手边男人的头上。

男人吃痛一声,倒在地上。

郑高原一脚才踩着他的背上,用力一按,致其不得动弹,眼帘微抬,不动神色看向对面门一眼,准确来说是,门上的猫眼,仿佛是通过猫眼与门后面的许悠悠对视,

如深的眸色提醒她,别出声。

许悠悠眼眸瞪大,牙齿咬着食指,应出深深的牙印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剩下一个人手里的油漆桶,啪嗒一声,摔在地上,桶内的红色油漆全部撒在地上,明晃刺眼,惹眼。

双腿颤抖,眼睛左右震动,看着被打的两人,靠在走廊的墙壁上的,倒在地上被人踩着,抖动着身子,转身哆哆嗦嗦跑走。

地上两个男人:叛徒!

郑高原凌厉的眉峰一禀,冰冷刺骨的眼神扫过两人,“今晚放你们回去告诉他,要是再做这种无聊的事试试,我立马回去把他的肋骨打断。”

突然一冷,音调骤然拔高,“听到没有!!”

在他脚底下的男人,嘤嘤戚戚,有气无力回道,“听到了。”

郑高原漫不尽心地挑了一下眉后,忽然间就想起对面的许悠悠,眼睑微微一颤,眼睛逐渐变狠,嘴角忽然扬起,三分笑意,七分冷狠,脚尖往下一厉,生生踩断那个男人的肋骨,语气依旧漫不尽心,随心随意,“怕你们转达得不够准确,就给他一个示范吧。”

“啊~~~”惨绝人寰的叫声划破漆黑寂静的黑幕,震亮不少住户的灯光。

在郑高原对面的男人吓得跪在地上,惊恐呆滞的眼睛看着虚空。

郑高原脚底一勾,将脚下晕倒之人踢到对面,“愣着干嘛,还不快滚。”

威吓凛凛。

男人凭着自己的求生欲,硬是撑起他发软的双脚,半拖半拉,将晕倒的人带走。

直至他们离开,郑高原冷漠,狠戾的眼神慢慢敛下,恢复到平时如漆如墨般。

转身,正准备回去,脚步一滞,偏了一下头,三秒后,烦躁挠头,走到1101门前,敲门,“喂,许悠悠,我知道你在,开门。”

“......”

郑高原憋了一口气,再次敲门,“许悠悠,再不开门,我就要,就要动粗了。”

嘎吱一声,门锁响动,门开出一点,就再没动静。

“......”

郑高原疑惑顿住,手轻轻再推开一些,探头进去,借由走廊的光才看清,

一双浸泡水的眼眸,含着水光,波光泠泠,在这漆黑的地方也能崭亮如辉,让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

郑高原眸色一紧,差点陷入到她的眸色之中,僵硬偏头,移开视线,僵直不自在的问,“吓到啦?”

“......”

得不到回应的郑高原看向她,在她怔楞的眼前挥挥手,“喂,回神啦。”

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就留下来,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慢慢的,鼻息抽泣。

郑高原眼底出现一丝慌乱,直接进来,手犹犹豫豫伸过去,蜻蜓点水的拍拍她的肩膀,“别哭,别哭。”

许悠悠努着嘴,红着眼眶,一下子爆发,“呜呜~呜呜~”

郑高原缩回手,僵定在半空,犹豫几许后,再次伸手点了点她的肩膀,算是拍拍,“噢,不哭不哭,刚不是看到我打他们了吗?”

“呜呜,我是被你吓的~”哭腔连连,哀怨不已。

“啊?我?”

许悠悠用手背粗鲁的擦了一下鼻涕,认真点头,“就是...你!”娇弱嗲声,哭泣升天。

郑高原见她不管不顾,粗鲁样子,一脸嫌弃。

恰巧许悠悠看见,指着他的鼻头,哀怨控诉道,“你还好意思嫌弃?”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80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